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華人度春節:紙短情長歸家路 照片機票解鄉愁

  鞭炮聲聲辭舊歲,當第一朵煙花綻放夜空,海外遊子已踏上了歸家的路程。曾經有哪些春節記憶讓你難以忘懷?是一張陪伴父母看世界的機票、一本獨具特色的年夜飯菜譜、還是一枚全家珍藏的老照片……這些承載在薄薄紙張上的鄉愁,催促著華人返鄉的腳步,勾勒了無數遊子心中的喜和憂。

資料圖:興隆華僑農場歸僑家中的香甜糕點。(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黃良策 攝)

  【年夜菜譜——外國菜裏的中國年】

  人物:印尼歸僑

  “過著中國節,吃著外國菜。”

  “咚!”一聲銅鑼響,春節又來到。年關底下,海南人龐朝民正在熱火朝天地準備著年貨,在他們家,年夜飯菜譜上的主角不是“餃子”。

  攪生粉、倒板藍根葉汁、入鍋攪拌、起鍋拌椰絲……當窗外不時傳來喜慶熱鬧的鞭炮聲,龐朝民正在有條不紊地製作著精緻的點心,轉眼功夫,一籠香噴噴的水晶糕就做好了。在龐朝民家的年夜飯桌上,“印尼糕點”才是當之無愧的主角。

  過著中國節,卻吃著外國菜,為啥龐朝民家的年夜飯如此不一般?原來,龐朝民曾是一名來自印尼的歸國華僑,歸國後,這些華僑們的飲食習俗仍然保留著東南亞風味。在龐朝民居住的萬寧市興隆華僑農場裏,聚集了來自21個國家和地區的歸僑。

  説起印尼歸僑的歷史,故事要追溯到20世紀50年代。那時,東南亞部分國家出現大規模排華現象,大批華僑決定重返祖國,並毅然決然地踏上了漫長而坎坷的歸國路。他們從印尼濱港碼頭出發,歷經3000多公里的顛簸,最終抵達香港九龍碼頭。

  當歸僑們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祖國的一切對於他們來説陌生而又熟悉。此後的幾十年,那些志願回國的華僑們,見證了故鄉從破舊的茅草屋變為嶄新的小洋樓。而每一年的春節,他們都會在菜譜中加上一道僑居國的特色菜肴,來銘記那一段“山河破碎,去國懷鄉”的歲月。

資料圖:“金山伯的榮耀——江門近代僑匯展”亮相福建泉州華僑歷史博物館。(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廖靜 攝)

  【全家福——全家到齊是最好的祝福】

  人物:美國歸僑老人

  “一家人能湊齊很不容易。”

  在美利堅土地上打拼了26個年頭之後,老人鄧民權帶著退休金回到中國。漂泊海外這麼多年,鄧民權心裏一直有一個信念,“人老了,就要回來。”

  20世紀80年代,46歲的鄧民權遠赴美國,從華人餐館的普通員工做起,一步步擁有了自己的餐館,生活也愈見富足。不過,外面的生活再精彩,鄧民權依舊想念著家鄉。於是,在美國拼搏了26年後,鄧民權和老伴兒正式回國定居。

  買地、建房、娶老婆,是幾乎所有廣東江門籍男子回老家必操辦的三件大事。而在這些從海外歸國的男人們看來,擁有自己的房子,才是真正的落葉歸根。

  據悉,在廣東省江門市開平縣,回到原籍地養老的華僑華人已有數萬人,幾乎每個人都像鄧民權一樣擁有自己的樓房。

  2008年春節前夕,回國不久的鄧民權因早年便已買地建房,收到的房租再加上固定的退休金,讓他從不用為生活費發愁。而他最熱心的就是公益事業,辦小學、修路,都會慷慨捐贈。

  平日裏沒有太多愛好的鄧民權,閒來愛喝喝茶、和人聊聊天。如今,鄧老漢的孫子孫女也走上了爺爺的出國路,成為了新一代的華人華僑。

  “一家人能湊齊很不容易”。鄧民權説著話,不時抬頭看一看擺在昆滇木書桌上的“全家福”。時近春節,遠在美國的孫子孫女回來過年,將是他和老伴新年的第一樁樂事。

  家在遼寧瀋陽的李曉,春節期間最喜歡和家人逛市集。資料圖為瀋陽市民置辦年貨。(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于海洋 攝)

  【畢業證——春節回家的喜與憂】

  人物:加拿大中國留學生

  “別人關心我飛得高不高,爸媽會關心我飛得累不累。”

  俗話説“近鄉情更怯”,在加拿大留學3年多,這是李曉第一次回國過春節。距離登機還有10分鐘,李曉(化名)的心裏有喜也有憂。

  “喜”的是,枯燥的求學生涯終有回報,借著年夜飯的機會,她準備向父母展示遲到了兩年的畢業證書。“憂”的是,作為“大齡未婚女青年”,李曉的心裏十分打怵親戚的圍堵和逼婚。

  都説思唸有多長,回家的路就有多長。2014年的秋天,李曉離開了國內的父母和朋友,遠赴大洋彼岸的加拿大求學。此後,李曉的春節都是在上學和上班中度過的。

  今年的春節,適逢李曉工作的“空檔期”,期待已久的她為自己預留了3周的假期,準備回家過個中國年。在李曉的春節待辦事項中,排名第一的便是“讓父母看看自己的畢業證”。在她看來,這張薄薄的紙片,承載著父母的支持和自己的汗水,她希望與家人共享這份“來之不易的成績”。

  在確定了歸國的一切事宜後,李曉開始擔心起春節的必修功課——走親訪友。“工作怎麼樣”、“對象找到沒”、“工資拿多少”、“房子買在哪”……一想到回家就要面對“七大姑八大姨”深入靈魂的“拷問”,李曉覺得這是“比時差更難過的年關”。

  為了避免在“走親訪友”這門課程中挂科,李曉為自己量身打造了一套“春節自救指南”:面對親友的連環提問,要誠實作答;面對親友的“過度關心”,要沉默以對;一旦場面陷入尷尬,要及時掏出禮物的法寶,達到活躍氣氛的效果。

  不過,這套“自救指南”的效果到底如何,估計只有李曉真的踏進家門,過完年才能知道。

資料圖:泰國曼谷大皇宮內玉佛寺遊人如織。(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王雪 攝)

  【飛機票——陪伴父母看世界】

  人物:非洲華商

  “從前父母帶我們看世界,現在是我們帶父母。”

  已經在海外工作超過10年的席先生,在這十幾年的時間裏,他僅有5次春節回過家,其中3次還是最近這3年。

  説到公司的“放人”標準,他稱:“公司鼓勵年輕人留在海外,現在(我)年紀大了,公司把年紀大的放回來,家裏老人也70多了,允許我們回來過年。”

  如果把漂泊在外的華人比喻成自由飛翔的風箏,那麼無論他飛得再高再遠,“父母”永遠是緊緊牽著他的那條線。

  從2003年1月去法國工作,再到2007年開始在非洲各國出差工作,席先生這些年在許多國家留下了自己的腳印,但是他最想做的還是帶著父母去看世界。

  最近幾年,席先生回家過年時都會帶父母出去看一看,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就去遠一點的地方,今年他便帶著父母去泰國過年,“因為泰國暖和嘛,東北太冷啦”。而有時假期太短,他也會帶父母到周邊的城市看一看。

  席先生説,因為父母年紀大了,自己單獨行動,他們又不放心,便趁著過年的時間帶著父母出去看看。“以前是父母帶著我們,現在是我們帶著父母,他們自己也會很高興的。”

  雖然春節可以回家過年,但大部分時間仍在海外工作、生活的席先生,在談及“什麼時候最想家”時慢慢地説道:“不工作的時候最想家,夜裏才想家,忙起來就忘了。”

關鍵詞: 春節;父母;李曉;鄧民權;華人;自己;龐朝民;工作;機票;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