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客家

臺灣客家音樂創作人黃連煜:山歌帶我轉“屋卡”

  你好台灣網12月21日消息(記者 葉善坤)前不久,臺灣知名客家音樂創作人黃連煜以客語專輯《山歌一條路》為引,與梅州客家音樂愛好者們分享了他的客家山歌和客家流行音樂結合創作的體會、故事,交流對客家音樂的看法,並為到場觀眾彈唱了多首自己創作的客語歌曲。期間,他接受了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的專訪,分享了他的客家音樂創作之路,以及對《山歌一條路》的理解。

  黃連煜,祖籍梅州蕉嶺,1960年出生於苗栗,臺灣知名音樂人、客家話流行音樂創作歌手。1992年與陳升合作的「新寶島康樂隊」專輯成績列入「臺灣音樂最佳百張專輯」;2007年發行第一張個人客家話專輯 BANANA ,獲第19屆臺灣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及最佳客語演唱人兩項大獎;2015年憑藉作品《山歌一條路》,獲第26屆臺灣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和最佳客語專輯獎。

  創作客家音樂需要情懷

  黃連煜:我從1992年發第一張新寶島康樂隊的專輯,我就開始在做客家音樂了,而且是現代的流行音樂。

  我出生於苗栗,是客家莊長大的小孩,所以我的客家話還是挺準的。因為我喜歡音樂,小時候就開始學習樂器,後來開始創作。其實我一開始是創作普通話(音樂)的,(但)因為在那個年代,要打進唱片圈,沒那麼簡單,後來寫了一些歌,投了幾次稿,都石沉大海,我就開始做客家音樂。

  當時碰到一些朋友,他們問我是不是客家人,可不可以寫一些客家歌。當時我想,客家歌是什麼,我不知道,客家歌是山歌,可是要把客家歌變成不是山歌也是可以的,後來我就開始嘗試創作客家歌,和新寶島康樂隊,還有陳升一起合作,1992年到現在,有25年了。

  後來,我回頭去看我自己的新寶島康樂隊的第一張專輯,裏面其實就有山歌,我用了一部分的臺灣客家山歌,裏面不僅音樂方面有山歌,歌(詞)裏面的情懷或者心境也是山歌的意境,比如説有一首歌是我和奶茶劉若英一起合作的,叫做《在這恬靜的暗哺頭》,在這恬靜的夜晚。

  記者:你能哼兩句嗎?

  黃連煜:(唱)在這恬靜的夜晚,喂…什麼都不用唱,為什麼要想我。

  這個講的是夫妻之間的拌嘴,老公喝到醉醺醺的三更半夜才回家,老婆生氣不讓他回家,還把門反鎖,然後兩夫妻三更半夜就在大街上開始對唱起來了,老公求老婆開門讓他進,老婆不願意,然後老公就開始苦苦哀求,結果老婆就有點心軟了,這就是山歌對唱,而且內容是很生活的。所以我在25年前就開始寫一些當下生活的東西,我回頭在想,原來我是寫山歌的。

  那什麼是山歌?後來我就一直在研究這個事情,我發現,所謂的山歌,就是過去在山裏面唱的歌,山歌在當時也算是流行歌,因為在一兩百年前也是有當下所流行的歌曲。可是為什麼我們現在説別人唱的是山歌,而不説自己是在唱山歌呢,因為我們不在山裏面了,但是現在我們歌詞裏講的都是山裏面的事情,山的環境、山的情懷、山的格局、山的生活,我們現在唱的是這些東西,雖然用現代音樂來包裝,所以山歌一直在客家人的心裏面,尤其是在音樂人的心裏。

  在客家莊長大的黃連煜,自幼就經常聽長輩們唱起山歌,山歌對他來説可謂是耳濡目染。雖説當時年幼的他並沒有很喜歡客家山歌,但也就是從那時起,山歌的種子和情懷便已漸漸深植在他的心裏,為他日後創作客家音樂打下了心靈基礎。2010年到2011年,黃連煜帶著他的創作團隊回到大陸原鄉進行客家山歌採風,回到臺灣後,《山歌一條路》便應運而生。而對於別人不解他為什麼要對客家山歌進行創作,他的回答是“到時你聽我的音樂就知道了”。

  山歌引領我心靈歸家之路

  黃連煜:後來的《山歌一條路》就是這樣發行的。《山歌一條路》是講客家人的事情,講客家生活的故事。

  記者:歌詞寫的內容主要是問路,問怎麼回家鄉文福鎮,路上見到阿婆問阿婆,見到阿公問阿公,見到阿妹問阿妹,在樹下,在涼亭,很多不同的人物和地方,你一直行走在這條路上,見人就問,你想表達的是怎樣的心情和什麼樣的意境呢?

  黃連煜:我在表達的事情就是要回家,那怎樣回家呢?其實無論是阿公阿婆,還是阿妹,他們所代表的都是山歌,一條一條的山歌帶著我回家,我是聽著山歌回家的,山歌會給我指點,告訴我家在哪個方向,因為有山歌的地方就有家。我兩年內(2010年到2011年)去了6個省大大小小25個村莊為創作客家歌採風,其實我一開始什麼都不知道,只能靠問,後來我發現,原來是山歌在帶著我回家。

  記者:你是尋著山歌這條路一直來找到家,最主要的可能還是心裏面……

  黃連煜:這首歌的歌詞大意是説,年輕人你要回家,但是不用那麼緊張,不要著急,外面那麼熱,坐下來休息一下,喝杯茶,吃西瓜,聽我唱會山歌,山歌會告訴你,你走的路是正確的,因為這裏就是客家,這裏就是回家鄉。如果你這一生沒有走到,跟著你走的年輕人會接著你走的路繼續走下去,這樣就有傳承的味道。

  記者:客家在人們的心裏,不只是在腳下。

  黃連煜:山歌會帶你走下去,客家聲音就是山歌的聲音。

  《山歌一條路》這張專輯是2014年發行的,我只是拿著一把吉他彈唱,並沒有其他配器,很多客家人聽了以後都很感動,我並沒有想到會如此受到大家的喜愛,因為我只是按照自己內心的想法去創作的歌曲,並沒有去想其他很多東西。我做客家歌那麼多年,這條路我大概已經走了三分之二了,但是現在開始找不到路了,後來接觸到山歌,(我發現)是山歌把我帶回來了,回來以後我又會開始走出去,繼續發揚客家文化,繼續唱客家歌曲給大家聽,唱給非客家地區的人們聽,讓他們瞭解客家人、瞭解客家文化,促進客家文化的傳播。

  另外,還能夠讓客家子弟瞭解山歌,我認為,一定要將客家山歌傳承下去。客家有句古話,寧賣祖宗田,勿忘祖宗言,還有一句話叫樹高千丈不離根,客家山歌就是客家文化的根,有了這個根才能茁壯成長、蓬勃發展,否則你就是斷了根的人,斷了根要如何做客家文化呢,即使做出來都是不真實的。

  客家山歌是客家文化的一筆寶貴財富,它需要被保護、傳承,就像百年老店一樣,傳承的是一種手藝、一種精神。而如何通過創新使得年輕人對這門傳統的藝術産生興趣,正是像黃連煜這樣的對客家山歌和客家文化充滿熱情的一群音樂人該去思考和努力做到的事情。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