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費不菲卻一座難求 京城付費自習室突然火了

2019-10-22 16:06:00來源:北京日報

  “圖書館很難佔到位子,家裏學不下去,書店、咖啡廳裏環境又太嘈雜。”王先生是一名“大齡考證青年”,白天在朝陽門附近上班,晚上需要找個不受打擾的安靜環境好好看書學習。聽説公司附近開起了一家付費自習室,立馬開始了每天晚上的學習打卡。“在這裡自習的小夥伴都很拼,坐在這兒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大學自習室裏。”

  目前,北京市內的付費自習室已有20多家,其中一大半都扎堆在最近半年內開業,儘管如此,有些地區的自習室仍然會出現一座難求的局面。付費自習室安靜沉浸的環境戳中了不少人的學習剛需,似乎正悄然成為又一個創業新潮流。

  花錢買環境 單日卡售價近百元

  為了營造靜謐的學習環境、提升注意力和學習效率,許多付費自習室採用密閉的暗室環境,一進去就感到一種肅靜的氛圍。幾排長條形的桌子被隔檔分成一個個寬約1米的小格子間,每個格子間裏面都配有檯燈、插座、置物臺或是帶鎖的儲物櫃。有的自習室還提供類似學校圖書館裏的大桌子,一張桌子兩側可以同坐6個人一起學習。

  瞄準復習備考、充電提升的市民對於學習環境的剛需,付費自習室也價格不菲。記者在團購平臺上發現,北京地區付費自習室每小時的價格通常在10元左右,單日卡售價則在60元至90元不等。

  不過,許多自習室里長線備考的“回頭客”都不少,自習室也都專門提供年卡、月卡、儲值卡等各種促銷手段,為長期學習的學員提供較大幅度的優惠。“我辦了一張季卡來準備法律資格考試,總共花了2000元出頭,平均每天才20多塊錢,感覺很划算。”一名學員説。

  學習勁頭足 日均上座率過半

  “我們總共有45個座位,每天在座的都能保持在30個人左右,要是算總人次,一天能有五、六十人,週末有時候甚至能達到七、八十。”中關村一家自習室已經開業4個月,店裏工作人員説,目前已經有了比較固定的學習人群。下午5時,記者在自習室裏粗略數算,上座率大概有60%。

  安靜的學習氛圍、友好又互不打擾的學習環境之下,付費自習室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學員。大望路一家自習室的工作人員向記者展示了預約系統,每天早晨7點半學員開始在系統裏預約當天的自習位置,到早上10點的時候,幾乎所有座位都已經被訂滿了。朝陽門一家自習室是今年9月新開的,剛結束試營業的階段,到了晚上快10點,幾張桌子前仍然坐著8、9個正在認真學習的人。

  “自習室裏面就像另一方天地,看到大家都在用功學習,我也不好意思偷懶。”小張去年經歷了考研失敗,今年準備再次為北大夢衝擊一把,已經在中關村一家自習室裏學習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在這裡學習時注意力很集中,兩個小時的學習效果遠遠超過家裏的半天甚至一天。”

  和小張有同樣感受的人不在少數。記者在一家自習室門外的留言墻上發現,在這裡學習的主要是準備考研、申請留學的大學生和復習考證的白領,不少紙條上都寫著目標名校,或是託福、GRE、註冊會計師、執業醫師等考試的衝刺口號。留言中甚至還有少數“中考加油”“高三衝鴨”“期末考試年級前20”等字樣,一些中學生也成了這裡的“常客”。

  學員變老闆 自習室成創業新寵

  目前,北京地區大大小小的付費自習室已有20多家,其中一大半都是最近半年新開的。

  説起開辦付費自習室的初衷,好幾名創始人都曾有過一段在肆閱空間自習室學習的經歷。肆閱空間是北京最早出現的付費自習室之一,去年5月開始營業。肆閱空間創始人何敬平説,最初想到要創辦自習室,也是因為自己考證期間總是找不到一個能專心學習的地方。

  “最近半年裏新開了有十多家,其中大概三分之二都是在我們這兒上過自習的人。”何敬平説。由於付費自習室在美團點評上還沒有單獨成為一種新的門類,所以大都暫時歸為教輔、培訓一類,創辦者需要上傳“教師”介紹和照片。看到許多照片,何敬平都覺得臉熟。“我覺得這是個好事,開自習室的人多,也説明願意主動學習的人多起來了。”

  目前,市內大部分付費自習室集中在中關村、五道口、望京和大望路等學生和白領的聚集地。

  擁有2154萬常住人口的北京從不缺少考生,且每年都會更新。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北京註冊會計師考試的報考人數為15.3萬,而今年報考司法考試的人數接近4萬,是全國最大的獨立考區。源源不斷的考生,正是付費自習室的最大客源。不過,考生群體有限的消費能力,使得付費自習室的盈利面臨考驗。

  據透露,“肆閱空間”在開業10個月後才首次實現月收支平衡,預計3到4年才能完全收回成本。而隨著更多競爭者的加入,付費自習室將不得不在有限的空間內拓展增值服務。(實習記者 楊天悅)

編輯:李婷婷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