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亞洲人不愛吃大米了?英媒:“智慧作物”將取代米飯地位

  英媒稱,隨著亞洲人變得富裕和健康,“智慧作物”在未來的菜單上將取代米飯。

  據英國湯森路透基金會5月21日報道,午餐時間的台北西門町是對意志力和忍耐力的考驗,遊客和當地人擠在餐館裏和街邊小攤上,在蒸餃和煎餃、寬面和細面、銅鑼燒、燒烤和甜點之間做出選擇。

  報道稱,在這個美食家聚集的地方,有一樣東西在菜單和餐盤裏很少看到:米飯。

  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説,大米曾是台灣地區日常飲食中的主食,不過最近50年來,大米的人均消耗量下降了2/3以上,原因是“智慧作物”和“超級食物”的大舉流入。

  報道稱,這是亞洲在這方面出現的最大跌幅,也是在城鎮化、收入上升、氣候變化以及對健康和糧食供應的擔憂促使人們尋找像小米和更多蛋白質這類未來可替代米飯的其他食物選項之際,亞洲各地正在形成的一種趨勢。

  去台北上大學的24歲的林關波(音)説:“我年輕時吃了很多米飯,但是現在,我吃的蔬菜、魚和肉比過去多了。這樣的飲食更健康。人們在食物上花的錢比過去多了,他們想吃得健康,而米飯被認為不是健康的選擇。”

  報道稱,全球大約90%的大米産量和消耗量源自亞洲,這裡的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60%。不過,從日本、韓國、中國香港和台灣地區的趨勢可以看出,隨著飲食發生變化,大米的消耗量將會出現大幅下降。

  報道稱,自1961年以來,香港的大米人均消耗量減少了約60%,日本則減少近一半。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數據,韓國自1978年以來,大米消耗量減少了41%。

  與此同時,魚、肉、乳製品、水果和蔬菜的消耗量大幅上升。

  聯合國糧農組織駐曼谷的資深經濟學家戴維道説,大米仍將是亞洲地區最重要的一種作物,在飲食中扮演關鍵角色,也是亞洲文化的象徵,不過未來隨著新的食物不斷涌現,大米將不再佔據主導地位。

  他説:“這是亞洲未來的趨勢,營養充足的人會有更好的表現。只靠米飯來填飽肚子是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還需要更多的魚、肉、水果和蔬菜。”

  據説大米最早于一萬多年前在中國的長江流域開始栽培。在亞洲,大米最初主要供富人消費,直到20世紀60年代“綠色革命”之後才變得普及,當時亞洲各地的政府為了提高水稻産量並養活日益增加的人口,引入了更高産的種子和更優質的化肥。

  國際半乾旱熱帶作物研究所駐海得拉巴的首席科學家SK古普塔説,在印度,營養不良問題是政府推廣小米的一個原因,因為它含有的蛋白質、纖維素和微量元素比大米和小麥更為豐富。

  此外,小米生長時需要的水較少,而且可以長在鹽鹼地並忍受更熱的氣候,隨著南亞地區溫度和海平面的上升,這些因素變得至關重要。

  古普塔説:“從歷史上看,很多人吃的是小米和玉米,但是在他們移居城市以後,他們轉而開始食用大米和小麥。”

  他對湯森路透基金會説:“如果小米可以更方便地獲取,會促使消費者重新開始食用這種作物,而如果小米的價格更高,農民會種植更多小米。這樣的局面已經在出現。”

  聯合國糧農組織的道説,亞洲富裕地區不再把大米作為主要食物的趨勢符合貝內特定律,該定律認為,隨著收入的增加,人們消耗的像米飯這種含大量澱粉的主食會大幅減少。

  據糧農組織估計,在亞洲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2364美元(約合人民幣15089元)時,大米在飲食中的重要性就會降低。

  報道説,中國大陸和一些東南亞國家已經明顯出現了這樣的變化,這裡的人們吃的肉和魚增多了,飲食中的蛋白質更為豐富。

  報道稱,在菲律賓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稻米進口國之一,政府考慮用玉米、香蕉、紅薯,木薯、芋頭和一種被稱為“喬布的眼淚”或中國薏米的穀物作為大米的替代物。

  另一方面,食品公司和廚師正在針對顧客對更健康飲食的需求作出回應,將穀物添加到麵包、通心粉,甚至手工釀造的啤酒中。(編譯/李鳳芹)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