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黑天鵝因素困擾歐洲金融市場

  眼下,最讓倫敦金融城交易員頭疼的是政治不確定性。2017年是歐洲大選非常集中的一年,首先開始的荷蘭和法國大選已經開始深度擾動歐洲金融市場。

  丹斯克銀行發佈研究報告認為,荷蘭自由黨和法國國民陣線的崛起使今年歐洲大選對資本市場産生了空前影響。無論是自由黨黨首海爾特維爾德斯還是國民陣線黨首勒龐,競選綱領都直指歐元區成員國地位,使得市場高度緊張。近期民調顯示,極右政黨當前處於領先地位,這一態勢也成為主導2月份歐洲金融市場的主要事件。

  在外匯市場上,極右翼政黨影響力的提升和未來大選的政治不確定性給歐元帶來了利空。數據顯示,在整個2月份,儘管歐洲一系列宏觀經濟數據好于預期,但是歐元對美元匯率仍下滑了1.96%至1.05附近。不可否認,歐元下跌部分是因為歐洲央行與美聯儲貨幣政策分歧所致,但是政治風險對於歐元的打壓不容小視。

  歐洲政治黑天鵝事件出現的可能性使投資者對避險資産和貨幣的需求不斷上升。避險需求造成美元和黃金在2月份出現了少有的同步上升態勢。其中,紐交所黃金價格上漲3.5%,美元指數則從99.64上升到101.14。由於避險需求高漲,致使歐洲市場對德國國債和法國主權債務違約互換需求上升。數據顯示,在勒龐于2月初正式啟動競選之後,法國10年期政府國債收益率在2月6日快速飆升至1.139%,甚至高於愛爾蘭10年期國債收益率。大量避險需求導致德國債券收益率快速下降,法德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差值達到78個基點。這一差值至2月底仍舊維持在70個基點左右。與此同時,法國5年期主權信用違約互換也已經上升到3年半以來的最高水平,超過70個基點。

  值得關注的是,當前市場擔憂的政治不確定性並非僅來自荷蘭大選。天達資産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菲利普肖日前表示,儘管荷蘭自由黨可能獲得議會二院選舉的相對多數席位,但是其難以獲得絕對多數而單獨組閣。在當前其他主流政黨拒絕與之聯合組閣的背景下,自由黨黨首問鼎首相之職的可能性極低。

  事實上,市場數據也支撐“荷蘭大選市場影響力有限”的論斷。3月1日的數據顯示,歐元對美元兩周的隱含波動率僅為8.95%。工銀標準的分析師湯姆肯德爾表示,即使臨近荷蘭大選,核心歐洲股票市場指數也未發生太大變化,尤其是荷蘭AEX指數仍處於多年來的高位。

  菲利普肖表示,當前市場對於風險的認知主要集中在法國大選。法國將在4月份舉行第一輪總統大選、5月初舉行第二輪大選,並在6月份舉行國民議會選舉。法國政治不確定性成為二季度主導歐元匯率的關鍵因素。數據顯示,當前歐元對美元3個月隱含波動率已經接近英國脫歐公投前水平,凸顯了市場的擔憂程度。

  儘管存在上述擔憂,但是各大投行認為勒龐極有可能在第二輪大選中被擊敗。即使勒龐出乎各方預料當選總統,國民陣線難以在短期內贏得國民議會多數席位的局面將制約勒龐極端政策的實施。

  然而,自從去年英國脫歐公投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兩大事件發生之後,歐洲投資機構不再願意單邊下注,對衝風險情緒空前上升。就當前歐洲政治不確定性下的市場操作調整,丹斯克銀行認為,短期內投資機構有可能進一步低配歐洲股票。為了避險,投資者將更加關注固定收益類資産,資金也將流向美國、德國和北歐國家。但是考慮到當前全球通脹已經開始抬頭,未來一旦政治風險進一步加劇,歐洲市場資金將主要流向日元和黃金等避險幣種和資産。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資本市場公司宏觀策略師傑雷米斯萊切認為,圍繞法國大選的不確定性可能將10年期法國國債與德國國債利差推升至100個基點;大量資金流向非歐元資産也有可能導致歐元對美元匯率短時間下降至1.04的低位。(經濟日報駐倫敦記者 蔣華棟)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