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性醜聞迭出 讓特朗普無奈的“局外人”要栽?

  美國亞拉巴馬州極端保守派共和黨人羅伊摩爾一個多月前剛贏得聯邦參議員候選人資格,緊接著便被曝出一系列性侵醜聞。13日,第五名自稱受害人的女子貝弗莉揚納爾遜站出來,指認摩爾曾對她實施性侵。

  雖然摩爾堅稱清白,但共和黨一眾“建制派”大佬已經坐不住了。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13日敦促這名“局外人”主動退選,同時放話稱,共和黨正考慮推出“替補”候選人,把摩爾換掉。

  【“第五人”曝性侵】

  摩爾現年70歲,亞拉巴馬州前首席大法官,經常戴著牛仔帽騎著馬去投票。他因固執己見、時常出言無忌而被法新社稱為美國政壇最具爭議人物之一。

  摩爾把自己塑造為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局外人”“造反”思維的繼承者,熱衷於推翻統治華盛頓的“建制派”精英,曾放言要讓共和黨改頭換面,稱對手是“建制派的馬屁精”。

  在9月底結束的聯邦參議員補缺選舉黨內預選中,他以明顯優勢擊敗獲得特朗普和副總統邁克彭斯站臺、麥康奈爾支持的“建制派”現任參議員盧瑟斯特蘭奇。

  然而很快,《華盛頓郵報》便曝出摩爾年輕時曾對4名女子行為不軌,年齡最小的受害人僅有14歲。13日,第五名受害人貝弗莉揚納爾遜在紐約召開記者會,聲淚俱下控訴摩爾曾在上世紀70年代末對她實施性侵。

  納爾遜説,她當時只有16歲,在亞拉巴馬州摩爾經常光顧的一家餐廳當服務員;當時摩爾30多歲,是一名檢察官。有一晚,摩爾提出開車送納爾遜回家,隨後卻把車停在餐廳後面對她施暴。

  “我害怕極了……他亂摸我,試圖脫掉我的襯衫,還用膝蓋撞我的頭。之後,他警告我別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説沒人會相信,”她説,“我掙扎著求他住手,淚流滿面。”

  納爾遜還在記者會上出示了摩爾在她高中紀念冊上的簽名,稱自己在事發兩年後把這段遭遇告訴了妹妹,之後又向丈夫、母親和盤托出。現在她把摩爾的惡行公之於眾,完全是受之前站出來的4名女子觸動,“與政治無關”。

  【退選呼聲高漲】

  面對性侵指認,摩爾堅稱清白,揚言要把《華盛頓郵報》告上法庭。13日,他緊急召開新聞發佈會,辯稱自己“不認識納爾遜,也沒做過她説的那些事”。

  他的競選團隊在一份聲明中説,摩爾“與他人沒有不端性行為”,這些指認完全受到“政治操控”。摩爾的妻子凱拉也力挺丈夫,稱他是“自己見過最溫柔、最善良的男人”。

  考慮到摩爾之前獲勝已經讓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等人感到不爽和緊張,如今他曝出性醜聞,共和黨內“建制派”大佬要求他退選的呼聲自然迅速高漲。

  麥康奈爾説,如果醜聞屬實,“我認為他應該退選。我相信那些女性”。

  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科裏加德納認為,摩爾進參議院“不夠格”。“如果他拒絕退出並最終當選,參議院應該投票驅逐他,因為他無法達到美國國會參議院的倫理道德標準。”

  連曾經支持摩爾的共和黨籍保守派參議員特德克魯茲都轉了口風,認為摩爾要麼拿出真憑實據把指控“懟回去”,要麼主動退選。

  摩爾本人似乎對這些退選聲音無動於衷,他甚至還在“推特”發文回嗆麥康奈爾,稱他才是那個應該下臺的人。

  有分析人士甚至猜測,如果摩爾的醜聞持續發酵且最終失控,那將不排除一種“極端”可能性,即民主黨人在12月12日的參議員補缺選舉中獲勝。一旦出現這種情況,不僅明年國會改選的政治前景將發生變化,更會給民主黨重奪參議院控制權的努力再添一把火。

  不過,在亞拉巴馬這個傳統“紅州”,已經25年沒有民主黨人當選聯邦參議員。況且,一些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摩爾對手、民主黨候選人道格瓊斯的落後劣勢達到兩位數,獲勝機會可謂渺茫。

關鍵詞: 摩爾;特朗普;局外人;納爾遜;麥康奈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