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脫歐後,誰來採摘英國的蔬果

  20歲的歷史專業大學生馬克思休斯也許是英國最稀有的群體——採摘水果的英國人。整個夏天,休斯在位於英格蘭西米德蘭茲的斯奈爾家庭農場度過,與捷克人、羅馬尼亞人一起採摘藍莓。在農場的300名工人中,休斯和其他三名大學生是僅有的四位英國人。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現在的英國完全依賴外國工人採摘水果與蔬菜。根據英國農民聯盟的統計,去年英國共有六萬名季節性工人,只有不到1%是英國人,絕大多數來自東歐。作為歐盟的一部分,英國的大門向其他歐盟國家的工人敞開懷抱:他們在夏天賺到足夠的英鎊後返回家鄉過冬。然而隨著英國脫歐的臨近,歐盟人口自由流動的時代接近尾聲,英國農場主們開始感到恐慌:誰將在明年春天為他們採摘農作物呢?

  農場工作與東歐人畫上等號

  據英國知名莓果企業Berry Garden首席執行官雅基格林稱,今年英國農業缺少 30%至 40%的勞動力,“這已經非常嚴峻,在英國脫歐後情況肯定會變更糟。”隨著英國選擇脫歐,首相特雷莎梅堅稱,英國將“重新控制我們的邊界”並大幅減少移民。然而,批評者認為,英國迫切需要外國工人,不僅是金融、科技和醫學領域的高端人才,更需要那些清理酒店客房和採摘西紅柿的工人。

  如果來自歐盟的農場工人大幅減少,那麼這些工作必須由英國人填補,然而英國人並不熱衷於此。Concordia是一家為200家英國農場招聘工人的公司,其首席執行官斯蒂芬妮莫雷爾表示,他們幾乎沒有收到過英國人的申請。“一萬份申請表中,只有兩份來自英國人,”莫雷爾説,“這非常諷刺。”

  當被問及為何英國人對這樣的工作興趣寥寥時,莫雷爾認為早起、工作時間過長、體力需求、季節性與缺乏可負擔的交通工具令英國人對其避而遠之。他説:“農場通常並不在高失業率的地區。除非你是本地人,否則你就必須住在拖車裏。雖然拖車環境很好也配有WiFi,但依然無法吸引英國人。”因此很少有英國人嘗試過採摘水果與蔬菜,即便嘗試了也無法持續一週。

  休斯漫長的工作日從早上5點開始,直至傍晚結束。算上加班費和獎金,他能在六周的工作中賺取4000美元。他表示:“這不是一個糟糕的暑期工作。”然而休斯認為,採摘工作最糟糕的部分是枯燥與重復性,他通過聽音樂進行調節。

  不過,休斯和他的夥伴們能夠理解為什麼很少有英國人想要一份農場工作。24歲的劉易斯希斯克斯今年畢業于哈珀亞當斯大學,他對《華盛頓郵報》記者表示:“英國人更願意試著在倫敦掙更多的錢,那裏生活也更有趣。還有很勢利的一點:農場工作是屬於東歐人的,意味著 ‘窮人的工作’”。但希斯克斯也表示,英國人肯定能勝任這項工作,而且它為年輕人提供了“戶外生活的機會”與體面的報酬。

  不得已恢復季節性務農簽證

  一些英國評論家認為,也許農場可以雇傭最近釋放的罪犯,就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使用德國戰俘一樣。也有人指出,英國的福利制度決定了人們寧願失業,也不願從事任何季節性的工作。因為一旦有了工作,失業救濟金就會被叫停,而季節性的工作並非人們心目中的長久之計。

  斯奈爾農場採摘小組負責人、50歲的羅馬尼亞人加布裏埃爾尤格納盧已在這裡工作十年。“如果這項工作很艱難,為什麼我會回來?一名熟練的採摘工一天可以賺100磅。”他説,“也許英國政府給民眾太多錢,所以他們才不工作。”

  負責農業的保守黨政治家海倫惠特利認為,就算英國不脫歐,農場主也會面對勞動力短缺的問題,但是脫歐令這一問題變得更加尖銳:脫歐已經導致英鎊疲軟,從而減少了對外國工人的金錢激勵,而農場工來源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國的經濟正在改善。尤格納盧也認為,英國脫歐後,英國農場主不得不去亞洲與非洲尋找工人。這意味著在英國將看到相同數量的外國農場工,但更少的保加利亞人、更多的厄立特裏亞人和摩爾多瓦人甚至土耳其人。

  如何在限制移民數量的同時,解決勞動力短缺問題?有人提出,政府應該重新恢復季節性移民的工作簽證。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制度在2013年前一直存在,但是,英國政府後來認為,歐盟內部人員自由流動制度運作良好,沒有必要保留這種工作簽證,於是將其廢除。英國選擇脫歐後,惠特利一直在為恢復季節性務農簽證而努力。最終於9月7日,英國政府在其網站上宣佈將推出季節性務農簽證,專門吸引非歐盟人士來英國務農。

  據悉,這個簽證計劃首先展開為期兩年的試行期,預計將從2019年春季開始,持續到2020年12月底,全程由內政部以及環境食品部密切監控。這款務農簽證主要針對的是非歐盟的申請者,持此簽證可以到英國幹農活,簽證期最長6個月。(記者 吳雨倫)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