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16年戰爭,阿富汗改變了多少?

  喀布爾使館區的上空,高懸的巨大白色飛艇時刻監視著下面的一切。這裡就是名著《追風箏的人》中男主角家住的富人區,也是歷經戰亂的阿富汗首都安保最嚴密的區域。美國2001年推翻塔利班政權以來,阿安全局勢沒有改善,相反有惡化的趨勢。在全國407個地區中,阿富汗政府只能控制60%的地區,重建阻力之大可想而知。16年來,阿富汗戰爭也成為美國捲入的歷史上最長的戰爭,就連總統特朗普都説“美國人厭倦了看不到勝利的戰爭”並實施增兵的新戰略。而厭倦了動蕩和混亂的阿富汗人心態複雜,擔心“美國決定不了阿富汗的命運”,鬧不好國家又成血腥戰場。16年間,阿富汗發生了許多變化,但不同政治勢力之間的鬥爭、塔利班在外省地區的影響依舊,民生的改善也並不如人們期待的那樣快。

  北約軍人在“另一個世界”

  特朗普8月21日剛宣佈對阿富汗的新戰略,29日美駐喀布爾使館附近就發生爆炸。31日,美國防長馬蒂斯表示已簽署美軍向阿富汗增兵的命令,預計本週增兵細節將正式公佈。按照美國國防部30日公佈的數據,目前駐阿美軍約為1.1萬人,遠多於媒體通常報道的8400人這一數字。如果加上外界猜測的再增加4000名士兵到阿富汗反恐和提供軍事培訓,就意味著今後將有1.5萬美軍部署在人口3270萬的阿富汗。

  《每日瞭望報》《喀布爾時報》等阿富汗英文媒體普遍認為,美國的新戰略對阿富汗來説“是最後的機會”,希望阿富汗政府也做出調整,“只有認真對待反恐戰爭,才能從美國的支持中受益”。阿富汗總統加尼和首席執行官阿卜杜拉發表講話,對新戰略表示歡迎。加尼還警告塔利班“不要想著武力推翻政府”,要趁此機會加入到阿和平進程中來。阿著名政治評論員穆支達則擔心,美國的新戰略會給阿帶來新動亂。《環球時報》記者在喀布爾街頭采訪幾名民眾,他們大多出於民族自豪感,認為美軍應全部撤出阿富汗。22歲的大學生比拉勒説,相信阿安全部隊有能力保衛國家,美軍應撤出。但私下裏,一個28歲的水果店店主坦言,美軍的存在是一種威懾,最起碼可以確保阿富汗不會再次落入塔利班手中。35歲的商販阿洪扎説,安全形勢已然如此,美軍撤不撤、增不增兵都一樣。這讓記者想起這樣一個畫面——8月25日一起清真寺恐襲發生後,一個阿富汗婦女獲救時情緒激動地大喊:“加尼下臺!美國人去死!”

  按照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6月底透露的數字,目前共有39個北約及非北約國家參加“支援阿富汗任務”,在阿駐軍人數超過1.3萬。有意思的是,在喀布爾街上,很少能看到西方面孔。自2014年底北約將防務工作移交給阿安全部隊後,喀布爾駐防已全部由阿方部隊接管,外國部隊巡邏和安檢的場景日漸減少。《環球時報》記者參觀過聯合國在喀布爾東部的一座營地,經過層層安檢進入營地後仿佛來到另一個世界,裏面理髮店、商店、游泳池、酒吧應有盡有。在阿富汗的美軍以及北約軍隊除執行任務外,其餘時間也都在各自的營地裏,基本做到自給自足。但阿富汗的商人還是神通廣大,在一家不起眼的軍品店,居然可以淘到夜視儀、望遠鏡等貨真價實的美軍裝備。

  “好的阿富汗餐廳在加利福尼亞”

  想在喀布爾安靜地睡一覺並不容易,陣陣狗叫、偶爾傳來的救護車警笛聲、襲擊預警聲、清脆的槍響、直升機掠過屋頂發出的巨大嗡嗡聲都會把人吵醒。到了早上,如果停電,還要忍受發電機帶來的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白天,喀布爾街頭喧囂嘈雜。這座460萬人口的城市,汽車保有量達到70萬輛,因為道路年久失修,堵車成為常事,滿是二手日本車、韓國車的車流中也偶爾會有全新的奧迪Q7、紅色敞篷跑車。今年5月31日早高峰時,自殺襲擊者在德國駐阿使館附近引爆一輛攜帶大量爆炸物的汽車,造成150多人死亡,這是2001年塔利班下臺後,喀布爾發生的最為嚴重的恐襲事件。很快,喀布爾警方在27處重要目標和主幹道的入口處設立限高桿,增設26處安檢站,除一條通道外,禁止大型卡車進入區內。

  在喀布爾相對安全的街區,還是可以看到不少新建的樓房,通常有五六層、甚至十幾層的房子大部分都是住宅,也有的是賓館或超市。和《環球時報》記者前兩年來喀布爾相比,阿富汗貨幣幣值跌幅不大,美元與阿富汗尼的匯率從約1比60變成1比68。喀布爾一個普通警察的月工資約為1.2萬阿富汗尼,約合人民幣1200元。如果在超市購物,1公斤牛羊肉的價格約40元,當地人的主食大約1元一個,和兩年前差不多。每當記者從超市採購出來,總會有幾個小孩和女人圍上來,拍打著車窗要錢。在喀布爾行乞的多是婦女和小孩,大多有自己的“據點”,比如超市、飯店或繁忙的路口。

  “最好的阿富汗餐廳並不在阿富汗,而是在加利福尼亞。因為多年戰亂,上層社會、有錢有能力的人都移民美國了,也帶走了最傳統、最純正的阿富汗餐。” 英國《衛報》駐阿富汗的同行這樣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而在喀布爾,據説外國餐廳只剩下一家中國餐廳、一家由一個嫁到阿富汗的日本女性開設的日本料理、一家土耳其餐廳以及一家法國餐廳仍在營業。為防止遭到襲擊,這些餐廳多為獨門獨院,不掛牌子,就餐必須要有熟人介紹和提前預約才成,進門也需要嚴格安檢。近年來赴阿外國人較塔利班剛下臺時大幅減少,針對外國餐廳的襲擊時有發生,導致一些餐廳無奈關門。2014年1月,使館區一家黎巴嫩餐廳遭襲,14人死亡。2016年元旦一家法國餐廳遭到塔利班襲擊,兩人死亡。人稱“紅姐”的唐人餐廳女老闆來阿富汗多年,她告訴記者:“可以説今年是我在阿富汗12年裏感覺安全形勢最差的一年。”這些年,光顧中餐廳的西方人越來越少,她也目睹了很多來阿富汗尋找商機的中國人發現局勢不妙後悄悄離開。據了解,目前在阿富汗的中國人從最高峰時的1000多人降到現在的約200人。

  武力消除塔利班很難

  8月19日,喀布爾為慶祝阿富汗獨立98週年紀念日舉辦的演唱會,因為有“阿富汗卡戴珊”之稱的性感女歌星阿雅娜出場而吸引了很多追求時尚的年輕人。《環球時報》記者選購的門票上連舉辦地點和座位號都沒有。主辦方直到最後一刻才在社交媒體上公佈演唱會的地點,不是之前大家瘋傳的體育場,而是安保嚴密的洲際飯店。洲際飯店在一座小山上,山下和半山腰都是崗哨。觀眾們要經過6道安檢,包括搜身、警犬、安檢門,才能到演出現場。眼前閃爍的燈光、勁爆的舞曲、歡呼的人群,讓人恍惚來到另外一個國家。幾位流行和民族歌手輪番登場後,受極端保守派人士威脅的阿雅娜在荷槍實彈的軍人護衛下登上舞臺,她居然沒有戴頭巾,穿著一身象徵阿富汗國旗的黑綠紅三色緊身裙,魅力四射的歌唱一下子將全場的氣氛推向高潮……

  演唱會前幾天,喀布爾還舉行了一場模特走秀。種種跡象表明,如今的阿富汗相比塔利班統治時期,社會已變得開放。事實上,民眾對安全形勢不斷惡化的厭惡直接影響了他們對於塔利班倒臺後16年阿富汗社會變化的認知。比如,16年來,阿富汗女性的權益獲得不小的提高。在塔利班時期,婦女被禁止參加工作,被要求必須穿蒙面罩袍“布爾卡”,女性外出必須由男性家屬陪同等。如今喀布爾街頭穿布爾卡的婦女大為減少。本屆阿富汗政府中有4位女部長,1位女省長,議會中共有69位女議員,阿外交部有4位女性駐外大使。塔利班統治時期,全國僅有120萬學生接受教育,其中大部分還是在宗教學校接受宗教教育,而截至2013年,阿富汗有1000多萬學生在各式學校就讀。但同時,保守、極端派在首都之外的地方依然勢力強大。有一次《環球時報》記者和幾個當地人去東部城市賈拉拉巴德,快到這個阿富汗內戰期間塔利班和北方聯盟你爭我奪的重鎮時,出發前還穿著休閒裝的阿富汗人齊刷刷地換上阿富汗男士傳統長袍。

  從2001年下臺後,塔利班一直沒有放棄武裝鬥爭。隨著塔利班首任領導人毛拉奧馬爾、繼任者曼蘇爾相繼死亡,塔利班內部出現分裂跡象,但這個神秘組織依然是阿國內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政治和武裝力量。阿國內力量的另一個變化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滲入。儘管美軍聲稱對阿境內的IS進行了有效打擊,但IS仍對喀布爾發動襲擊。值得一提的是,美國政府並未將塔利班列為恐怖組織,駐阿美軍司令尼科爾森在特朗普公佈阿富汗新戰略後表示,美軍致力於殲滅IS和“基地”組織,但對於塔利班,還是想通過軍事上的優勢將他們逼上談判桌,加入到阿富汗和平進程。一個不容否認的現實是,塔利班在阿富汗東部和南部一些普什圖族地區仍具有一定的民意基礎。有阿富汗民眾曾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阿富汗南部一些村莊,白天村民下地種田,晚上拿起槍就是塔利班;同一個家庭裏,哥哥是警察,弟弟可能就是塔利班。這樣的組織是無法用武力消除的,所以塔利班問題最終只能通過政治途徑來解決。”

關鍵詞: 阿富汗;塔利班;喀布爾;美國;一個;美軍;記者;餐廳;戰爭;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