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喚一八五 景叫兵團人——全國首家兵團5A級景點“一八五團”行記

2019-10-12 10:02:00來源:你好台灣網

  你好台灣網10月12日消息(記者 李展鴻)在新疆阿勒泰地區,祖國的西北之北,有一個非常、非常特殊的國家5A級景點,它的名字,叫“一八五團”,在一八五團的絕美風景之外,有一種風景之外的最美風景,他們的名字,叫兵團人。

  近日,由中國報業協會與新疆阿勒泰地委聯合主辦的“全國黨報百名社長主編走進阿勒泰聯合採訪活動”走進了這個特殊的景點,採訪團以“一八五團”為典型,報道邊疆衛士們可歌可泣的戍邊事跡,感受兵團人為建設祖國“獻完青春獻終生,獻完終生獻子孫”的崇高精神。

  “西北之北”景區(一八五團供圖)

    

  美的展覽館 西北之北的絕美風光

  一八五團,一般人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會是一個景點的名稱。一八五團的全稱是“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十師一八五團”,團場覆蓋範圍大致在阿爾泰山西南,祖國第二大沙漠古爾班通古特沙漠西北邊緣,與哈薩克斯坦共和國隔河相望,素有“西北邊境第一團”之稱。團場距離北京天安門直線距離超過3400公里,是西北方向離祖國地理中心最遠的邊境團場,堪稱西北之北。

  白沙湖景區(一八五團供圖)

  提起西北之北,人們容易聯想到的畫面是荒涼的戈壁與大漠,但事實上,一八五團不但風景宜人,而且可稱是一座美的展覽館,因為在這裡,遊客可以欣賞到天山以北的幾乎所有地貌元素。沙山腳下的白沙湖是景區的核心景點,一年四季風姿萬千,漫步於此,可得一份離塵脫俗的幽靜安閒。三千畝原生白樺林,身姿修美,搖葉私語,西北最大規模的鳴沙山,沙質綿細,鳴聲如雷。登高遠眺,即是邊境外的異國風光,興盡腿乏,則到哈薩克族人家喝一杯香濃的奶茶,圍幾閒話。及至夜深,西北的天空又擺出漫天的星斗,使人胸襟暢曠,心地清靈。

 

 

 

 

  一八五團景區風光(一八五團供圖)

  永不復員的兵 永遠向前的團

  今天的一八五團景區,已是山水醉人,瓜果飄香的美麗花園,但半個世紀以前,這裡卻還是一片劍拔弩張的荒漠之地。這片土地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安全穩定與繁榮富饒,離不開幾代兵團人的艱苦奮鬥和無私奉獻。

  新疆生産建設兵團是在特殊的地理、歷史背景下成立的。1954年10月,中央政府命令駐新疆人民解放軍第二、第六軍大部,第五軍大部,第二十二兵團全部,集體就地轉業,脫離國防部隊序列,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新疆軍區生産建設兵團”,其使命是勞武結合、屯墾戍邊,兵團由此開始正規化國營農牧團場的建設,當時,兵團總人口17.55萬。此後,全國各地大批優秀青壯年、復轉軍人、知識分子、科技人員加入兵團行列,投身新疆建設。

  六十餘年間,幾代兵團人。戍邊,他們是祖國邊境上的血肉長城和生命界碑,屯墾,他們讓新疆大地容光煥發換了新顏。他們“獻完青春獻終生,獻完終生獻子孫”,他們是永不復員的兵,是永遠向前的團,他們是最可愛的人,是風景之外的最美風景。

  在旅遊中巴車上,一八五團導遊曹玉娟為我們唱起了《兵團進行曲》,嘹亮歌聲傳達著兵團人的忠誠與豪邁:“生在井岡山,長在南泥灣,轉戰數萬里,屯墾在天山。不穿軍裝,不戴軍銜,兵的性格,從沒改變。維穩戍邊一肩擔,忠誠寫滿天地間,向前!向前!永遠向前!我們是光榮的新疆兵團!

  邊關最前沿,誰説無人煙,荒涼戈壁灘,變成大花園。國土多寬,兵團多寬,生命界碑, 永不復員……”

 

 

  (一八五團供圖)

  哈薩克族人家(一八五團供圖)

    

  祖國強盛是最大的幸福

  一八五團地處中哈邊境,起著邊境隔離帶的重要作用,既要防止境外敵對勢力滲透,也要防止境內民族分裂分子、暴恐分子、極端宗教主義分子的叛離和外逃。

  在邊境鐵絲網旁,一八五團景區講解員曹玉娟回憶起自己的幼年生活,她説:“六七十年代中蘇關繫緊張時,這裡處於一級戰備的狀態,夜裏很難睡一個安穩覺。爸爸媽媽的槍都挂在床頭,都是上著膛的,槍下全是手榴彈箱,全家每個人枕邊都要備一個乾糧袋,緊急結合號一吹響,爸爸拿上槍就去參加戰鬥,媽媽帶著我和妹妹跟著組織就往沙漠裏跑。一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才結束這種緊張的情況。”

  曹玉娟接受採訪

  如今的一八五團已成為全國首家兵團5A級景區,從不毛之地到美麗花園,從不為人知到聞名全國,年過五十的曹玉娟感慨良多。作為第二代兵團人,曹玉娟經歷過曾經的艱難歲月,也見證了如今的美好時代,深知今日的幸福生活得來是多麼不易,在為採訪團講解的過程中,她幾次哽咽,泣不成聲,因為看著眼前的美好,總會想起過去的辛酸。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她説:“我最傷感的是我的母親,她現在也去世了,在我的印象當中,我的母親好像就沒吃過一頓飽飯似的,那個時候日子苦,母親把所有好吃的都留給了自己的孩子……”

  車行一八五團,曹玉娟手指窗外的一片墓地,動情地説:“這裡是一八五團的十三連,每一個團場都會有這麼一個特殊的連,我們叫他陵園,是為犧牲的兵團戰士修建的。邊境線上一片墳,鞠躬盡瘁兵團人,生前屯墾保邊疆,死後依舊是國門。每一座墓碑都是朝西的,即便不在了,也要為祖國站崗放哨。”

  大樹下,一座一八五團戰士的墓碑靜靜地向西立著(一八五團供圖)

  在軍武哨所門口,曹玉娟説,“可以説,以前一八五團是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我們是一群遠離大家視線之外、以特殊的方式組織起來過著特殊生活的人,是在塞外邊關默默付出的人,現在祖國繁榮昌盛了,發展紅色旅遊全域旅遊,內地的老百姓都能來,他們的每一次到來,都是在為邊疆經濟作貢獻。所以説,祖國強盛,就是我們最大的幸福。在這裡,你也能真正感受到,有一種安全,叫我在中國。”

  

  一生只做一件事 我為祖國當衛士

  “一個哨所兩人站,一段邊境兩人看,一份責任記心間,一生一世守邊關。”祖國西北邊陲的桑德克哨所(現稱軍武哨所)見證了馬軍武夫婦的堅守,為國的堅守,為家的堅守,為愛的堅守。1988年以來,馬軍武、張正美夫妻二人,克服艱苦的生存環境,忍受寂寞,以哨所為家,風雨無阻地在邊境線巡邊、守水、護林。

  馬軍武夫婦在瞭望塔上(一八五團供圖)

  1988年4月,中國與哈薩克斯坦的界河阿拉克別克河發生特大融雪性洪水,桑德克龍口被衝垮,河水改道。按照國際慣例,如果任憑界河改道,將有55.5平方公里的國土將變成哈薩克斯坦領土。一八五團和第十師幹部職工連續奮戰16個晝夜,終於將堤壩的巨大潰口攔堵,讓河水重歸故道,沒有丟失祖國的一寸領土。當時年僅19歲的馬軍武作為兵團民兵,參加了這次驚心動魄的抗洪守土之戰。洪水後,一八五團決定在這裡增設一名民兵骨幹常年駐守桑德克龍口,監測水情、河道,守護堤壩,巡視界河。馬軍武毅然選擇留下,成為這個哨所的第一個護邊員。

  在西北之北這段邊境線上,護邊巡邊是異常艱苦與孤獨的,有時候幾個月見不到人。登上12米高的木質瞭望塔俯瞰邊境,觀察分水閘與河水水位,在邊境線上徒步巡邏,這是馬軍武每天要做的事情,餓了啃饃饃,渴了喝河水,冬天河水結冰,則就著雪吃饃。

  1992年1月,張正美嫁給馬軍武,搬到了軍武哨所,從此,哨所多了一份溫暖,成了一個真正的家。但即使是兩個人,幾乎與世隔絕的邊境生活也同樣充滿了困難與孤獨。張正美説:“在這裡,我要是和他吵架,都沒個拉架的。因為根本就沒別人。”

  哨所所在位置環境惡劣,當地人説,這裡一年可能會“死”四次:春天被洪水嚇死,夏天被蚊蟲咬死,秋天被風沙刮死,冬天被冰雪凍死。這樣的環境對於一名女性來説,更顯艱難。張正美也曾想過離開,但丈夫的堅韌感染著她。張正美説:“每當我堅持不了要倒下時,是愛人用堅強的臂膀為我撐起,他用那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拉著我。”

  張正美沒有穿過裙子,因為這裡是世界四大蚊蟲聚集地之一,夏天外出,一種叫做“小咬”、能把牲畜都咬死的蟲子能爬滿全身,到家後一抖就是一地,一掃就是一簸箕。這裡冬季最低氣溫可達零下40度,狂風暴雪頻發,冰雪封路可長達半年,張正美説:“冬天我外出巡邏回來,就喜歡看到煙囪冒出的煙,因為我也害怕他一個人在家出事,煙就説明他還活著。”有一年界河氾濫,馬軍武處理汛情時落入水中不見蹤影,張正美邊跑邊喊馬軍武的名字,在找到他時放聲大哭,她説:“我只想他活著。”張正美喜歡唱歌,用歌聲消緩兩人邊境生活的孤獨。

  而在馬軍武心中,妻子無怨無悔的支持和陪伴也成了他堅守崗位的精神支柱。有一年,馬軍武在外開會已20余天,張正美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哨所待過麼長時間,適逢婦女節,從來不説漂亮話的馬軍武給愛人發了條短信:“老婆,節日快樂,辛苦了!想你的老公。”張正美説,這是老公做過的最浪漫的事。

  2014年4月2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到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視察工作。馬軍武作為駐守在邊境一線的兵團民兵受到了總書記接見,向總書記彙報了26年來自己和妻子堅守哨所屯墾戍邊的故事。總書記感嘆:“真了不起,我非常敬佩你們。”在馬軍武心裏,這讚美並不僅屬於他,而是屬於整個兵團人。馬軍武向總書記鄭重承諾:“請總書記放心,我會一生一世在哨所守護下去。一生只做一件事,我為祖國當衛士!”

  2017年,軍武哨所配備了新一批護邊員,從此,兩個人的相依為命變成一群人的共同守護。在馬軍武夫妻的帶領下,由1988年至今,軍武哨所創造了31年來未發生一起違反邊防政策事件和違法涉外事件的紀錄。

  採訪團採訪馬軍武夫婦

  風喚一八五 景叫兵團人

  近年來,軍武哨所的條件逐漸改善。2006年,新哨所建成,兩人告別土坯房,幾個月後新哨所通電;2008年,新的20米瞭望塔建成,可以看得更高更遠;2010年,軍武哨所前通了水泥路。隨著一八五團對紅色旅遊資源不斷開發,西北邊境第一連、軍武哨所、抗洪守土紀念館等景點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曾經幾乎與世隔絕的哨所,如今成了遊客必到的打卡“景點”。

  離開哨所前,採訪團成員紛紛向馬軍武夫婦表示感謝,感謝以他們為代表的兵團人為祖國、為在場每一個人的安全,為新疆的建設發展做出的無私奉獻。中國報業協會理事長張建星説:“在這裡,我們都上了一堂震撼的愛國主義教育課。”

  日暮時分,夕陽下的軍武哨所顯得格外神聖莊嚴,金秋季節,院里正熟的瓜果又平添出生活的香甜喜悅。古道西風,風中有一八五團嘹亮的歌聲,“向前向前永遠向前”,紅霞爛漫,風景之外的最美風景名叫兵團。

  馬軍武夫婦 (一八五團供圖)

 

編輯:陳靜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