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青彭瑾瑜:勤耕原鄉,做好台灣茶

2019-05-30 11:04:00來源:你好台灣網

  你好台灣網5月30日消息(記者 曾萍 張鈞皓)記者:如果現在你還在台灣的話,可能在做什麼?

  彭瑾瑜:就單純的上班族吧,比較大眾化的生活,朝九晚五。

  記者:總結一下自己在大陸這邊十幾年的生活?

  彭瑾瑜:我覺得人年輕時有這樣的經歷是好的,畢竟曾經來過,也曾經做過,自己有不同於別人的的記憶,不同的經驗,不同的體會,這是難能可貴的。人有磨練是一件好事,有磨練才可以體悟人生。

記者採訪彭瑾瑜

  來自台灣苗栗今年36歲的彭瑾瑜,他一年大部分時間是在廣東梅州的明山嶂上度過的。順著蜿蜒陡坡爬上八百米高的明山嶂,記者來到彭瑾瑜的茶場拜訪,時值春茶採制旺季。記者一邊品著清香的“頭春茶”,一邊聽彭瑾瑜種茶做茶的故事。

  彭瑾瑜:大部分客戶是來山上玩來看花,夏天上來避暑,大家相識之後,慢慢就變成了我的客戶。要買茶他們就會打電話給我,每年做茶之前我也會聯絡客戶,邀請他們上來品茶,或者是新做好的茶葉寄給他們品嘗。

彭瑾瑜在明山嶂上的制茶工廠

  與梅州當地許多産茶地區的採制季節不同,彭瑾瑜除了春冬兩季做青心烏龍茶外,夏季還出産東方美人茶。茶樹是早年從台灣帶來的茶苗,為保持純正的台灣味道,每到春、夏、冬的做茶忙季,彭瑾瑜都從台灣請來師傅幫忙。

  説起為什麼會選擇廣東梅州,為什麼會選擇在海拔八百米高的明山嶂開拓茶場,彭瑾瑜用一句話“人親不如土親”來回答。原來,2002年,彭瑾瑜的父親彭德勝與一群台灣朋友來到大陸尋找商機,在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走遍了江西、福建等地之後,憑著對祖籍地自然的親近,以及熟悉相通的語言,彭德勝的目光最後鎖定在了廣東梅州的明山嶂,租下了這裡400畝的土地,租期為50年。彭瑾瑜説,父親一來到這裡就很喜歡,“這或許就是人們常説的‘眼緣’”。

  彭瑾瑜仍清晰地記得當初與父親每天花兩個半小時,開著四驅車盤繞狹窄的泥路上山下山的日子:開墾、種植、修路、拉水電、建廠房……有些在平地上看起來簡單的事情,要在高山上做成卻要花兩到三倍的時間和精力,付出的各項成本也都更高。但事實證明,功夫不負有心人。彭瑾瑜向記者介紹,經過十幾年的努力,租下的土地已開發近七成,目前茶場的效益比較穩定,以每斤茶均價300元人民幣來算,一年茶葉的純利潤大概有二十多萬元。隨著近年來大陸休閒旅遊産業的發展,對觀賞性苗木的需求增大,彭瑾瑜在山上培育的櫻花苗木也十分走俏。

  今日的滿山茶綠,源於當初紮根原鄉、深耕大山的魄力,更要歸功於彭瑾瑜自己對市場的觀察思考和判斷取捨。

  彭瑾瑜:我們是自産自銷,市場以珠三角為主。有些朋友喝了我的茶覺得不錯,就會幫忙推薦,所以基本是靠口口相傳,沒有花大力氣在做品牌。大陸市場是很大,但就我的茶葉來説,走品牌也有它的局限性,因為其實各個地方本土的力量是很強勢的,比如隔壁的潮汕、豐順地區,人們大多都是喝單樅,他們對外來的茶接受度相對比較低,他們的銷路大部分就在本地,産量在本地就可以消化掉。而珠三角地區的人們就不會説只接受一種茶,他們比較多元化,接納度會比較高,消費能力也會高一些。有些朋友到大陸來投資或創業可能會有一些誤區,單單只是認為大陸市場很大,但每個地域還是有很牢固的本土企業在的。

  記者:所以,你從中找到了自己生存、發展之路。今後會擴大規模嗎?

  彭瑾瑜:會先考慮未來人工的成本和市場銷路的變化等諸多因素,並不是隨便想加多少就加多少,擴大太多的話,擔心各方面可能會跟不上去,就算有地也不要隨便加。必須要通過市場的調研,自己心裏有數,有多少的資源發展多少年,還要考慮人手、資金、時間,各方面配套都要跟得上。

  十幾年前,畢業于機械專業的彭瑾瑜沒有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會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大山裏度過,更沒有想過會在梅州娶妻生子,組建家庭。從一開始單純想幫父親來到梅州,到愛上這裡的一茶一木,享受鳥語茶香的靜謐生活,從一位理工生成長為如今在當地小有名氣的“小彭老闆”,從最初的猶疑到慢慢地堅定,彭瑾瑜越來越明晰自己要走的路。

  彭瑾瑜:坦白説,山上的生活是比較枯燥乏味,其實最主要的還是要自己去調試。就算你是去一家公司上班也同樣啊,也會遇到壓力什麼的,也要靠自己去調試的。很多時候關鍵不在於你在哪做什麼,而是自己可不可以及時地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我相信沒有説誰一定適合在山上,誰一定適合在城裏,只是有時候機緣巧合,剛好你就到了這個位置,那你就去調整自己,去適應。這段經歷,先撇開成功與否,也撇開未來可能的發展性,就當作一個歷練,這是用錢買不到的。

編輯:魏倩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