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希拉裏:我的競選之路已畫上句號

  12日,美國民主黨前總統候選人希拉裏‧克林頓的最新自傳 《發生了什麼》正式發售。希拉裏在這部傳記裏詳細記錄了她與特朗普角逐2016年總統選舉的過程。

  希拉裏連日來密集接受美國媒體採訪,為新書造勢,但在很多分析人士看來,她仍然沒有意識到自己應當為敗選負的責任,而是繼續把鍋扣在俄羅斯、聯邦調查局甚至黨內對手桑德斯身上。

  最後時刻都堅信自己能贏

  希拉裏在接受美媒訪問時承認,直到去年11月8日投票結果公布前的最後一刻,她都堅信自己能贏,甚至在選舉結果公布之前根本沒有準備敗選演講詞,而只準備了勝選演講。

  但11月8日當晚,計票開始後數小時,時任總統奧巴馬就建議希拉裏承認大選失利,這使她不情願地做出讓步,于9日淩晨致電特朗普祝賀他當選。

  今年1月20日,希拉裏與丈夫克林頓一起參加了特朗普的就職典禮。她表示,自己從沒想過會以“前總統夫人”身份參加這一慶典,並在現場有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希拉裏在書中承認自己應當為敗選承擔責任,稱自己有輕敵意識,始終自信可以輕松贏下選舉,因此整個競選活動四平八穩,不像特朗普那樣充滿緊迫感和高昂的戰鬥熱情。她承認自己在金融危機之後向華爾街銀行家發表付費演講傷害了自己的形象,在産業政策上也有欠考慮的地方。不過她很快把原因推向其他人,稱自己“並不僅僅與特朗普作戰”,還要應對“俄羅斯情治機構的滲透,被誤導的聯邦調查局局長,以及落伍的選舉人制度”。

  在這本長達469頁的書中,希拉裏表示,把特朗普大部分支持者稱為“可憐的”是個錯誤,並因此送給對手一個大禮物。去年9月10日,希拉裏在紐約舉行的競選集資晚宴上稱特朗普的許多支持者是“可憐的”。此言當時引發廣泛批評,事後被評論認為是希拉裏敗選的導火索之一。

  不過,希拉裏日前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專訪時,在被問及此言是否造成大量選民離她而去時,希拉裏堅決否認,稱那些“可憐的”選民無論如何都會支持特朗普,如果她沒有用這樣的詞也不會有任何變化。

  “禍首”:科米、桑德斯、俄黑客

  希拉裏稱,聯邦調查局前局長科米于去年10月底宣布重啟“郵件門”調查,是對其選情的最後衝擊。雖然這起調查實際上只針對希拉裏時任助手阿伯丁,但希拉裏仍認為如果這次調查在選後公布,她就可以入主白宮。

  希拉裏在書中稱,民主黨初選對手桑德斯也對她的競選造成了傷害,因為後者對其展開人身攻擊,同時遲遲不退選,迫使她將太多精力用于黨內初選,從而喪失了戰機。希拉裏稱桑德斯“走到哪裏都能引發憤怒”,連累她無法將矛頭指向更為重要的移民、種族正義和槍支安全等大事上。

  俄羅斯對美國大選的滲透也遭到希拉裏的責難。她指俄羅斯在去年選舉中的行為就像“一個充滿敵意的大型反對派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通過不斷釋放猛料和假新聞攻擊其競選。而特朗普就像普京的“特洛伊木馬”,此外以福克斯新聞網和布雷特巴特網站為首的右翼媒體也與俄羅斯人裏外呼應。

  在選舉中全力為希拉裏站臺的前總統奧巴馬也遭到希拉裏的數落。希拉裏指出奧巴馬應當在俄羅斯介入美國大選問題上更強力地展開行動,同時向民眾解釋真相。她也稱奧巴馬的氣候政策,尤其在壓縮煤炭行業上的決定使其損失了一些傳統能源産業工人的選票。

  不過美媒指出,希拉裏輕率地承諾要創造新能源就業機會以取代煤炭産業,實際上失去了很多煤炭工人的支持。美媒還指出,希拉裏在書中沒有只言片語批評自己的競選團隊,反而對助手給予了高度肯定。而事實上,美媒廣泛批評其競選團隊運作效率低,策略落後。

  對于民眾普遍關心的其是否會于2020年角逐下屆總統一事,希拉裏9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明確表示不會,“我的競選之路已經畫上了句號”。但她聲稱自己不會退出政治,因為她“確信我們國家的前景危機重重”。

  她透露,大選結束後,心情失落的她用各種方式放松自己,包括瘋狂清理壁櫥,喝葡萄酒,在叢林裏散步,和自家的狗玩耍,以及練瑜伽。

  從本周開始,希拉裏將前往首都華盛頓、紐約、佛羅裏達等州和加拿大,為自己的新書做宣傳。出版商宣稱,本書是希拉裏全部出版物中“最為私人的一部”。

關鍵詞: 希拉裏;競選;特朗普;可憐的;特洛伊木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