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日本2019年7月重啟商業捕鯨 小須鯨等成為捕撈對象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26日,日本政府宣佈退出管理鯨類資源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從2019年7月起時隔約30年重啟商業捕鯨。海域限于日本近海及專屬經濟區,對象鯨種為小須鯨等3種。以反捕鯨國為中心,國際社會的反對呼聲強烈。

  日本退出後,將作為觀察員參加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和科學委員會。此外,不再繳納每年近2000萬日元的國際捕鯨委員會會費。

  資料圖:日本千葉市屠鯨廠組織日本在校學生圍觀宰殺鯨魚的過程,並將割下的鯨肉分發給在場的人。

  報道稱,捕撈量與科研捕鯨時變化不大,鯨肉供應量預計得以維持。政府將探討支援從事捕鯨的漁業人士。雖然伴有捕鯨的科研調查將結束,但日本仍會繼續在南極海及西北太平洋展開目測調查。

  據報道,商業捕鯨的對象鯨種是資源量豐富的小須鯨、塞鯨及布氏鯨,將用國際捕鯨委員會開發的方式,而在算出的捕撈限額內實施。雖仍在探討具體捕撈量,但水産廳幹部表明預測稱“鯨肉供應不會大幅減少”。

  在現行的南極海和西北太平洋的科研捕鯨中,每年捕獲小須鯨等共約640頭,鯨肉作為副産品供應給市場。而在重啟的商業捕鯨中,日本將使用捕鯨母船在日本專屬經濟區內的近海作業,將以塞鯨等3種為對象。在捕撈不屬於國際捕鯨委員會管理對象的貝氏喙鯨等的目前的沿岸作業中,將新追加小須鯨。

  報道稱,日本政府設想的是,近海作業由持有科研捕鯨母船“日新丸”的共同船舶實施,沿岸作業由從事沿岸捕鯨業的單位實施。政府考慮到這是時隔約30年重啟商業捕鯨,難以制定預期,因此將探討支援漁業人士。迄今為穩定實施科研捕鯨等,每年計入約50億日元預算。

  日本宣佈退出後,澳大利亞外長佩恩和環境部長普萊斯表明立場稱:“繼續堅決反對捕鯨”,對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表示“遺憾”。新西蘭副總理兼外長彼得斯在聲明中批評稱:捕鯨“是落後於時代的不必要的習慣”。

關鍵詞: 小須;重啟;日本;對象;商業;國際捕鯨委員會;2019年;7月;鯨肉;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