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國際新聞

在美留學生活引人唏噓:沉迷打遊戲混沌度日

在美留學生活引人唏噓:沉迷打遊戲混沌度日

美國大學電競室內滿是華裔學生的面孔。(圖片來源:美國《僑報》 聶達 攝)

   據美國《僑報》報道,有不少留學生圈內的人,其內心的憂鬱和苦澀不免讓週遭的人們唏噓,他們家境優越、衣食無憂,可他們不僅學無所成,甚至荒廢了大把的光陰與青春在國外混沌度日,陪伴他們的是日復一日的網絡遊戲和距離住所最近的快餐。

  沉迷打遊戲 在美做宅男

   葉先生朋友的孩子小葛多年前就因為學習成績不佳,而被葛先生夫妻倆送到了國外讀書,如今十年過去了,小葛已經從當初高中生長大成人,與小葛同齡的夥伴們也都已經完成了從校園向社會過渡的成長過程,不少朋友陸續結婚生子,但是令大家所難以置信的是,十年過去了小葛似乎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十年前剛剛離開中國時那個只愛打遊戲的大男孩,一眼望過去,將近兩米的個子配上一張憨頭憨腦的娃娃臉,有些羞澀地躲在人群中,只在談論起電腦遊戲才滔滔不絕,但仍不與任何人發生眼神的交流。

   小葛的父母都是聰慧有才且對待他人十分熱情的人,葉先生與葛先生全家(包括小葛)最近一次相逢在他們共同好友孩子的婚禮現場,一向神經大條又愛説愛笑的小葛媽媽説道:“你看人家孩子都結婚了,我們這個(小葛)還像個孩子一樣什麼都不懂,都快急死人了,這次回國之前我還教他,要是坐飛機的時候看到周圍有中國女孩,就試著主動點走過去幫人提提行李什麼的,要是能聊上天就更好了,留個聯絡方式,這不就成了嗎?!可是我看我這兒子也太杵(方言:木訥)了,比大姑娘還不愛説話。”

   然而,這一次回國探親,葛先生可沒有太太那麼好脾氣,尤其看著朋友的孩子結婚的結婚,發展事業的發展事業,再看看自己的兒子,除了不停上漲的體重,一無所獲,葛先生向葉先生抱怨道:“這些個年,我們為他花的錢,按照百元美鈔算,就算是一張一張地趴在地上碼,也能從中國碼到美國了,但這孩子現在連個大學畢業證都沒給我拿回來,更別提女朋友了,這次回來我看見他第一眼就忍不住脾氣了,現在足足長到了200多斤,我問他天天都吃什麼、幹什麼,他説沒什麼,我問他的中國室友,人家告訴我,他能一連幾天天天吃披薩,房東美國老太太都看不過去了,給他做了點沙拉送上去,其他的時間他就成天都在打遊戲。”

  混沌度日 生活能力退化

   無獨有偶,與小葛的情況相似,四年前,小黎來到美國“留學”,認識了幾乎同期來到美國的小賈,兩人當時一同就讀語言學校,研究入學的事項,閒暇時間兩個男生也會一起打打遊戲,留學生活的簡單、同步順理成章地讓他們成為了室友。

   然而,一段時間過去了,小黎順利地完成語言課,準備入學,小賈卻遲遲沒能完成語言學習,更不要説拿到錄取通知,而是近乎重復地打遊戲、上網。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小黎曾試圖提醒小賈,生活不能這樣過下去,但以失敗和不耐煩而告終的談話,終究隨著忙碌的生活和一點點過去的時間變得越來越少。

   兩年過去了,小黎和小賈最初租住的公寓裏已經來來去去換了不知多少室友,而最初住在這裡的小賈和小黎不但沒有搬離這間公寓,兩年間小賈在生活能力上已經“退化”到成為了小黎的負擔。小黎表示:“原本小賈自己是有車子的,但是一年前因為錯停在了別人的車位上,車子被拖走了,小賈居然沒有索回車子,只是淡淡地表示:哦,算了,那就不要了。後來,他基本外出都只能跟著我,兩年都沒有入學的他也不需要往返學校,外出也只是解決吃喝的問題,以前小賈還會步行到小區附近的餐廳買點快餐,最近我開始實習,很久沒有注意他是怎麼生活的,直到有一天我才發現,他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過了,吃飯也都是叫外賣,其他時間完全沉浸在電腦遊戲的世界裏,這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關鍵詞: 遊戲;小葛;生活;小賈;過去;小黎;美國;沒有;孩子;葛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