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青年潮”應該成為社會發展的“紅利”而非“魔咒”

  聯合國國際農業發展基金(IFAD),是聯合國係統內專門向發展中成員國提供糧食和農業發展貸款的金融機構,口號是“投資農村人口”。今年4月,多哥前總理吉爾貝‧洪博(Gilbert F. Houngbo)走馬上任IFAD的總裁。

  這並不是洪博了解農村的起點。成長于西非國家多哥的農村地區,洪博從小就很熟悉農村地區貧困生活的真正樣貌。日前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洪博回憶説:“8歲時,我每天早上需要步行4公裏去取水;後來,我每天步行20公裏去上高中。每當兩季糧食收獲之間青黃不接的時節,或是遇到了洪災、旱災,我知道那種食物短缺的滋味。” 洪博著重強調的是現在: “四五十年後,我已經56歲了,但這個世界上仍然有一些貧困人群,生活在甚至比我小時候更糟糕的處境當中。這是我完全無法接受的。”

  小時候的成長經歷,是驅使洪博投身公共服務、關注農村發展的動力,也讓他對青年議題尤為關注。“投資于青年是一件極具戰略性的事情。但現實卻是,在世界范圍內,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廣大農村地區正在失去年輕人。為農村青年創造機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

  數據表明,發展中國家正出現被稱為 “青年潮”(youth bulge) 的現象,年輕人和低齡人群佔人口總數比重較大。比如在非洲,約三分之二人口的年齡在25歲以下。

  “青年潮”的出現,既可能為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提供豐富人力資源,也可能造成社會資源更加緊缺,從而形成限制社會發展的阻力。洪博認為:“讓‘青年潮’成為社會發展‘紅利’而非‘魔咒’,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據世界銀行統計,60%的非洲青年處于失業狀態,70%的非洲青年生活在國際公認的貧困線以下,每天生活費不足2美元。這種現狀,可能成為社會動亂的溫床,或者促使更多青年被迫遷徙到其他地區、其他國家,從而帶來移民問題,許多年輕人很容易被極端組織所吸引。

  創造條件讓農村地區留住更多的年輕人,是吉爾貝‧洪博努力思考的問題。對此,他有幾條建議:一是,提高勞動生産率,讓農村地區青年尋找工作機會不再那麼艱難,從而提高農村地區對青年人的吸引力;二是,通過財政支持,比如通過IFAD提供的小額貸款等方式,讓農村地區發展得更好,從而出現更多的工作崗位,以減少青年必須遷徙到大城市甚至移民國外討生活的風險;三是,必須解決勞動力市場的需求與青年技能之間的“錯位”問題。洪博説:“在一些發達國家和中等收入國家,包括農業在內的基礎産業對國內生産總值(GDP)的貢獻率正下降。這意味著,我們要給農村地區青年提供在非農領域的職業培訓機會,提供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渠道,並教給他們工作所需的科技知識。”

  在發展和減貧領域,洪博認為中國模式值得參考。他説:“我們看到,‘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的減貧和教育這兩項目標的完成情況,很大部分積極成果來自于中國。國際社會事實上已經在開始學習中國了,無論是金磚合作還是中非合作論壇等平臺,都是希望從中國學習經驗。當然,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復制、粘貼過程,而需要在學習之後,將這些經驗與新的環境相匹配和適應。”

  洪博還表示相信,經濟發展與保護環境並不是對立的。他介紹説,IFAD在發展中國家支持了許多“適應氣候變化”的小規模農業項目,這些項目都會將氣候變化因素考慮進去,與農業貸款的發放挂鉤。“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幫助農民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負面影響,比如洪水、幹旱等自然災害。我們的目的也不只是簡單地考慮環境保護,我們也非常注重這些項目的經濟效益。”洪博認為,增加貧困人群的收入和應對氣候變化,完全可以並行不悖;而在這些項目中更多地引入科技因素,則可以顯著提高實現這兩個目標的效率。

關鍵詞: 魔咒;紅利;洪博;社會發展;聯合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