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全球熱點:歐元20歲 負重求進

  在世界各地歡慶2019年元旦時,作為“世界第二大貨幣”的歐元也低調度過第20個生日。

  分析人士説,歐元曾被稱為“早産兒”,“少年”時又遭遇金融危機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洗禮,如今進入“青年期”,對內仍需尋求“歐洲認同”,對外仍需繼續掙扎著抗衡美元,成長之路並非坦途,卻不容後退。

  【新聞事實】

  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在2018年12月31日發佈的聲明中説:“歐元已經成為團結、主權和穩定的象徵。”

  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説,歐元誕生“是歐洲歷史上一個關鍵時刻”。

  近期民調顯示,歐元區四分之三受訪者支持歐元。

  面對美歐關係變局,歐洲政要近期接連表態和提議,希望推動歐盟謀求更大“戰略自主”,包括借助歐元推進歐洲一體化。

  2018年8月,法國總統馬克龍發出信號,建設“一個主權歐洲”,維護自身利益。德國外交部長馬斯同月提出,“要與美國建立一種新的、平衡的夥伴關係”,“當美國越過紅線時,我們歐洲人必須形成一種制衡力量”,舉措包括建設獨立於美元的支付體系,以保障歐洲“金融主權”。

  2018年9月,容克呼籲,應提升歐元的國際地位。

  2018年12月,歐盟發佈一項旨在提升歐元國際地位的行動倡議,並建議在國際能源合約和交易中更多使用歐元。

  2018年12月,歐盟原則上同意建立一個歐元區統一預算,細節仍待商榷。

  【深度分析】

  歐盟讓莫內講席教授、中國歐洲學會副會長丁純説,過去20年,歐元經歷了考驗,尤其是扛住歐債危機而未垮掉,如今發展比較穩定,雖不能説與美元分庭抗禮,但豐富了各國央行外匯儲備的選擇。

  分析人士説,歐元未來發展仍面臨先天結構性缺陷、改革緩慢、歐元區內部“貧富分化”等制約因素。

  第一,歐元仍是一個“沒有國家”的貨幣,缺乏主權信用作為支撐,歐元區只有統一的貨幣政策,而財政政策制定權依然掌握在各成員國政府手裏。

  第二,歐債危機後,歐盟方面採取了一系列緊急措施成功避免歐元崩潰,但這種捆綁做法也暴露了“一損俱損”的副作用。危機緩解後,長遠改革計劃難以落實或推進緩慢。

  第三,歐元區內部呈現兩極分化。德國、荷蘭等更發達的“北方”國家和意大利、希臘等“南方”國家在經濟實力、産業結構等方面發展不均衡而産生不同訴求,前者傾向“緊縮”以求“穩定”,後者希望“寬鬆”以求“刺激”。加上難民危機、反全球化浪潮,一些國家出現“反歐元”的聲音。

  分析人士還指出,歐元的誕生本身既源自歐洲國家追求經濟一體化的需求,也體現歐洲國家實現利益捆綁和深度融合的政治需要。歐洲政要接連表達對歐元的期待,恰恰反映出這一政治需要在跨大西洋關係現狀之下更加凸顯:歐洲想要借歐元抗衡美元霸主地位,從而在對美關係中贏得更大迴旋空間。

  【即時評論】

  丁純説,毋庸置疑,歐元是歐洲一體化最顯眼的成就之一。歐元繼續前進,內外阻礙不少;但往後退,代價太大。歸根結底,“青年期”的歐元需要堅守大方向,從政府到民眾繼續凝聚“歐洲認同”,在“國家利益”和“歐洲共同利益”之間找到平衡點。

  【背景鏈結】

  依據《馬斯特裏赫特條約》中建立歐洲“經濟和貨幣聯盟”目標,歐元1999年1月1日誕生,當時11個歐洲國家承認歐元為官方貨幣。

  歐元區如今擴展至19個成員國,覆蓋3.4億人口。

  據英國《金融時報》日前報道,歐元在國際支付中所佔份額大約36%,佔所有央行外匯儲備總額20%。(參與記者:張偉、沈敏,編輯:孫浩)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