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美媒:後9‧11時代恐怖主義更復雜

  美國《新聞周刊》網站9月11日發表題為《新時代:自9‧11襲擊以來恐怖主義是如何發生變化的》的文章稱,日益全球化的世界為極端主義提供了更多平臺和通信工具,令一些極端活動轉入監管盲區,極端組織之間的對抗也使其在相互競爭中形成促進,從而變得更具潛在危險。

  打擊范圍更廣

  文章稱,2001年9月11日,美國航空11號航班和美國聯合航空175號航班撞上雙子塔的圖像只花了幾秒鐘就傳播到全世界。16年過去了,美國乃至世界仍然能夠感受到這場美國本土有史以來遭遇的最嚴重襲擊的影響。

  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使襲擊事件相關報道能夠得到廣泛傳播,並為極端主義理論家提供了平臺和通信工具。他們現在能夠將激進觀點傳播到全世界的千家萬戶,這令敘利亞或伊拉克的狂熱分子得以招募到世界任何地方易受蠱惑的年輕男女,而其中一些人繼續在自己的祖國實施毀滅性的打擊。

  西方國家本土産生或是在中東經歷過戰爭洗禮回歸的宗教極端主義者不僅尋求在城市中心發動襲擊,還尋求打擊西方的生活方式。有句拉丁文短語精準總結了2017年很多西方人的恐懼情緒:“大敵當前。”

  潛在危險更大

  文章稱,“伊斯蘭國”組織與“基地”組織之間的對抗可以被視為利弊兼有。在這種對抗令宗教極端勢力領導權發生分裂的同時,也令雙方相互促進和相互競爭,從而令這兩個組織都變得更具潛在危險。

  盡管“基地”組織或許看似遭到“伊斯蘭國”崛起的壓制,但事實上,該組織仍然在非洲和中東地區保持活躍,並在2015年1月指揮對法國諷刺雜志《查理周刊》的辦公室發動了一場恐怖槍擊事件。

  文章稱,雖然“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失去了大部分“國土”,但是其和“基地”組織在未來數年仍將非常危險。兩個組織都擁有數以萬計的戰士,並且希望傳播激進思想,不僅在非洲和中東,而且在西方人中間。

  “基地”組織、青年黨和塔利班都設法奪取了領土,但是沒有一個組織達到了“伊斯蘭國”組織這樣的規模。在鼎盛時期,“伊斯蘭國”控制了相當于約旦規模的領土,年收入達19億美元。一個佔據著如此廣袤領土的非國家行為主體擁有對外國策劃襲擊的資金和空間。

關鍵詞: 伊斯蘭國;基地;列日大學;非國家行為主體;恐怖主義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