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美國智庫:美國有可能成為“超級流氓大國”

  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當歡慶的煙花照亮美國的夜空時,面對著日趨嚴重的政治和經濟兩極化,一向自豪驕傲的美國人民是否還能一如既往地為他們的例外主義而驕傲自豪呢?答案似乎並不太樂觀。

  美國民調機構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近日發佈一項調查顯示,約有三分之一的受訪者認為,美國“可能會在未來5年內經歷第二次內戰!”而聯合國一份關於美國貧困和不平等報告則稱,特朗普政府1.5萬億美元減稅政策“極大地造福了富人,加劇了美國內貧富不平等現象”。

  事實上,特朗普政府的對外政策更是被全球吐槽的糟點。

  被譽為美國“新保守主義外交政策理論家”的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最近撰文警告説,美國有可能成為“超級流氓大國”(rogue superpower)。他指出,近期美國在貿易、伊朗核協議、北約防務開支、甚至在朝鮮問題上,特朗普總統的所作所為表明,為了讓一個難以對付的世界屈從、或至少是暫時屈從於他的意志,他將不惜突破以往美國總統們自願接受的道義、意識形態和戰略上的制約。

  的確,自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美國已陸續退出了《環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聯合國《巴黎氣候變化協定》、《伊核問題全面協議》等重要的國際協議;它還退出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據美國媒體披露,特朗普總統曾多次對他的助手錶示,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白宮甚至還起草了一個名為《美國公平和互惠關稅》(Fair and Reciprocal Tariff Act)的法案試圖繞過世界貿易組織,為此,美國媒體取這一草擬中的法案英文首個字母,嘲笑它是“臭屁”(FART)草案。特朗普政府還罔顧國際社會的一再呼籲和警告,一意孤行地發動貿易戰,掄著大棒,對著歐盟、加拿大、墨西哥、中國、日本、韓國等盟友和非盟友們一通揮舞,試圖憑藉自身的超級噸位碾壓對手,逼迫對方接受其“美國優先”的城下之盟。就在美國“獨立日”的當天,特朗普總統還在指責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推高油氣價格,頤指氣使地要求他們“馬上降價”。凡此種種,擺明了現在的美國政府就是對現行的國際體系不滿、就是不打算遵守現行國際規則、就是要淩駕於現行國際準則的一副超級流氓無賴做派。

  美國一貫以“世界警察”自居,動輒就給別國扣上“流氓國家”(rogue state)帽子。這一年多來它的耍流氓行為,引起了美國國內眾多的有識之士以及國際社會深深的憂慮。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伯特J薩繆爾森(Robert J. Samuelson)指出,二戰後美國取得的最大成就,就是通過軍事聯盟和貿易政策積極推動國際合作,美國主導的這種國際合作也是時代的一座里程碑。在主要經濟活動和政治活動日益受國際力量推動的當下,期望通過擁抱民族主義就可以讓美國興盛的想法是特朗普治下最大的妄想,也是行不通的。薩繆爾森指出,特朗普毀滅性的新孤立主義言論或許很流行,但絕對不實用。全球化已經枝繁葉茂、根深蒂固,特朗普無法摧毀,但是他所推行的保護主義政策仍將毀壞並削弱全球化。這是一個很壞的選擇。

  上個月,美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鮑勃 科克(Bob Corker)等10名參議員聯合提出一項議案,要求限制美國總統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權力。

  北約前秘書長索拉納(Javier Solana)近日在署名文章《西方解體》中指出,二戰後形成的“西方”雖然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但它所依賴的一系列共同的意識形態支柱正在遭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優先”理念的全面碾壓,特朗普及其核心團隊不斷誹謗盟友,強調“不能讓我們的朋友利用我們”,並實施削弱盟友的具體政策,比如對加拿大和歐盟的鋼鐵和鋁製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在索拉納看來,特朗普對“分而治之”策略的偏好,催生了一種只會産生輸家的遊戲,它從西方開始,直至世界末日。

  很顯然,當美國從“超級大國”搖身一變成為“超級流氓大國”之後,給世界帶來的巨大威脅已經成為擺在國際社會面前一道急需解決的大難題。(國際銳評評論員)

關鍵詞: 美國;智庫;特朗;國際;超級;流氓;大國;總統;政策;成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