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世界各國恐怖襲擊“碎片化” 多種因素結下“惡果”

  今年以來,世界各國暴恐襲擊事件頻繁發生——1月1日,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爾夜總會“跨年”夜遭受恐怖襲擊,隨後2月3日法國盧浮宮、3月22日英國倫敦議會大廈、4月3日俄羅斯聖彼得堡地鐵、4月7日瑞典斯德哥爾摩鬧市區、5月22日英國曼徹斯特體育館、6月3日英國倫敦橋、6月7日伊朗首都德黑蘭接連遭到恐怖襲擊。6月8日,兩名中國人在巴基斯坦被“伊斯蘭國”綁架殺害。

  有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共發生535宗恐怖襲擊事件,造成3635人死亡,歐洲和中東國家成為恐怖襲擊的重災區。來勢洶洶的恐怖襲擊此起彼伏,恐怖陰霾“籠罩”全球。

  當前的恐怖襲擊事件越來越“碎片化”

  近期世界各國爆發的恐怖襲擊活動,呈現出全球化的特點。這其中既包括恐怖勢力的全球化,也包括恐怖襲擊的全球化。

  目前,國際恐怖勢力不斷發展,特別是“伊斯蘭國”在現實空間(伊拉克和敘利亞)和網絡空間同時活動,不到兩年就影響到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並且發展出20多個分支機構,成為世界近年來恐怖襲擊的重要源頭之一。

  而恐怖襲擊的重點也從伊拉克和敘利亞等中東國家,逐步蔓延到世界各地。2017年上半年以來,伊拉克、埃及、瑞典、俄羅斯、法國、美國、加拿大、土耳其、英國等頻繁發生了多起暴恐襲擊事件,被襲國家遍布歐、非、美、亞等各大洲。

  有別于傳統恐怖襲擊跨國界流竄作案,近期的恐怖襲擊出現了本土化的新特點。即恐怖分子逐漸由本國人員、本土勢力構成,恐怖主義影響在本國范圍內長期存在。一向被稱為歐洲“最安全”國家之一的英國,2017年3月22日、5月22日、6月3日首都倫敦和第一大城市曼徹斯特接連爆發5起恐怖襲擊案,恐怖分子均為本國人員。據英國警方5月23日發布的信息稱,曼徹斯特爆炸案嫌犯莎爾曼‧阿貝迪就是帶有聖戰背景、在曼徹斯特土生土長的利比亞“移民二代”。

  伴隨著世界各國打擊“伊斯蘭國”、博科聖地、塔利班以及“基地”組織等國際“四大”恐怖組織的力度不斷加大,恐怖活動勢頭得到一定遏制,但恐怖主義事件數量並沒有明顯減少。

  法國總理瓦爾曾在2016年2月的演講中表示,“我們已進入、並感受到一個‘超恐怖主義’持續存在的新時代。”“超恐怖主義是長存的。”

  與此相對應,歐洲乃至世界各國應對恐怖主義威脅的反恐怖鬥爭,也將是一場“常態化”的“持久戰”。

  此外,當前的恐怖襲擊事件越來越“碎片化”。即恐怖襲擊表現形式呈現獨狼式、多樣式和多點爆發。獨狼式恐怖襲擊是恐怖分子單槍匹馬,隨意挑選襲擊目標、選擇襲擊時間,這種恐怖襲擊防不勝防。

  歐盟刑警組織説,自殺式炸彈襲擊、槍擊、撞車和持刀傷人仍然是主要的恐怖襲擊手段。但是,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暴行中使用的手段,包括汽車炸彈、綁架、勒索以及使用化學和生物武器等多種形式的恐怖襲擊,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在歐洲乃至世界各地上演。

  多點恐怖襲擊,是指恐怖分子發動恐怖襲擊時,既有一次恐怖襲擊中精心挑選的首要襲擊地點,又有連續隨機爆發的多個其他襲擊點,有部分襲擊者還能順利逃脫。

  恐襲事件頻發是多種因素作用結下的“惡果”

  近期世界暴恐襲擊事件以歐洲和中東為重災區,來勢洶洶、多點爆發,有著深刻復雜的社會背景,是內外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結下的一顆“惡果”。

  一是宗教信仰衝突及社會矛盾激化。近些年來,因歐洲力量強勢持續介入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等中東伊斯蘭國家,尤其是近期隨著中東局勢大國博弈加劇、形勢持續惡化,也導致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得以借機號召“聖戰者”在2017年以歐洲為重點發動恐怖襲擊進行瘋狂報復,並向世界各地蔓延。

  本質上,恐怖分子正是打著民族宗教、意識形態等旗號,為達到某個政治目標而制造恐怖事件。英國兩次暴恐襲擊選擇的時機耐人尋味——3月底正是英國脫歐前夕,6月3日是英國議會大選之前,恐怖分子制造恐怖的“政治企圖”昭然若揭。

  二是難民危機導致恐怖分子乘機作亂。隨著中東大量難民涌入歐洲,歐洲國家在處置難民危機過程中産生了一係列治安和社會問題,發生了新的難民危機。同時,恐怖分子也乘機自由出入,形成了一條躲避打擊的“安全通道”,並借機渾水摸魚、乘機作亂。用一句難民的話説:“你們今天面對的,正是我們在敘利亞的生活。”

  隨著難民危機引發的安全和社會問題進一步惡化,走投無路的難民中一部分人很可能被現實或網絡空間的恐怖組織蠱惑,成為新的恐怖分子並可能發動新的恐怖襲擊。

  三是情報保障不力與軍事打擊能力不夠。今年英國曼徹斯特體育館恐怖襲擊之前,就有人發現疑似恐怖組織在5月22日晚間6點30分通過網絡宣傳渠道發布威脅信息,直接針對曼徹斯特體育館演唱會。

  可惜當地警方沒有看到這樣的信息,所以沒能制止悲劇的發生。襲擊發生當天,恐怖分子得以攜帶簡易自制炸彈在多個“公共空間”自由行動,如入無人之境,英國警方情報係統嚴重失職。

  就打擊力而言,面對接連發生的恐怖襲擊,西方國家紛紛加強安保,擴大警力,添加裝備。然而,直到今年3月英國議會外大橋發生車輛衝撞行人的恐怖襲擊事件時,英國90%的警察出警時都還沒有配槍,仍然奉行“非暴力執法”的準則。

  四是重要城市和重要公共設施被襲擊存在天然便利。近年來,世界各地重要城市、公共設施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層出不窮,英國、土耳其、德國、法國、瑞典等國發生的係列恐怖襲擊事件中,恐怖分子選擇的城市要麼是首都,要麼是具有重要地位和影響力的大城市,襲擊地點多是車站、機場、體育館、購物中心等重要公共設施。

  這些地區往往人員密集,重要目標多,開展重大活動時安檢難度大。此外,這些地方往來人員背景復雜,恐怖分子容易攜帶危險品夾帶出入而不被發現,恐怖襲擊後容易造成踩踏等次生災害,從而引起當事國、當地人員的心理恐慌。

  打擊恐怖主義是一場人民戰爭

  面對世界恐怖活動多發頻發,我們要未雨綢繆、整體籌劃、積極備戰、加強合作,確保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

  打擊恐怖主義,要全國一盤棋,人人有責,共同參與,形成合力。普通民眾在反恐怖鬥爭中往往都是局外人,而恐怖分子恰恰隱匿于普通群眾之中,何時、何地、採取何種方式發動恐怖襲擊很難預測,打擊恐怖分子僅靠軍警力量難免處處被動。

  為此,需要樹立全民參與的思想觀念,動員人民群眾積極行動起來,全社會聯防聯治,加強重要時節、重大活動、重點地域社會面的治安、巡邏、管控力度,精密排查、嚴密防范、地毯式搜索、無縫化監控,讓暴恐分子“上天無路下地無門”,形成全民反恐的有利態勢。

  情報預警工作是反恐怖行動的基礎和前提。早一分鐘預警就可能贏得處置先機、把握主動,乃至成功制止恐怖活動。首先,要做好國內情報預警工作。公安、武警等特戰中堅力量要密切關注重要時節、敏感地區的恐怖活動動向,主動、不間斷地巡查社會面,及時掌握駐地涉恐動態,獲取內幕性、深層次、預警性情報信息。

  同時,要建立情報信息交流、會商制度,定期召開情報信息交流、研判會議,隨時通報重大涉恐情報信息和可疑信息,真正實現情報共享,服務反恐需要。

  其次,積極加強國際間情報交流。要吸收借鑒世界各國反恐情報交流合作共享的有益經驗,加強上海合作組織框架內情報交流,密切與其他國家情報合作,增強情報交流的數量、質量和有效性,牢牢把握打擊恐怖活動的主動權。

  反恐專業力量建設是反恐怖打擊力量的主體。要在人員編制、經費保障、裝備建設等方面加大投入,健全建強全社會各級反恐打擊力量。

  就我國來説,需要建強公安反恐特戰力量,用好武警部隊反恐特戰力量。同時,加強地方反恐應急力量建設,形成反恐聯合打擊的強大力量。

  與此同時,還要切實提高反恐作戰能力。吸收和借鑒世界先進國家特戰裝備的優點,加強反恐特戰裝備體係化研發配備,加快戰鬥力的快速形成。

  針對現代恐怖主義活動的特點規律,加強特定課目的訓練,尤其要加大大中城市、山地、境外、特種狙擊、邊境地區反恐特戰訓練,強化國內反恐力量以及與國際特戰力量的聯演聯訓、比武競賽,不斷提升我們的反恐實戰能力。

  (作者單位:武警指揮學院)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