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2019國際局勢前瞻:進入新一年,世界會怎樣?

  今天,2019年開啟,世界進入新的一年。

  回看2018年的世界,有劍拔弩張,也有握手言歡;有背井離鄉,也有久別重逢;有一意孤行,也有合作共贏。

  紛紛擾擾中,新年已至,美俄紛爭能否轉圜,歐盟的“分家”能否利落,顛沛流離的難民能否安家……2019年的世界局勢,依然有諸多待解迷局。

  一波三折的懸疑劇

  俄美“老對手”將再度狹路相逢

普京和特朗普會面。來源:央視視頻截圖。

  從《中導條約》風波到敘利亞衝突,2018年見證了俄美關係進一步惡化;但從7?16“普特會”成行,到兩國首腦互邀訪問,2018年也留下了俄美關係陰雲密佈下的高光時刻。

  對俄羅斯來説,2019年它仍將面對“兩個美國”,一個是恪守對俄敵意的“刻板化的美國”,一個是受國內政治和民意捆綁的“特朗普的美國”。社科院歐洲所研究員趙俊傑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預測,第二次“普特會”存在舉行的可能,但仍有不確定因素。

  不過,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可能並非俄羅斯新一年的首要任務。專家表示,俄羅斯將把俄美關係維持在“可控的對立”中,將把工作重點放在推進經濟發展和改善民生方面。

  兩兩相望的半島兄弟

  韓朝渡盡劫波能否苦盡甘來?

  2018年不僅僅只有劍拔弩張。從板門店到平壤,三次“金文會”令半島和平之窗敞開;在新加坡聖淘沙島,“金特會”的順利進行讓歷史站上了新的起點。多位專家指出,2019年,半島的緩和局勢或將延續。

  “從目前來看,‘金文會’可能將較‘金特會’先行”,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外交學院國際安全研究中心秘書長淩勝利預測稱,“因為從2018年‘金特會’來看,朝韓都有意願在‘金特會’之前,先舉行會晤、進行溝通”。

  淩勝利分析,第二次“金特會”或于上半年舉行,其核心話題仍將指向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雙方對半島無核化概念的理解,棄核的具體操作,以及能否達成互惠性協議,這些或成為美朝首腦關注的焦點。

  “三駕馬車”一路顛簸

  歐盟將迎來真正關鍵的一年

  時隔5年,歐盟將於2019年5月迎來議會選舉,而曾經的“三駕馬車”在去年皆陷泥潭。國際問題專家、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預測,今年,英國“脫歐”的不確定因素仍有很多,法國“黃馬甲”運動年初或還有反復。同時,德執政黨黨魁卡倫鮑爾也將面臨重重挑戰。

  在輿論看來,英國與一體化脫鉤,“法德軸心”力不所及,極右民粹主義勢力冒起,這些或給歐洲議會選舉帶來變數,歐盟也將面臨潛在領導層真空的危機。

  不過,江時學表示:“歐盟有健全的機制,在各方面都能帶領所有歐盟成員國,來推動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個領域的發展。”

  四面出擊造聲勢

  俄歐的交鋒是“逢場作戲”?

當地時間2018年3月14日,一名男子將俄羅斯駐英國大使館門前的俄羅斯國旗取下。

  2019年,地處俄歐之間的烏克蘭較為搶眼。2018年,俄烏刻赤海峽掀起的風波還未平,其餘波已“拍上”2019年的“岸頭”。

  刻赤海峽,誰先挑起事端?去年底,俄烏在黑海較勁,隨後友好條約涼了、制裁與反制裁之仗打響、特朗普推遲“普特會”、歐盟欲延長對俄制裁……新年裏,俄烏關係會否就此緩和?

  中國社科院歐洲所研究員趙俊傑表示,俄烏地緣政治衝突,已成為俄羅斯與西方國家博弈的戰略焦點,2019年俄烏對峙的局面仍會延續。

  專家分析,相反,俄歐關係卻可能轉暖,歐洲自顧不暇,普京或利用歐洲在能源等方面對俄的倚重,加強與歐洲接觸,在重大問題上與歐洲達成一致。不過,也有分析稱,鋻於雙方在烏問題上的尖銳分歧,俄與歐關係“改善”將僅限于“表面文章”。

  五味雜陳“一鍋燴”

  美國政壇面臨諸多不確定

  2019年開年,美國政壇也面臨很多不確定情況:“退群”隱患未散,政府“關門”僵局未解,美股震蕩令人焦慮,“通俄門”調查仍在戳著特朗普的脊梁骨,特朗普從敘撤軍卻又突訪伊拉克……

  2019年初,特朗普或再宣佈從阿富汗撤軍。就此,中國海洋大學海洋發展研究院院長龐中英分析稱:“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從整體上來講,就是從全球已有的戰略佈局中收縮”,“這些年來,美國全球擴張步伐太大,現在宣佈撤兵,其實是美政府全球戰略佈局的一次調整”。

  另一方面,由民主黨控制的新一屆眾議院將於3日就職。2019年,分屬驢象兩黨的“分裂”國會,能否使“特朗普主義”繼續推進?能否重塑美國政治格局?值得關注。

  六親無靠,荊棘遍佈

  難民的家在哪兒?

  美墨邊境,尋找“美國夢”的移民被催淚瓦斯擋在國門之外;大洋彼岸的歐洲,難民仍在海上漂泊;歷經戰火的敘利亞滿目蒼夷,民眾踏上尋找安身之所的不歸路……2019年,難民何處為家?

  2018年底,美歐多國再收緊難民移民政策,相關矛盾加深。美國邊境墻之爭促使政府分裂加劇,意大利、波蘭等國因難民問題與歐盟齟齬不斷。

  同年12月19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移民問題全球契約》,移民問題能否因此迎來轉機?

  “在移民問題上,每個國家都會根據本國利益做出正確的選擇,聯合國有關規定只是在外部起到一定的指導和約束作用。契約有利於世界各國攜手共同解決移民問題,但不可能移民問題能因此一勞永逸。” 江時學稱。

關鍵詞: 2019年;特朗普;問題;世界;2018年;美國;一年;歐盟;能否;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