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從罪犯到“國母” 溫妮曼德拉的美麗哀愁

  南非已故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的第二任妻子、反種族隔離鬥士溫妮馬迪基澤拉曼德拉2日在約翰內斯堡辭世,享年81歲。南非政府宣佈將為她舉行國葬。

  溫妮不甘活在曼德拉的影子下,身體力行反抗種族隔離制度。她與曼德拉的婚姻持續將近40載,聚少離多。她曾被奉為“國母”,卻一度淪為罪犯。

  【“大樹倒了”】

  曼德拉家族發言人維克托德拉米尼在一份聲明中説,溫妮長期患病,2日下午在家屬陪伴下平靜離世。

  “一棵大樹倒了,”南非現任總統馬塔梅拉西裏爾拉馬福薩説,“溫妮曼德拉留下一筆巨大財富”。她下過獄、遭放逐,飽受殘忍對待,是反種族隔離鬥爭中“最堅強的女性之一”。

  拉馬福薩當天夜裏拜訪溫妮在約翰內斯堡市索韋托鎮的家。他宣佈,溫妮的追悼儀式和國葬分別定在11日和14日。

  溫妮離世消息傳出不久,大約兩百人聚集在她家門口載歌載舞。

  現年64歲的非洲人國民大會婦女聯盟官員溫妮恩圭尼亞告訴法新社記者:“在非洲文化中,傷心時,我們歌唱。”

  【閃戀閃婚】

  溫妮生於1936年9月26日,家人叫她“諾姆扎莫”,意為“經受考驗之人”。這似乎預示著她的一生將與抗爭相伴。

  作為約翰內斯堡第一名黑人女性社工,溫妮研究發現,黑人鄉鎮嬰兒死亡率高企,與種族主義導致的貧困相關,因而對政治萌生興趣。

  路透社報道,22歲那年,溫妮在索韋托一處公交車站邂逅年長18歲的曼德拉。當時,曼德拉在律師界嶄露頭角,是反種族隔離活動人士。

  儘管曼德拉已婚,兩人迅速墜入愛河。一年後,曼德拉與妻子離婚,迎娶溫妮。

  “溫妮是我獲得希望的原因,”曼德拉生前寫道,“我的生命像是擁有了新的、第二次機會。我對她的愛讓我更有力量面對今後的鬥爭。”

  溫妮不願在曼德拉身後默默無聞,同樣走上反種族隔離的道路。她在懷孕期間曾因參與抗議活動蹲了兩周大牢。兩個女兒出生後,她遭警察騷擾,有時半夜被拖走,留下沒人看護的孩子。

  曼德拉生前寫道:“自由鬥士的妻子常像寡婦一樣,即便她的丈夫不在獄中。”

  【由難生恨】

  曼德拉1963年因圖謀顛覆政府遭囚禁。為了解救丈夫,溫妮不懈抗爭,成為知名的反種族隔離人物。

  1977年,溫妮被放逐到邊遠小鎮布蘭德堡。白人當局禁止街坊鄰居與她説話。溫妮一次最多只能與一個人會面。

  8年後,溫妮重返約翰內斯堡。種族隔離制度的殘酷在她身上留下烙印。她變得更冷酷、無情和好鬥,決心復仇。

  南非作家海迪霍蘭在所著《百年抗爭:曼德拉的非國大》一書中説,溫妮“或許因為治安警察的騷擾,成了半個瘋子”。

  1986年,溫妮發表演講,威脅“不再和平抗議”,要用“胎刑”殺死告密者和警察,“解放”南非。非國大及其遊擊隊中當時不乏間諜和叛徒。

  所謂“胎刑”,即用一個裝滿汽油的輪胎套在受刑人脖子上,然後點火。

  為了應對警察騷擾,溫妮集結一幫年輕男保鏢,人稱“曼德拉聯合足球俱樂部”。按照非國大老戰士阿明娜卡查利亞等人的説法,這些保鏢後來淪為暴徒,在黑人聚居的索韋托鎮製造恐怖氣氛。當地居民不滿之下,甚至燒了溫妮和曼德拉的房子。

  這個“保鏢團”被指綁架、殺害至少18名男童和年輕男子。

  溫妮生前接受南非一家電視臺採訪時説,“讓我變得這麼殘忍的原因是,我知道要恨什麼。”

  【分分合合】

  遭囚禁27年後,曼德拉1990年以勝利者姿態走出維克托韋斯特監獄。溫妮右手牽著曼德拉,左手高舉,拳頭握緊,行象徵黑人力量的禮儀。

  次年,溫妮因涉嫌共謀綁架和謀殺一名14歲男孩遭指控。卡查利亞在自傳《當希望與歷史押韻》中説,曼德拉力挺妻子,還發動多名朋友上法庭支持溫妮。

  溫妮後來被判處6年監禁,上訴後減為罰款和緩刑。

  外界原以為,曼德拉出獄後,“復仇”不可避免。但他選擇還以寬容與和解。

  只是,溫妮當時並不理解。幾十年牢獄,沒有讓這對夫婦分開,但政見不同,讓兩人在曼德拉出獄兩年後便分居。

  1994年,曼德拉在南非首次不分種族的選舉中當選首任黑人總統。1996年,他指認溫妮與一名年輕保鏢有婚外情,打官司跟她離婚。

  離婚後,溫妮在姓名中加入娘家姓“馬迪基澤拉”,但保留“曼德拉”。

  曼德拉生前最後幾年似乎與溫妮修復關係。媒體注意到,他出席公共活動,常常一邊站著第三任妻子格拉薩馬謝爾,另一邊是溫妮。他的醫生維傑伊拉姆拉坎在新書中披露,曼德拉2013年去世時,溫妮陪伴左右。

  曼德拉的老友、律師喬治比佐斯回憶,曼德拉獲釋後曾告訴兩名非國大高級成員,他與溫妮“有分歧”,但“愛她……不想談論(分歧),請尊重她”。

  “他含淚説決定與溫妮分手。”比佐斯説,曼德拉“一生都愛著她”。(陳丹)(新華社專特稿)

關鍵詞: 曼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