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內人士揭秘電影修復行業形態 成本收益難成正比

2019-10-21 15:22:00來源:新京報

《決勝時刻》中的歷史記錄鏡頭修復得非常清晰。

《開國大典》的資料片鏡頭修復難度最大。

動畫電影的修復難度不比真人電影小。

  修復電影是一項枯燥乏味又艱辛的巨大工程,但意義非凡。近年來,隨著越來越多經典電影以數字高清修復版的面貌重登院線,電影修復這個行業也逐漸進入了大眾的視野,這些經典帶著更加清晰生動的形象重新出現在大銀幕上,接受觀眾的檢驗。其中有《英雄本色》、《阿飛正傳》等一批老港片;也有《大鬧天宮》、《邋遢大王奇遇記》等經典國産動畫,還有10月18日在院線上映的《開國大典》……很多電影節也開始開設“修復經典”單元,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懷舊觀影熱潮,這些電影的重現也帶來了很多新名詞,如4K修復、分辨率數據、膠片還原等。對大多數人來説,電影修復工作依舊是一個神秘地帶,是什麼樣的技術讓老電影煥發全新的生命力,修復要經過多少工序?哪些人在從事這門工作?觀眾又如何看待修復電影?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業內從事電影修復的專家和學者,抽樣調查觀眾對修復電影的看法,總結分析修復電影在影市的市場現象,揭開這個行業的神秘面紗。

  《開國大典》

  黃建新看4K修復版有穿越的感覺

  在前不久上映的電影《決勝時刻》中,經過修復的開國大典影像以彩色4K超清畫質出現在大銀幕上,這段4分鐘的彩色紀實影像被無數觀眾稱為電影的最大看點和驚喜,但就是這四分鐘,在導演黃建新看來這段紀錄片段能夠以如此清晰的方式出現在影片中是一種天作之合:“有人跟我説,手機上看到了毛主席在開國大典的彩色錄像,我一聽就覺得很不尋常,因為我拍攝《建國大業》的時候,找遍了國內的資料庫也只是幾段黑白影像。”

  黃建新了解到,其實1949年的開國大典原來是有彩色影像的,當時中央政府還專門邀請了蘇聯莫斯科電影製片廠的攝影師來拍攝,遺憾的是一場意外火災毀掉了這些珍貴資料,最後被搶救出的殘余膠片,正是毛澤東主席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片段。後來黃建新派了團隊去俄羅斯找這些資料,找到了一段4分鐘、16毫米膠片拍攝的開國大典的影像,於是就買了下來。由於時隔70年,膠片質量已經變得極差,經過轉4K技術後,才讓膠片重獲新生,“我聽説4K轉換技術可以做出來就非常激動,於是找到一家公司兩個月時間加班熬夜做出來,後來我看到這段珍貴原片,看到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的和藹眼光,自己都有穿越的感覺。”

  膠片劃痕一天只能修復一秒

  10月18日,上映的《開國大典》的修復工作由三維六度(北京)文化有限公司負責完成,他們在去年9月就有了這個念頭。正如同傳統修復技術,修復的基本單位依然是人工。修復師在重新掃描膠片後,需要一幀一幀修掉膠片上的臟污、裂痕、變色。

  《開國大典》總製片人、三維六度首席技術官周蘇岳告訴新京報記者,整部電影共包含1082個鏡頭、24萬幀畫面,鏡頭大致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是資料片,共有72個鏡頭,佔比6%(這些資料片鏡頭來源於1949年及1949年之前戰場記者所拍攝);第二類是全新拍攝經特效合成做舊的鏡頭,佔比6%;剩餘88%的鏡頭則是1989年實拍的彩色畫面。他坦誠地表示,“對我們來説修復最大的挑戰來源於影片中72個資料片鏡頭,這些鏡頭在影片中只佔十分鐘,但事實上卻花費了600個人/天去完成這件事,用了整個修復團隊70%的時間。”

  據悉,這72個資料片鏡頭是1949年及1949年之前戰場記者所拍攝的,分別是8毫米和18毫米的黑白片,當年《開國大典》把這些資料片翻印到35毫米的膠片時,呈現在大屏幕上的畫質損害較大,這也給30年後的修復帶來了更大的難度。“舊資料片不僅鏡頭不穩定,很多膠片還存在大量劃痕,最難修的是夜戲、雨戲、煙霧戲、特效戲和高亮戲,有時候修復一個鏡頭要做三天,有時一個鏡頭可能只需要十分鐘。這些片子是當年剪進來的,用光學方式又重新複製的,因此它原有的臟點、油污、劃痕、變形已經固化在膠片上面了。修復的難度非常大,修復師可能一天只能修一秒,只能修24格。”

  周蘇岳説,“影片4K修復,我們正片工作量的百分之九十靠AI技術來解決,但是人工部分花了人力的百分之九十的時間。從4K新版本看片會播放的效果來看,雖然修復難度極大,但完成度很高。相較原版中的劃痕,4K新版畫面中的劃痕狀態基本已經得到了‘根治’。”與此同時,《開國大典》4K修復版還對聲音的表現進行了提升,將當年影院因為播放設備水平較低,無法聽到立體聲的遺憾一併彌補,周蘇岳非常自豪地告訴記者,連毛主席的呼吸聲、蔣介石的嘆息聲都可以聽到。

  科普

  電影修復是和時間賽跑的“搶救”

  對多數修復師來説,電影修復是一門和時間賽跑的“搶救性工作”,2006年,中國電影資料館牽頭啟動了“電影檔案影片數字化修護工程”項目,在中國內地率先開始了發現、收集、拯救、保存中國膠片電影的工作。這一年,王崢經過了中國電影資料館的面試、考試,成了一位電影修復師,對修復他一直都有很大的成就感和緊迫感,很多檔案資料必須搶救,再不修復就毀了。王崢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電影資料館修復團隊大概有30人左右,每年都要修復約150部老膠片電影。

  過去儲存電影的介質主要是膠片,而早期膠片都採用硝酸片基,這是一種比紙更易燃的物質,(雖然在1960年之後基本被醋酸片基、滌綸片基取代),但不管是哪種片基,都很難在常溫下保存很久。中國電影資料館副館長孫向輝曾在上海電影節上説:“我國國産影片保存下來的不到兩萬部,其中至少半數影片需要修復。”褪色、撕裂、臟點、霉變、劃痕、酸變、收縮、扭曲,一旦這樣,珍貴的影像就容易離人遠去。一般來説,電影修復分為物理修復、數字修復、藝術修復三大步驟。年代久遠的電影老膠片,往往會有灰塵、污垢等表面問題。物理修復,即對老膠片進行接補、清潔等工作,以便後續的數字化掃描。

  4K和2K修復成本差異巨大

  從具體工種角度來説,一般初級修復師(工作三年以內)都是做最基礎的修復工作,中級修復師則會專門針對丟幀、抖動、閃爍等複雜問題進行集中修復,而高級修復師,則是修復工作的總控師,進行全局的把控,以及處理一些特別難的修復鏡頭,比如需要用特效去修補的鏡頭。例如一部影片大概有12萬到15萬幀,往往需要十來個人共同修復完成。如果一個人負責十分鐘,也相當於一萬多幀,這也是極大的工作量。有時甚至會遇到反復返工檢查修復的情況,一天也修不了多少幀,這就要求修復師們必須得有極大的耐心,同時也必須十分專注,才能不放過任何一幀的遺漏。

  從事8年修復工作的修復師甄珍説,4K修復和普通2K修復在基本步驟上沒有區別,而其之所以還沒有完全普及,是因為需要更多的人力、財力,價格方面,普通的2K修復(分辨率20481556)完全依靠人工修復大概在兩個星期左右能完成一部,花費大概在30萬元左右;而4K修復(分辨率40963112),工作量是普通的4部,因而起碼在兩三個月、甚至半年之久才能完成一部影片的修復。電影修復之後看上去流暢、清晰,但這個“舊貌換新顏”的手術背後卻是一大堆金錢投入,電影修復從來就是一門大産業。對任何公司來説修復老片都是不小的開支,周蘇岳表示,《開國大典》從修復、投資到上映大概花了千萬級別,不過這樣一部帶著歷史重量的電影,是非常值得的,上映後也會産生新的票房收入。

  電影修復流程

  物理修復:清潔、接補

  數字修復:檢查、掃描、輸出、畫面修復、聲音修復

  藝術修復:調色、請主創演員指導

  合成:聲畫合成、製作DCP

  鑒定保存:請專家鑒定、用硬盤等磁盤保存

  ■ 解析

  電影修復前景如何?

  從目前中國影市的情況上來説,修復版電影的上映成為越來越常見的事情,前段時間有消息指出經典影片《海上鋼琴師》4K修復版也將在內地上映,一時間也引起很多影迷的討論,“去電影院還給經典一張電影票”成為一時熱評。在不少電影節上,很多4K修復版的影片成為火爆的搶票對象,一票難求的火熱觀影現象讓這些經典影片似乎越來越找到了自己的市場價值。如今,修復電影重映成為一種潮流,越來越多投資方將目光聚焦於此,想挖掘可能的商業潛力。

  容易引發懷舊情結,但難出爆款

  2009年,王家衛的《東邪西毒》修復上映開啟了華語片的修復重映潮,一度拿下3400萬票房,讓觀眾開始熟悉“老片修復”這個詞語,後來《倩女幽魂》、《新龍門客棧》都被修復上映,但票房表現並不佳。吳宇森執導的經典電影《英雄本色》4K修復版在2017年11月上映,儘管“影齡”有30多年,但前期的觀眾想看人數與同期上映的好萊塢大片《正義聯盟》不相上下。新京報記者統計發現,這些重映經過修復的電影需要巨大的人力和時間來完成,但上映後收割的票房落腳點幾乎都只有幾千萬,票房分析師羅天文告訴新京報記者,重映的電影主打“情懷”、“懷舊”,會有一部分固定的觀眾進電影院“溫故知新”,但很難成為每人都買票的超級爆款:“雖然名垂青史的影片會引發觀眾的熱捧,但是這樣的懷舊潮現在並不能長期奏效,再加上現在的放映資源有限,很多經典老片重映只能在全國藝聯專線上放映,這類老片的票房大多不能過億,例如《阿飛正傳》修復版重映也只有2000萬票房,不是所有老片重映都可以掙錢,如果是簡單的翻新、上色,對於見多識廣的觀眾沒太大的意思,這類影片在營銷宣傳上還要進一步探索更適合現今觀眾的路子。”

  資金投入大,專業人才匱乏

  1987年的《倩女幽魂》經過近一年的修復後重新上映,香港導演吳思遠表示修復一部影片的起碼成本是200萬人民幣,把電影修補得越好,要花的錢就越多(例如美國修復重映《白雪公主》花費高達300萬美元)。從事5年工作的修復師範黎也向記者介紹,修復工作實在繁瑣,一天一個工作人員一般只能完成100到200幀的畫面修復,一部保存完好的電影簡單的修復就需要兩個星期,若是要達到美學標準,一幀幀地精心還原需要幾個月甚至一兩年的時間,若是遇到損傷非常嚴重的老電影,例如《漁光曲》,就要近兩年時間才能完成。

  從電影修復事業自身來説,在這行的專業人才缺乏也是發展中遇上的困難,成為電影修復師要經過系統的培訓,從理論上説,不缺可從事修復工作的專業人士,缺乏的是願意做修復工作的人才,很多修復機構也遇上了人才青黃不接的尷尬境況。“修復影片對於普通觀眾來説可能就是情懷,但對於我們電影資料館員工來説就是一種責任,我們需要儘快去搶救修復老電影資料和檔案,這也是我們未來一直致力的重要目標。”王崢説,修復工作是需要情懷才能堅持下來的工作,就像以前團隊修復《盜馬賊》可以兩個星期不回家,繁瑣、困難的時候也需要翻來覆去地調試修改,如果不熱愛電影,這一行是無法堅持下來的。(采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編輯:高鶴溪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