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山東大學學生在台研修學習感受 : 臺峽對岸,一灣波浪長

  你好台灣網3月6日消息 從溫暖如春的台北淡水河畔回到風雪飄零的青島海濱,踏出飛機的艙門,迎面而來的凜冽空氣,切切實實地提醒著我,我是回來了!回望過去半年在台灣度過的時光,從最初的摸索適應,仿佛失神闖進了一個夢,到似乎開始適應和喜愛彼處的生活卻又即將離開,就像倉皇結束了一個夢,既不知緣起,也無奈夢醒。好在回憶的時間拉得越長,這種沉澱後的充盈感、滿足感和幸福感就變得更加厚實。走過了離別時的頻頻回首、萬般不捨,現在的我更能帶著理性而感激的心情回顧在台灣學習遊歷和衣食住行的種种經歷和感受,進而將傳聞中的台灣和見聞中的台灣進行客觀對比,從而形成孰真孰假的判斷。

  學在台灣

  對於交換學校的選擇,在去之前其實沒有做太多的考慮,陰差陽錯,選擇了淡江大學作為交換學校。沒錯,就是那個傳説中桂綸鎂的母校,還沒見面就被覆上了一層浪漫偶像的色彩。這實際上是台灣排名第一的私立高校,國際化和自由度很高。原本預計半年的時間,大概不以課堂學習為主,或許自主吸收和社會見聞的部分才是更重要的學習。即便如此,這交換半年的課程學習,還是給我十足的震撼。我所在的係所是國際研究學院歐洲研究所的歐盟組,同類別的係所還有歐研所俄羅斯組、戰略研究所、拉美研究所、大陸研究所、日本政經研究所等。在犧牲掉一些專業基礎課的普及教學之外,這樣的設置確實專業性更強,對於研究生以上同學來説應該是有意義的。淡大對於交換生選課全無限制,所以如果你對體育運動感興趣,選修一門游泳、馬術或高爾夫課程,一個學期下來也能學到實用的運動技能,不枉是交換生涯的一項實際收穫。

  就教學形式來説,大同小異,課堂報告和學期論文是研究所階段最常見的任務形式,老師課堂氛圍較為自由,但課堂互動效果一般,反而大陸生在課堂上的發言會被認為有邏輯、有想法,能收穫不少好評。就內容而言,重事實,輕理論。雖然跟本所的同學一起上課是建立友誼,增進了解的絕佳時機,但個人更受感動的卻是與一群年紀稍長的博士生一起上的一堂英文課。同學們多是來自台灣地區各界的一些精英人群,但在課堂上依然謙虛好學、勤懇用功,原本英語對於長輩來説是有難度的,但他們的態度和能力卻也讓我驚嘆。台灣整體英文教學環境和水平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淡大英文教學水平的確是不錯的。研究所的最後一週,通常都是老師和同學聚餐或喝茶聊天的時候,這也是增進師生交流的一個好機會。大家聊聊日常,關係自然就近了。

  吃在台灣

  我所在的淡江大學,嚴格來講是沒有學生餐廳的,只是有一個校內的美食廣場和周邊眾多店面集結的美食街。對於初來乍到的我來説,每日到處覓食真是一大難事。雖然台灣小吃遍地,但從口味上來説,對於無辣不歡的我吸引力有限。有時為了省事,我也就常常光顧宿舍樓下的麵店,吃習慣了倒也能吃出感情。偶爾發現哪個街角有一家還不錯的自助餐廳或便當店,也會欣喜若狂,不惜每天多走幾步光顧同一家店。再到後來,我對於發掘美食失去了興趣,也就會幾家店面來回輾轉。最苦的是,總有一種台灣的肉類好像不要錢的錯覺,反而蔬菜水果奇貴,怎麼都覺得不夠吃。直到快要走了,突然發現便利店賣的微波湯品口味竟出奇地好,熱騰騰的,再配上一盒飯,也能吃出濃濃的幸福感。好在學校宿舍設置了公用廚房,偶爾給自己煮個麵條、火鍋,配上大陸特有的辣醬,既是朋友聚會的好機會,也是聊解相思的好辦法。

  當然,如果你不像我一樣挑食,台灣的各色美食一定能滿足你的味蕾,讓你如同置身美食天堂。隨便哪個夜市,小吃吃到飽是沒有問題的,如果你有膽敢試,台灣也是有很多可以滿足你獵奇心理的“黑暗料理”,例如我至今沒能搞明白的古早味美食,聽起來倒是復古有情懷的台灣特色,直到離開台灣也沒能嘗試。雖然離臺之後,並不太惦念台灣的美食,可是偶爾也會懷念台灣特有的飲食氛圍。街頭一字排開的小店,每一家都沒有炫目的招牌或精美的裝潢,但簡單溫馨的小店裏,每一位店員的熱情服務和每一碗新鮮的吃食,都讓人覺得這是有溫度的美食,而隨處可見的小飯店、便利店、咖啡館和奶茶店,也讓人感受到台灣人是把“吃文化”融入自己的生活的,隨時可以吃,也隨處可以吃。

  遊在台灣

  赴臺之前,對台灣的自然風光多有嚮往,去了之後發現果真不讓人失望。隨處可見看似平凡,但十分動人的小景致。我所在的淡水,原本就是依山傍水的小城,頗有溫婉秀麗的姿色。第一次誤打誤撞,走到了淡水河邊,剛好趕上了夕陽映水,晴光瀲艷,那種瞬間盪漾起的驚喜和美好,好像真的掃蕩走了一連幾天不順帶來的陰霾。沒有課的好天氣,總想到處走走,可是免了擠捷運逛台北的麻煩,我更樂於自一個人到紅毛城、淡水中學、真理大學和淡水河邊走一走,無論是夜色朦朧還是細雨綿綿,都會讓我發現細微處的美。而漁人碼頭的夕陽,卻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厭的。每次望著遠山近水,夕陽拂面,就會覺得歲月之靜美,莫過於此,這趟台灣也算沒白來。

  碰到三五天的節假日,我也會和同期交換的大陸小夥伴們結伴出行。像這樣動輒十余人的旅遊小分隊,一定是要前期做足功課的,買票、租車、住宿、行程,都得細細地規劃,才能確保每一次的旅行安全而圓滿。每一次的旅行,看風景是一方面,體驗和交往卻是更重要的方面。猶記得浩浩蕩蕩的高雄-墾丁行,雖然眾口難調,像這樣的集體出行總是難免在途中發生一些不甚愉快的小插曲,隊伍人多且分散,光是每一次的集合會面就是一樁難事。但最終卻是高雄摩天輪上的絢麗夜景,墾丁的碧海藍天和民宿裏的其樂融融成為我心頭抹不去的美麗記憶。或許是電影情結刻畫太深,驅車走在墾丁海邊的大道上,看到路邊穿著人字拖的機車手騎著車飛馳而過,就會不自覺想到電影《海角七號》裏的那句:“你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仿佛這樣一片文藝清新的土地,自然而然就會盛産瘋狂且偏執的愛情故事,而這又剛好符合我的嚮往。

  我似乎偏愛田間巷陌的鄉情野趣,而台灣又是四季常青的熱帶地區,窗外和煦的陽光和翠綠的山巒仿佛時刻在召喚著我走出去。所以在為數不多的節假日裏,要麼攜一兩個志趣相投的好友,要麼乾脆一人壯膽出行,每次都會有撞見驚喜的幸運感。不管是蔚為壯觀的十分瀑布,幽靜古樸的東海大學,野趣盎然的福寮農場,還是拾級而上,從陽光普照到霧氣瀰漫,宛如仙境的陽明山,都讓我感嘆大自然的饋贈和神奇。

  雖然對自然風光情有獨鍾,但也不能少了文化景觀的充實。當我發現我會真的為了一首歌去“忠孝東路走九遍”,但卻不熱衷於在跨年的夜晚擁躉著萬千人海去觀摩101的煙火,我知道我對台北的熱愛是獨特的。當我饒有興致獨自爬上象山將台北城盡收眼底,或是固執地去找歲月和故事在這座城市留下的痕跡,但卻不喜歡在高檔奢華的新光三越商場裏感受這座城市跳動的時尚現代的脈搏,我意識到,至少這裡對我這個所謂的文藝愛好者還是友善的,接納的。

  網絡上總流行一句話,叫“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我當然不否認,每一個微笑致意的陌生人和熱情相助的朋友們,都是對這句話的印證。但我認為還應該加以補充,在我看來,台灣最美的風景不只是人,它所擁有的得天獨厚、渾然天成又不加雕琢的自然風景,本來就很美!這種美,讓我在離臺前最後的花蓮之行中,突然萌生出濃濃的不捨和惋惜,為我錯過的那些風景。蒼茫的夜色中,駕車走在九曲十八彎、以路況險峻著稱的花東盤山公路上,看著車窗外頻頻閃過的“注意落石危險”的標識,我雖然內心隱隱地忐忑不安,但還是沉醉在這幽暗又光明的夜色裏不能自拔,覺得大概這就是“譬如朝露,人生幾何”的情境了吧。即便不知道前面會遇見什麼風景,但永遠不憚于期待:下一處,一定有讓你欣喜的風景在等著你!

  回來一個多月了,依然記得國慶節當天跟朋友爬上陽明山,一不小心從白天走到了黑夜,兩個女生開著手機微弱的燈光,循著沒有人煙的小路下山,全然沒有對環境和危險的恐懼,仍然雀躍而肆意地在路途中錄了一段對祖國母親的生日祝福,還認真且激昂地約定:五十年後,如果尚能走動,一定再次相約台灣陽明山。這諾言仿佛在我心裏埋下了“再見”的伏筆。是的,50年後,青山在,人未老,我願意再見證台灣的變遷與進步!

  最後,還是用一段改編後的歌詞結束,致敬我這段無怨無悔、無拘無束的台灣旅途:

  起風的日子流灑奔放,青春的黑夜挑燈流浪。不回想,不回答;不回憶,不回眸,反正也不會忘!(山東大學政管學院赴台灣淡江大學交流生 魏麗)

關鍵詞: 陸生;研修;高校;情誼;兩岸;山東;淡江大學;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