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特朗普真要挑戰中東“紅線”?

  中東的一池春水,特朗普又給吹皺了,這次是關於“應許之地”——耶路撒冷。如無意外,北京時間今天淩晨1點,特朗普會宣佈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按計劃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有多重要?

  12月5日,白宮舉行了一場新聞發佈會。會上透露,特朗普將於美國時間週三下午1點(即北京時間今天淩晨1點)發佈聲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開始計劃搬遷大使館。因還有一些建館之類的準備工作,他會先簽署延遲命令,大使館的搬遷將在其任內完成。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意味著什麼?回答這個問題,要先明白一個前提——耶路撒冷到底有多重要?

  耶路撒冷在希伯來語中意為“和平之城”。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大會通過表決決定,在約旦河以西地區建立兩個國家:一個猶太國(以色列)和一個阿拉伯國(巴勒斯坦)。猶太人接受了這個分治計劃,阿拉伯人則予以拒絕。

  1948年5月14日英國託管結束,猶太人隨即宣佈建立以色列國。此後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五個阿拉伯國家的軍隊入侵以色列,隸屬約旦的阿拉伯軍團把猶太人都趕出了耶路撒冷老城。1949年正式停火後,耶路撒冷開始由以色列和約旦分治。

  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後,以色列佔領了耶路撒冷東區和約旦河西岸,並於1980年7月宣佈統一的耶路撒冷為其永久首都。1988年11月,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第19次特別會議通過《獨立宣言》,宣佈耶路撒冷是新成立的巴勒斯坦首都。至此,開始進入大家熟悉的“巴以衝突”階段,關於耶路撒冷的歸屬一直是雙方衝突的核心之一。

  耶路撒冷在以地位?

  在昨天的新聞發佈會上,白宮官員聲明,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承擔以色列的首都功能,不涉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邊界的劃定以及領土主權問題。

  其實“耶路撒冷承擔以色列的首都功能”,這句早已是美國默認的事實。國際公認的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更多承擔了經濟功能,政治功能則大都集中在耶路撒冷西區。

  現在的耶路撒冷分為東西兩區,西區是新城,東區是老城,市內一條主幹道就是分界線。半個多月前,北京青年報記者在耶路撒冷看到的不是緊張危險,而是平靜,雖然持槍大兵隨處可見。

  以色列的國會、重要政府部門、國家博物館和大屠殺紀念館都在西區的新城,其中國會大廈有定期的開放時間,團隊預約可入內參觀,外圍廣場、公園可自由出入,不受限制。而東區的老城,雖然面積僅1平方公里,卻被三大宗教視為聖地。老城分四個區域,猶太區、穆斯林區、基督教區和亞美尼亞區,分別位於南部、東部、西北部和西南部一角。

  在城裏,你能清晰感受到這裡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在聖岩金頂清真寺做禮拜的穆斯林、在哭墻前禱告的猶太人、還有舉著十字架沿耶穌受難苦路前行的基督徒,他們可以做到互不打擾。

  站在哭墻下抬頭就能望見清真寺的金頂,進入這兩處區域都要經過安檢。需要注意的是,清真寺寺內非穆斯林不得入內,遊客只能在開放時間到寺廟廣場走動。等待進入前,負責安檢的警察還會提示遊客,將哭墻的宣傳冊放進包中不要外露。

  遷使館對美也有壞處嗎?

  對於美國與以色列的關係,美國駐以大使弗裏德曼曾在接受採訪時形容“深厚而複雜”。

  事實也的確如此,美國和以色列一直是“非常堅定的盟友”。1995年,美國國會通過“耶路撒冷使館法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且要在1999年5月31日前將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但是法案允許總統推遲遷館,延遲命令必須每6個月向國會通報一次,可在期滿後繼續延期。牽扯到巴以衝突,考慮到國家安全,22年以來,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歷任總統們都簽署了延遲命令,一“拖”到底。特朗普是拍板執行法案的第一人。

  這一舉動對美國有何影響?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唐志超給出了三點預測:

  首先,將進一步損害特朗普以及美國在中東和伊斯蘭世界的形象,損害美國在中東的利益。唐志超説,奧巴馬在任時,曾批評美國對以太過傾向,以至美國對中東的政策被以綁架。為此,奧巴馬採取了措施扭轉美國對以政策,特朗普則想使美以回到過去的親密狀態。“巴以和談現在有了新進展,美國卻一邊倒了,沒有當好不偏不倚的調解人角色”。

  其次,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可能會給反美主義、極端主義、恐怖主義提供一個新口實,刺激他們掀起新一輪反美情緒。這點美國早有預料,美國駐耶路撒冷領事館5日晚在一份聲明中説,除“必要”公務外,領館員工及其家屬不得前往耶路撒冷老城或約旦河西岸,聲明同時敦促美國公民不要前往人群聚集或增派軍警部署的地方。

  最後,美國的盟友關係將受到嚴重損害。目前來看,土耳其、埃及、約旦和部分歐盟國家已經發佈聲明,普遍反對特朗普的決定。阿拉伯國家聯盟秘書長蓋特表示,美國若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將會引燃極端主義和暴力之火;約旦外交高層消息人士指出,約旦已經針對召集阿拉伯國家聯盟和伊斯蘭合作組織緊急集會展開諮詢;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和特朗普的電話會晤中,對美國單方面承認耶路撒冷為以首都的可能性表示了擔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則警告,美國若將駐以使館搬至耶路撒冷,土耳其將與以色列斷交。

  中東國家為什麼不開心?

  1980年前,荷蘭和哥斯達黎加等一些國家曾在耶路撒冷設有使館。1980年以色列宣佈耶路撒冷為其首都後,聯合國安理會通過478號決議,譴責以色列企圖吞併東耶路撒冷,並呼籲聯合國會員國接受理事會決議,從耶路撒冷撤出外交使團。至2006年,哥斯達黎加和薩爾瓦多成為最後兩個將使館搬離耶路撒冷的國家。

  現在,美國和其他以色列建交國家的使館均設在特拉維夫。耶路撒冷市內,只剩下美國、英國、意大利、希臘4國的總領事館。

  雖然白宮官員在新聞發佈會上稱,大使館的遷移不代表美國承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邊界的劃定和領土主權歸屬,但唐志超表示,按照國際社會、國際法和約定俗成的規矩,大使館的選址在哪兒就代表承認了這裡是首都,所駐國家享受主權。“美國承認了,即便其他國家不跟進,象徵意味也是很濃的”。

  12月4日,特朗普曾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通電話。路透社報道説,以色列總理府沒有回復採訪要求,不過一名部長級高官對特朗普的決定表示歡迎。

  可是其他中東國家,似乎就沒那麼開心了。巴勒斯坦一些團體説,如果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或推進美國使館搬遷計劃,將發起大規模示威。唐志超説,巴以問題在中東地區長久以來已經被邊緣化。特朗普的一系列舉動使得巴以問題重新成為該地區聚焦的重點,現在又在耶路撒冷的問題上觸動了整個阿拉伯以及伊斯蘭世界的神經,“巴以恢復何談前景又悲觀了”。

  不討好幹嗎還要這麼做?

  這樣聽來,特朗普的決定似乎是百害無一利的事。而事實上,特朗普親猶太人和以色列的情結一直表現明顯。

  唐志超説,雖然現在國際社會普遍反對,但是美國國內支持特朗普的勢力還是佔據多數,早在11月,美國國會就通過決議催促特朗普儘快兌現選舉承諾,聯絡到特朗普剛剛艱難通過的稅改,“也許承認耶路撒冷是以首都和稅改之間存在利益交換”。

  “從大方面來説,與民主黨相比,共和黨人一向與以色列和猶太人保持著親密的關係。”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劉衛東分析説,以色列群體在美國的遊説能力很強,很多猶太人在美國的地位都很高。猶太人群在美國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力,特別是在美國對中東政策的方面。奧巴馬任內,美國和以色列的關係曾較為一般。而特朗普作為共和黨人,上臺後可能想恢復與以色列的友誼。

  從特朗普本身來説,他與猶太人的聯絡也很密切。“他的女婿庫什納是猶太裔,特朗普與以色列和中東地區的往來,很多都是由庫什納具體操作。”劉衛東説。

  今年5月,特朗普訪問以色列還前往了位於耶路撒冷的猶太教聖地哭墻,成為首位在任職期間“訪問”哭墻的美國總統,他的頭上戴了猶太教徒最明顯的標誌之一“基帕”(Kippah)。

  為什麼會在這一時間作出這個決定?鋻於這是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的承諾,“兌現承諾”是首要原因。唐志超分析,當前阿拉伯世界較為分裂,特朗普有理由預測,他在這種時候作出這種決定不會有強烈反彈和影響。另一方面,沙特也需要美國來對付伊朗,特朗普想要出臺新的巴以和談政策,可能與沙特在耶路撒冷問題上達成諒解,沙特願意給予配合。

關鍵詞: 特朗普;耶路撒冷;以色列;美國;首都;中東;承認;國家;猶太人;使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