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特朗普為何耶路撒冷做文章?或欲在中東長期佈局

  6日之前,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將駐以色列大使館設在耶路撒冷。但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講話,這段歷史將被終結。

  做法微妙方案折中

  據白宮官員的説法,特朗普在歷史性講話中會宣佈兩點:其一,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其二,責令美國務院啟動美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的進程,但短期內不會搬遷。輿論普遍認為,這一決定顛覆了美國數十年來的巴以政策,可能在伊斯蘭世界掀起強烈的反美浪潮。

  美國《華盛頓郵報》稱,鋻於這項政策調整的複雜性,白宮官員同時又釋放出兩條“補償”信息:其一,特朗普只是簡單承認事實——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他的決定不涉及邊界、主權等耶路撒冷地位問題,這些仍留待日後談判解決;其二,他仍將簽署為期6個月的豁免文件,在法律層面暫緩搬遷行動,因為這個過程至少需要三四年。

  “美國的做法很微妙,”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認為,“可以説形式大於內容。”“這是特朗普的折中方案,”上外中東研究所副所長孫德剛指出,搬遷時機並不成熟,可能引起伊斯蘭世界的強烈反應。因此,特朗普選擇分兩步走,先承認耶路撒冷地位,將來再付諸行動。“但無論情感上還是法理上,特朗普的做法都説不通。”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耶路撒冷的最終地位一直是巴以衝突中最為複雜、敏感的問題。一旦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就意味著它對耶路撒冷地位進行預判,事實上支持以色列對耶城的主權,儘管自1967年以來它一直被以色列佔領。這將打破“聖城地位由談判決定”的國際共識,也是美國朝大使館搬遷邁出的實質一步。

  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中東和平進程項目主任大衛馬庫夫斯基認為,美國破壞了“歷史性正義”,如果承認耶路撒冷是一個不可分割的首都,就是在巴以和談問題上“越俎代庖”。

  實現美國“強勢回歸”

  特朗普為什麼要執意而為?專家認為,一方面,特朗普的聲明很大程度上是美國國內政治演化的結果。他希望通過兌現關鍵競選承諾,為第一年的內政外交成績單“增色”,從而安撫保守派選民和親以色列勢力,為明年中期選舉和4年後競選連任積累資本。

  另一方面,從長遠角度看,此舉符合其在中東佈局的戰略企圖。

  首先,美國希望進一步鞏固以色列在其中東戰略中的地位,發揮地中海東岸“橋頭堡”的作用。今年以來,美國已採取多項措施加大對以“軍事投入”:不僅向其出售F—35戰機,還擴大柔性軍事存在的規模,建立起軍事基地。

  其次,在“第一女婿”庫什納的推動下,特朗普希望在老生常談、甚至被邊緣化的巴以問題上取得突破,實現美國在中東的“強勢回歸”。

  刁大明指出,到目前為止,巴以和談一頭霧水、首訪國沙特又和俄羅斯暗通款曲、伊朗核協議呈現不了了之的節奏。因此,特朗普急於找到機會、設置議題,利用帶有符號意義的決定,為美國創造更大回歸空間。

  會有哪些“危險後果”?

  從法國總統馬克龍,到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再到沙特國王薩勒曼,都拿可能引發的“危險後果”警告特朗普。巴勒斯坦各派系宣佈進入為期三天的“憤怒日”,以示抗議。

  但特朗普似乎置若罔聞。美媒普遍認為,這項決定至少將造成三點影響。

  第一,將折損美國在巴以和平問題上的信譽。在巴勒斯坦人眼裏,東耶路撒冷一直是未來國家首都所在地。特朗普的決定等於無視和否定他們的願望。大衛馬庫夫斯基説,這項決定將扼殺巴以達成和平協議的任何可能。

  第二,會讓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傳統阿拉伯盟友(沙特、阿聯酋、約旦等)感到酸楚。孫德剛指出,他們原本對打著反伊朗旗幟的特朗普感到滿意,但現在,這位總統完全站在以色列一邊。在情感和利益上,他們都無法接受。美國馬裏蘭大學教授希布利特拉哈米指出,這將讓那些原本與以色列共享安全目標的海灣國家更難與以色列合作。

  第三,會挑動伊斯蘭世界的反美情緒,造成中東局勢緊張和動蕩。特拉哈米認為,這項聲明將成為極端分子的宣傳素材,使得每一個伊斯蘭激進分子有機可乘。“美國政府的處境將更加艱難,更不用説對駐紮在該地區的美國軍隊的影響了。”

  中央情報局前局長布倫南週二對媒體説,這項決定“將在未來數年損害美國在中東的利益”。孫德剛指出,美國一直在中東地區玩“蹺蹺板”遊戲——想同時實現推動巴以和平進程、偏袒以色列、維護與海灣盟友關係的三大目標。然而,這三者之間的矛盾如此明顯。

關鍵詞: 特朗普;美國;耶路撒冷;中東;以色列;決定;佈局;首都;承認;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