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評:且為共和國“掃地僧”輕輕鼓掌

2019-09-27 09:27:00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共和國就要迎來七十週年大慶了,各路媒體的聚光燈驟亮,讓眾多平時我們不太記起的形象,閃閃發光——正是他們,為我們那些閃亮的日子,絲絲縷縷帶來熱能,帶來光源……

  然而,英雄如果走在身邊,也看似平凡如你如我。

  袁隆平,潛心水稻研究,育出良種遍耕天下,讓十幾億國人不復有饑餒之虞,功莫大焉,此翁平時也就像一位喜歡在田間地頭遛的老農民;南仁東,殫精竭慮讓中國“天眼”怒睜的首席科學家,一個人、一輩子、一口鍋,一生只做一件事,在貴州深山裏啃著冷饅頭,和寨子裏的老漢沒啥兩樣;周汝昌,紅學家,一個開蒙很晚的村童,到老仍像赤子,學貫中西,頂著一頭亂蓬蓬的白髮,説起學問到會心處,喜歡嘩啦啦大笑;秦怡,紅透半邊天的電影藝術家,過了九十歲,還為了排戲在高原每天顛簸六七個小時,還樂意在《妖貓傳》裏扮個不知名的老婢女……

  他們,求仁得仁,活得樸素、單純而執著,只要沉浸到外人不解而他們敝帚自珍的事業裏,很容易就會快活起來,渾不在意名韁利索、富貴榮華。就像金庸小説中,少林寺藏經閣那位掃地僧,雖擁驚世武學,不炫不矜,無喜無悲。

  每一個“掃地僧”,每一副赤子心腸,背後都有一份舍我其誰的家國擔當。

  家國擔當,不僅僅扛在英雄的肩頭,也攥在億萬國人的掌心。

  曾經,一個女中學生的話,被網友瘋轉,“當英雄路過的時候,總要有人坐在路邊鼓掌……我不想成為英雄,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其實,當英雄和給英雄鼓掌,並不矛盾。路邊鼓掌的人,也在傳遞熱和光,自己也是發光體。平凡如你如我,一生中總有一些機緣,有一些瞬間,有一種日積月累,也在塑造英雄的模樣。上海優秀法官鄒碧華,肩擔司法改革重任,卻在年度會議讓傳達室老師傅上臺講自己的故事,一年收發了無數報紙信件,從無差錯,“把簡單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簡單”,鄒碧華率領法官們將掌聲送給這位“掃地僧”式的老收發。這是英雄之間的惺惺相惜,是一位英雄在給另一位英雄鼓掌。

  掃地僧有少林寺藏經閣,袁隆平有遼闊的水稻實驗田,南仁東有“天眼”,秦怡有舞臺,周汝昌有講壇……能否當英雄,不獨要靠自身努力,更要有好的環境和正向激勵機制。

  比如“中國天眼”,現在看來,就是一則神話。

  上世紀90年代,中國科技界還在艱苦爬坡,小説家劉慈欣也尚未開筆寫《三體》。那時最牛的“眼”,是美國波多黎各島山谷中的單面口徑射電望遠鏡——阿雷西博,直徑350米,被認為是“不可超越”的世界之最。那時的中國射電望遠鏡,直徑不如人家十分之一。而在日本享受世界級別的科研條件和薪水的南仁東卻堅持回國,帶回一個近乎瘋狂的想法:在中國建設新一代射電“大望遠鏡”,接收更多來自外太空的訊息!

  中國百廢待興啊,投鉅資就為玩星星?祖國信任南仁東,“天眼”工程浩蕩啟幕。選址用了12年,立項到落成又是9年。500米口徑的“天眼”睜開,中國做成了沒有先例可循、“世界獨一無二的大科學工程”。

  所以,“天眼”了不起,南仁東們了不起,有容乃大、站高望遠的共和國了不起。

  有了國家的信任、國民的善意,南仁東們方有了機緣,成為國之魂魄民之肝膽。

  有少年英才、白髮英雄藹然走過,有民眾在路邊輕輕地鼓掌,這樣的國家,很美好很和諧。

編輯:高鶴溪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