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土俄首簽重磅軍購大單 多方角力各取所需

  土耳其和俄羅斯12日證實,雙方已簽訂土購俄S-400型防空導彈系統的合同。這是作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與俄羅斯達成的首項重磅軍購協議。

  同一天,原本宣稱要凍結對土軍售交付的德國口風出現鬆動,總理安格拉默克爾表示,不會全部凍結。

  一單軍售,折射出土耳其、俄羅斯、歐洲、美國之間多方多向角力。

  【矛盾不斷 無可奈何】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問題專家刁大明説,儘管美國國會參議院一些民主黨人稱,土耳其採購俄羅斯防空導彈系統違反美國最近對俄追加制裁的法案,但美方可能只會提出抗議,即便真對土耳其追加制裁,相關立法獲通過的可能性也極小。

  刁大明認為,相比之下,作為一個號稱要對抗俄羅斯威脅的軍事同盟,北約會否制裁土耳其、土耳其能否繼續享有北約“集體安全”值得關注。此次土俄軍售,與其説是土耳其向美國、不如説是土耳其向歐洲抗議。

  近段時間,土耳其與德國等歐洲國家齟齬不斷。9月3日晚的德國聯邦議會選舉電視競選辯論中,默克爾和主要競爭對手、社會民主黨總理候選人馬丁舒爾茨都重申,暫緩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進程。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張蓓指出,德國在凍結向土耳其武器交付一事上口風鬆動,必須放在德國大選的背景下看。眼下德土關係惡化嚴重,反對黨抓住這一點對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展開攻擊。默克爾那番“土耳其永不能入盟”的言論已在歐洲引起熱議。德國是歐盟核心國家,在處理德土關係時,默克爾不得不謹慎。

  張蓓認為,對於土耳其與俄羅斯頻頻示好、走近,德國乃至歐洲和美國心存不滿,卻無可奈何,因為對土耳其施壓的手段有限,而且可能起反作用。

  張蓓説,土耳其是北約重要成員,但近年來由於土耳其內政外交在歐美眼中“離經叛道”的表現,已引發不少土耳其是否是北約“負資産”、甚至應將其“開除”的討論。不過這種可能性很小。土耳其今後仍將是北約內“奇怪的存在”,同時是俄羅斯最喜歡的北約成員國。

  【區域大國 各取所需】

  刁大明認為,儘管與土耳其在庫爾德武裝和“居倫運動”問題上存在分歧,但美國為了實現在敘利亞、中東乃至亞歐地區事務中的地緣政治目標,仍視土耳其為可爭取拉攏的對象。

  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與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迄今保持積極接觸和互動,在一定程度上對土耳其持觀望、容忍態度。刁大明説,如今敘利亞局勢趨向平穩,消滅“伊斯蘭國”後,如果土耳其與俄羅斯走得太近,對美國不利。美國需要土耳其在中東各方角力中發揮平衡作用,“不會急於翻臉”。

  莫斯科大學外籍教授、中國政法大學歐洲研究中心研究員王曉偉説,在俄羅斯看來,出售先進的S—400防空系統旨在換取土耳其的政治支持。在西方國家長期對俄加碼制裁下,俄羅斯在國際上相對孤立,尋求通過軍火交易獲得更多國家支持。

  王曉偉説,在敘利亞問題上,土耳其擁有不可小覷的影響力。如果土耳其和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協調立場,很容易讓美國主導的打擊“伊斯蘭國”國際聯盟處於弱勢、被動局面,這正是俄羅斯希望看到的。

  綜合來看,刁大明説,此次土耳其與俄羅斯簽下軍售大單,是土耳其以自身為砝碼的騎墻之舉。土耳其顯然是在“擔當多面平衡手”,努力在美國、俄羅斯和歐洲多方角力中保持微妙平衡,以保證自身利益最大化。

關鍵詞: 土耳其;俄羅斯;角力;大單;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