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外媒:為何越來越多國家不想追隨美國?

  俄媒稱,目前,各國對美國政策及其“領袖地位”的支持率已經跌至歷史新低。蓋洛普諮詢公司進行的調查就足以證明這一點。對美國政策最不滿的,是西方人。同時世界許多地區更願讓中國作為領袖。為什麼許多國家不再想追隨美國了呢?

  據俄羅斯衛星網1月24日報道,蓋洛普諮詢公司自杜魯門總統時代就開始進行這種調查。最初它只是就是否認同現任總統的工作在美國人中進行調查。後來公司調查對象擴展到130多個國家。問題大概是這樣的:您是否認可美國現任總統的工作以及美國作為全球領袖的政策?您最認可哪個作為全球領袖的國家的政策?可從美國、德國、中國和俄羅斯中選擇。

  報道稱,根據蓋洛普最新調查數據,僅有30%的受訪民眾認可美國領導人的工作。而在2016年這個數字為48%。可見全球民眾對美國領導力的支持率降至小布什執政以來的最低點。特朗普在競選中曾承諾“讓美國再次偉大”,而在對外政策中卻讓美國利益高於一切。特朗普拒絕參加一些重要的國際項目和組織,也許是認為它們都不符合美國利益。他就任總統後簽署的首批命令中就有一個是讓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來美國又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美國同自己的鄰國——加拿大和巴西的關係也不盡如人意。特朗普不厭其煩地反復強調,對美國來説最好的出路就是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這還不算特朗普競選總統時的一個主要承諾——沿美墨邊界建隔離墻,而且還要讓墨西哥拿錢建——這讓墨西哥深感不安。

  報道認為,所有這些舉動都在讓美國失去自己作為世界領袖的角色。與此同時,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拉美許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如果美國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很有可能首先還是對中國有利,而不是對美國納稅人有利。根據蓋洛普調查結果,現在北美和拉美國家更希望德國和中國而不是美國成為全球領袖。

  報道稱,美國也正在失去自身在亞洲的地位。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給另一全球性協定——得到北京大力支持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帶來了活力。此外在半島問題上,美國針對朝鮮的好戰言論也有損於亞洲地區的生活。手握核按鈕而又動輒衝動的美國總統越來越經常被視作衝突升級的可能原因,而不能為和平解決朝鮮問題提供保證。

  中國社科院地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楊丹志認為,在此背景下中國看上去更有魅力。他説:“美國對全球治理沒有提出新的建議和主張,也沒有通過有效舉措和可見努力改變當前世界經濟發展不振、全球化發展停滯的局面。其次,美國和聯合國等國際多邊機制的關係目前處於比較微妙的時期,包括美國要求削減該國所承擔的費用,拒絕承擔一些相應業務等等。再次,特朗普主張‘美國優先’,美國在全球範圍之內都在實行收縮性戰略。這就使得美國盟友及其他國家對於美國是否能兌現自己的承諾,或在國際事務中承擔更多義務和責任産生了動搖和懷疑。 一些南亞、東南亞國家對於美國下一步會怎麼做並沒有足夠的信心,還在觀望。可以説,美國在世界範圍內積極發揮作用這方面出現了倒退。相比較而言,中國近年來在外交上更加積極有為,勇於承擔國際責任,提供公共産品,為欠發達國家和地區提供援助,和國際社會接軌,推行對外開放等等。這些都表明中國既勇於承擔國際責任,捍衛自己的核心利益,同時也願同世界各國站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發展關係。應該説,中國能夠為地區治理和全球治理提出新的建議和主張,且兼顧世界不同發展水平國家的利益和需求。所以,中國能得到世界範圍內的信任,而美國的信任度卻在下降,也是一個很自然的結果。”

  報道稱,有趣的是,即使在一向親美的歐洲,如今對美國政策的支持率也與對中國的支持率持平。在歐洲,德國的影響力仍遙遙領先,世界也主要把德國看作全球領袖。不過根據調查結果,中國目前暫時位居第二。

  楊丹志認為:“首先,德國是歐洲經濟發展勢頭最好、治理成效最為明顯的國家,被認為是歐洲發展的核心驅動力。且在對外事務中能夠發出自己獨特的聲音,近些年,德國在一些國際衝突和地區衝突問題上始終堅持自己的立場。其次,德國外交在難民接收、處理同美英法等他國關係方面相對穩健、成熟。再次,從軟實力和硬實力方面講,德國的先進産品、技術享譽國際。所以,德國在調查中排名靠前是自然而然的。”

  報道稱,目前支持美國作為世界領袖的,只有非洲。但在非洲,中國也是緊隨其後。考慮到中國在非洲影響力的提升速度以及投資規模,誰也不敢保證,美國不會很快在非洲失去自己的地位。

  報道稱,似乎,美國取得全球霸主地位後,卻不能管理龐大而又複雜的世界進程。它的霸主地位正受到新的全球玩家的挑戰。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