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全球恐怖勢力為何仍氣焰囂張?

  最近一段時間,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將全球恐怖主義威脅推升至頂峰。5日,英國倫敦的恐襲陰霾還未散去,“伊斯蘭國”又認領了一起剛剛發生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劫持人質事件。埃及、伊拉克、阿富汗、菲律賓、英國、澳大利亞……“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的恐襲烏雲幾乎彌漫全球,分散在中東、北非等地區的其他恐怖勢力也令人擔憂。在國際反恐力量重擊的背景下,全球恐怖勢力為何依然如此氣焰囂張?

   恐襲陰雲 彌漫全球

  據路透社報道,極端組織“伊斯蘭國”5日發表聲明,稱對發生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襲擊事件負責。據悉,該組織一名成員于當地時間5日下午發動襲擊,劫持一名人質,最終造成2死3傷,死者包括襲擊者本人。

  “伊斯蘭國”在聲明中稱,發生在墨爾本的這起襲擊是作為多國聯合對其發動襲擊的回應,發生在澳大利亞是因為該國參與到了美國領導的打擊“伊斯蘭國”的陣營中。

  近段時間,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一直佔據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除了上周末發生在英國的倫敦橋襲擊事件之外,在剛剛過去的5月,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短短10天之內就連續策劃4起恐怖襲擊事件,讓恐怖主義的陰雲在英國曼徹斯特、埃及明亞省、伊拉克巴格達和阿富汗喀布爾等多地彌漫。

  同樣為“伊斯蘭國”恐襲威脅所困擾的還有東南亞。

  據悉,目前菲律賓軍警正在馬尼拉以南800公裏的馬拉維市與效忠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反政府武裝激戰。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已在上月底下令,在菲南部棉蘭老島等地區實施為期60天的戒嚴。“‘伊斯蘭國’已經到來。”杜特爾特擔心,菲南部或將成為極端組織成員從伊拉克和敘利亞逃離之後選擇的“避風港”。

  在近日舉行的第16屆香格裏拉對話上,印度尼西亞國防部長裏亞米扎爾德‧裏亞庫杜透露,根據印尼掌握的情報,活躍在菲律賓的“伊斯蘭國”成員大約有1200人。

  “自從2014年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中東大肆擴張以來,各國面臨的恐襲威脅明顯上升。特別是進入2017年,雖然該組織在中東地區受到重創,但是其支持者、追隨者在世界各地的活躍程度不減反增。”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問題專家李偉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這成為當前國際恐怖活動的一個客觀態勢。

  外線作戰 緩解內壓

  為何在國際反恐力量的強攻之下,“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近來依然如此活躍?

  專家分析認為,這種態勢與“伊斯蘭國”過去幾年間在全球的快速擴張密切相關。一方面,來自全球不同地區的數十個極端組織和極端勢力先後宣布向“伊斯蘭國”效忠,其中包括近來在菲律賓棉蘭老島異常活躍的反政府武裝“毛特組織”、埃及西奈半島的極端組織“耶路撒冷支持者”等。另一方面,此前來自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眾多極端分子紛紛前往中東,參加“伊斯蘭國”。“伊斯蘭國”這種向國際擴張的態勢成為其如今對全球形成恐怖威脅的一個重要原因。

  “隨著國際社會在中東地區對‘伊斯蘭國’的圍剿不斷加劇,該組織開始呼吁號召其支持者、追隨者在自己所在國家發動恐襲,以示對于該組織的支持。”李偉指出,“伊斯蘭國”對于其支持者、追隨者的這一影響,正是當前歐美等國頻繁遭受恐襲的一個突出因素。分析此前發生在法國、德國、比利時和英國等國的幾起恐襲不難發現,發動襲擊者雖有移民背景,但多是土生土長的本國人,是在受到“伊斯蘭國”極端思想的影響之後,自我激進化,進而發動恐襲。

  美國《華爾街日報》也在5日的報道指出,近日發生在英國倫敦的連環恐襲案就正值“伊斯蘭國”號召發動對西方平民的襲擊之際。自5月底以來,“伊斯蘭國”成員就在網上散播海報,發布信息,號召對歐美國家平民發動襲擊。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所長孫德剛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指出,隨著國際社會近來加大對“伊斯蘭國”的打擊力度,該組織在伊拉克、敘利亞等國控制的土地已經喪失2/3。在這樣的情況下,“伊斯蘭國”試圖通過外線作戰,緩解內部受到的壓力。

  法新社也注意到,隨著“伊斯蘭國”近來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節節敗退,數百名來自東南亞的極端分子可能回流,成為地區安全的隱患。

  “這種恐怖活動的發展,僅靠國際社會在中東採用軍事手段打擊很難遏制,反而可能出現另外一種趨勢,那就是各國在中東的軍事打擊力度越強烈,越容易招致‘伊斯蘭國’在世界各地尤其是在歐美國家的支持者、追隨者針對本國實施更加激烈的恐怖活動,顯示他們效忠‘伊斯蘭國’,並且報復西方國家的打擊。”李偉説。

  分散襲擊 更難防范

  俄羅斯衛星網4日報道稱,根據敘利亞軍方消息,敘政府軍及其盟軍在阿勒頗省東部摧毀了“伊斯蘭國”的最大據點。與此同時,奪取“伊斯蘭國”在敘大本營拉卡的總攻已在緊密籌備之中。

  伊拉克政府軍4日也稱,伊什葉派民兵組織“人民動員組織”日前奪回了伊拉克北部邊境一座被“伊斯蘭國”佔領的重要城鎮,伊政府軍收復“伊斯蘭國”控制的最大城市摩蘇爾的戰役也已進入最後階段。

  隨著國際社會加大反恐攻勢,“伊斯蘭國”在中東的據點日漸萎縮。一些分析認為,近期頻繁發生在世界多國的恐襲案件,可能是“伊斯蘭國”的“最後努力”。

  “國際社會不能容忍‘伊斯蘭國’繼續憑借控制大片土地而對各國形成日趨嚴峻的威脅,因此收復他們佔領的土地是一個必然趨勢。”李偉指出,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伊斯蘭國”就會隨之灰飛煙滅,更不能簡單地將收復該組織控制的土地視為反恐勝利的一個標志。“事實上,在此前‘伊斯蘭國’沒有控制伊拉克、敘利亞的土地時,他們的活動已經十分頻繁。收復土地只是在形式上遏制恐怖主義,但是本質上,該組織對于極端意識形態的傳播始終沒有停止,而且這種傳播對于全球極端分子的影響是持續的。”

  孫德剛也認為,雖然從目前控制的領土來看,“伊斯蘭國”的確正在走下坡路,但是未來它更有可能採取類似“基地”組織的襲擊方式,隱藏自己,分散襲擊,並且多在平民聚集的劇場、商場等地發動“獨狼式”襲擊,這將進一步增加世界各國的防范難度。

  現在看來,“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的恐怖威脅仍然十分嚴峻。找到全球恐怖活動肆虐的深刻病因,更好地遏制“獨狼式”、“團夥式”等恐襲“新常態”頻繁發生是當務之急。

  “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國際社會必須切斷其資金鏈、軍火供應鏈,阻斷極端思想的網絡傳播途徑。作為全球恐怖主義的策源地,國際社會還應加強中東地區的安全治理,幫助中東動蕩國家樹立中央政府權威,增強治理能力,恢復秩序。”孫德剛指出,各國只有在反恐行動上加強合作與協調,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力量,才能真正標本兼治。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