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資訊 音頻
會員登陸 | 註冊
新聞速覽台灣新聞兩岸新聞網友社區專 題圖 片動 漫Talkshow訪談中華之聲神州之聲
首 頁
 
頭條 | 有聲 | 大陸 | 兩岸 | 臺灣 | 駐臺傳真 | 港澳僑 | 全球概覽 | 閩南客家 | 軍事 | 旅遊 | 運動體育 | 數位資訊 | 娛樂 | 消費流行 | 醫療健保 | 藝文 | 校園
 
 
 
 
 
 
 
早間隨身聽 | 樂遊神州 | 捷運 2011 | 海峽在線 | 國防新幹線 | 文化時空 | 資訊達人 | 早安臺灣
祖地鄉音 | 天風海湧 | 客家鄉親 | 客家天地| 華語音樂匯 | 娛樂在線 | 情歌唱天亮 | 早安臺灣(閩南話版)
 
 
 
 
 
 
所在位置:首頁 > 大陸新聞 > 綜合其他
梁衡:周恩來為什麼不敢與毛澤東翻臉?
www.hellotw.com    日期:2011年12月30日 08:07    來源:人民網   字號:  
 

1952年8月,周恩來與毛澤東觀看體育運動會的比賽

  本文摘自《梁衡紅色經典散文選》,梁衡著,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

  面對毛澤東錯誤指責周恩來為何不翻臉?

  在中國現代政治史上毛澤東和周恩來兩個偉人,是一種很特殊的合作關係。兩人才華出眾又風格各異,長期合作,又和而不同。毛大氣磅薄,開天闢地;周縝密嚴謹,滴水不漏。毛于黨于國,功比天高,但難免霸氣逼人,後又鑄成大錯;周為國為民,竭盡綿薄,總是隱忍負重。於是在長期的鬥爭與合作中,就有一種怪現象,黨外朋友與毛拍案相爭者有之,如馬寅初、梁漱溟;黨內高幹與毛據理相抗者有之,如彭德懷、張聞天。而自遵義會議之後,周作為毛長期的實際上的第一助手,無論毛如何行事,都唯命是從,逆來順受。

  毛、周早已作古,離我們也已漸行漸遠。但人們總還在問一個問題:面對毛的錯誤指責,周恩來為什麼不翻臉?年輕人問得最多,而如季羨林先生這樣閱世甚深的百歲老人,也愛問這個問題。我們多次見面,總不離這個話題。可見,這是國人心中解不開的一個結。我自1998年總理誕辰一百週年紀念時發表《大無大有周恩來》以來,總有人在向我提這個問題。細想起來,這裡有作風、性格、策略、政治智慧諸多因素,而且這也不只是毛周之間特有的現象,古今中外的政治史上大有其例,也都離不開這種組合。

  一、翻臉要有條件和資格

  一般老百姓所説的“翻臉”之事,大都是指新中國成立之後現已被歷史證實了的毛錯周對的事情,如經濟方針之爭,“文化大革命”之爭。但其時,周雖手握真理卻無實權,已失去與毛翻臉力爭的條件和資格。

  翻臉是什麼?就是其一,痛感對方之錯,決不茍同,毫不忍讓;其二,如不能認同和解就一刀兩斷,分道揚鑣,各奔東西。當兩個人的力量、地位平等時,這好辦,當斷就斷,再不見面,頂多只是感情損失;但是當兩個人的力量懸殊很大時又另當別論。如一個小孩子對父親,要翻臉就不大容易。雖事有所悖,理所不容,甚至到了恩斷情絕的程度,但一個孩子既不能改變家長的錯誤,又不能離家獨立生存,翻了以後又將如何?只有隱忍。

  毛澤東是開國領袖,是共和國的國父。新中國成立後他在全黨全國的地位如一家之長。這個地位和勢態是歷史形成的。政治者,勢也。如軍事大勢,經濟大勢,又如山洪、海潮等自然之勢。事物凡一成勢,任何個人之力都難挽回。而且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時很難看清、説清,更不用説堅持和反對了。我在《領袖如父》一文中曾談到這種複雜的關係,茲錄一段如下:

  關於領袖、政黨,列寧曾有一段著名論述:“誰都知道,群眾是劃分為階級的……階級通常是由政黨領導的;政黨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響、最有經驗、被選出擔任最重要職務而稱為領袖的人們所組成的比較穩定的集團來主持的。這都是起碼的常識。”一個黨、一個國家不可能沒有領袖,領袖締造、領導這個國家,就像父親在家庭裏的地位,父親是因血緣而形成統領地位,領袖是因思想之緣而形成領導地位。在長期的鬥爭中,領袖總結人民和社會的思想成果,形成一種思想,又將這種思想再灌輸到人民中和事業中,再總結,再灌輸,上下循環,如河川經地,似血脈布身,就與人民、國家、民族建立起一種千絲萬縷、血脈相連的關係。一個國家、民族、政黨必須統一在一種指導思想之下,這種思想常常就以領袖的名字來做標識。領袖屬於這個群體,群體推舉、選擇和塑造一個領袖,然後再將群體在實踐中所提煉出的思想交付給他,以之為燈塔、旗手,而旗手只能是一個。所以鄧小平説,毛澤東思想不是毛澤東同志個人的思想,是全黨在鬥爭實踐中的思想總結。也就是列寧説的,通常是由作為領袖的人來實現的。領袖與黨、人民、國家、民族有了如此深的思想之緣,就如父親與家庭的血緣一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能一下子分清你我。

  當新中國成立之時,毛澤東走過萬水千山,經歷千難萬險,已被全黨接受為列寧據稱的“領袖”。他所以能力排眾雄,越過陳獨秀、瞿秋白、王明、周恩來、張聞天,一路大踏步走來,獨領風騷,只因一條:就是實踐檢驗,在無數次的流血、失敗中,只有他的意見屢屢正確,一試就靈。從具體的戰鬥、戰役到與國民黨鬥法、與美國人鬥法、與斯大林鬥法,都無不鎩其羽,而揚我威。我曾問過一位追隨毛從延安到西柏坡又到北京的老人,我説:“周恩來不是長期專管軍事嗎?轉戰陜北彭德懷不是打了幾個大勝仗嗎?”他直搖頭道:“他們和毛還是不能比,不能比,相差太遠。關鍵勝局都是毛親自下手指揮。”逢毛必勝,有毛就靈,毛已成神,這是從1921年到1949年28年間血火煉成的信條,已成新中國成立初期周恩來這一班副手們和全黨全民的習慣思維。周從來沒有想去挑戰毛,歷史上,周曾是毛的上級,在遵義會議前一直領導毛。而歷史證明其時的中央,包括周都錯了,而毛對了;遵義會議之後毛更是得心應手,戰無不勝,直至最後摧枯拉朽,如風吹落葉般在中國大地上抹去蔣家王朝。這中間,雖還有一個張聞天是名義上的總負責人,但毛都是實際上的決策人。周作為副手,眼見毛指揮若定,出神入化,威信日增,山呼萬歲,更是心服口服。

  新中國成立之後,時勢變化,毛不熟悉經濟,出現了錯誤,卻不能自省自察,仍在挾歷史之威,大刀闊斧地蠻幹。周分管經濟工作,已見禍苗,心急如焚,雖屢提不同意見,但已無力回天。一是毛威望在身,大權在手,絕不會聽他的。二是這時全黨、全國上下已視毛為神,任何一種反對意見,不用毛親自來説什麼,輿論就可將其壓滅。三是由於個人崇拜的推行,毛已開始喜聽頌揚逢迎之詞,於是我們最鄙視的、最不願看到的歷史上重復多次的“君側不明”的現象出現了,康生、陳伯達、柯慶施,後來的林彪、江青集團,不斷讒言蔽上,煽風點火。在毛周圍已漸漸形成一個風氣不正的小環境。這時,周就更沒有去翻臉力爭的外部條件和氛圍了。

  新中國成立之後,周與毛和而不同,表示自己的反對意見主要有兩次,結果,周只是盡職責之守小提建議,就惹來毛的大翻臉。

  第一次是1956年鋻於經濟發展過熱,周提出“反冒進”。應該説,這時周還是據實論理,大膽工作,大概還沒有過多考慮毛的情緒,就像魏徵對唐太宗犯顏進諫那樣。1956年2月8日周主持第24次國務會議時説:“超過現實可能和沒有根據的事,不要亂提,不要亂加快,否則就很危險。”他説對群眾不要潑冷水,“但領導者的頭腦發熱了的,用冷水洗洗,可能會清醒些”。4月中央政治局會議,毛提出追加投資,周和大多數人都反對,會後又耐心勸毛,説我作為總理從良心上不能同意這個決定,毛就大不悅,離開北京。1957年10月9日在八屆三中全會上毛的發言是《做革命的促進派》,説黨委應該是促進委員會,你們那麼多人要組織促退委員會,我也沒辦法。將領導層分成“促退”、“促進”兩派,這就有點以分裂相威脅的味道,毛要翻臉了。他毫不客氣地對周説,你“反冒進”,我是反“反冒進”的。接著就是一連串的追擊。周也萬沒有想到毛會這樣固執,這樣情緒化地處理問題。就像唐太宗終於忍不住魏徵的一再進諫而大發脾氣了。而在戰爭時期毛總是多聽下級意見,比較各種方案,慎之又慎,現在卻判若兩人。其實這是一切革命黨向執政黨轉變過程中都會遇到的問題。

  1958年1月杭州會議、南寧會議,3月成都會議,毛對周逢會必批。這期間給毛煽風點火的主要有柯慶施等人。其時全國上下都在狂熱興奮之中,連一些嚴肅的科學家也在為毛的“躍進”奇跡找科學依據。毛正在興頭上,黨的領導集團,甚至全國人民都在興頭上。只有周恩來、陳雲等少數領導人清醒,他們能與毛翻臉而力挽狂瀾嗎?當然不能。周這時連話語權也沒有了。在1月南寧會議上,毛説周是“促退派”,影響了各部委、省委的情緒,並舉著柯慶施的一篇鼓吹“躍進”的文章質問周:“恩來,你是總理,你能寫出這樣的文章嗎?”這已不只是翻臉,是很不給面子,甚至有點逼宮之態了。但是周忍了,回京之後就主動提出辭職,毛又不許。他只好再忍。結果是1958年的全國胡來(時隔半個世紀,2008年胡錦濤總書記在紀念改革開放30週年大會上對黨史上的這種頭腦發熱、自亂其政的現象用了一個新詞:“折騰”)。

  經過從1959年開始的三年困難時期,最後那場“大躍進”的鬧劇以毛錯、周對收場;但並未見到毛有什麼正式的自我批評,或對周的褒獎。經過這次較量,周已完全明白用翻臉的辦法解決問題是根本不可取的。

  周恩來與毛的第二次大分歧是關於“文化大革命”。這是政治路線之爭。

  自1956年毛與周恩來、陳雲在經濟思想上發生分歧後,漸漸又與劉少奇、周恩來等在政治路線上發生分歧,主要是對中國社會基本矛盾的分析和形勢的估計。先是對城鄉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即“四清”運動)有分歧,直髮展到對“文化大革命”意見相左。在“四清”運動之初,毛提“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劉少奇不理解,他説有個別人要走資本主義的路還可以,怎麼會有一個“派”呢?他萬沒想到“文化大革命”事起,已不只是一個“派”的問題,而是全部打倒,連他這個主席也不能自保(葉劍英曾有一詞“文革”:“串連炮打何時了,罷官知多少?”)。最高層唯一保留下來還在工作的舊人就只有週一人了。

  和1956年處理經濟問題不一樣,這次毛批准成立了一個“文革小組”,淩駕於黨中央、國務院之上。周這個總理對“文化大革命”的反對已不能再有任何正面表達。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借有限的權力辦兩件事,一是儘量保護老幹部。紅衛兵要糾鬥陳毅,周就站在人民大會堂門口聲色俱厲地説:“不行,除非你們從我身上踩過去。”國務院各部長已被衝擊得連生命都無保障,周就把他們分批遷到中南海裏住,半是保護,半是辦公。二是抓生産。周帶著這支奇怪的“黑幫”部長隊伍,艱難地維持著最低的生産秩序,以求不要弄到全國人無飯吃。但是對政治方針、對“無産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對全國瘋狂的個人崇拜、極左的政策,周不用説翻臉,他甚至不能有一點明顯的反對。因為,這時更不利的是已形成了兩個反革命集團:林彪集團和江青集團。周的地位已排到林彪之後,而江青又因其特殊的身份常在毛面前撥弄是非,陷害、刁難周,甚至設計摧殘他的身體。毛既離不開周,但又對周不放心,一度還曾掀起一個“批林批孔批周公”的小高潮。周對此心知肚明,但他更是連一點點翻臉的資格和條件也沒有了。

1,2,3
關健詞:
新聞表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大S:説人家剩女就像説人渣 單身其實很快樂
宣傳新戲再被問大S 藍正龍發作酷臉教訓記者
吳淑珍怨稱扁政治動物:希望一顆子彈了結生命
邱毅:馬英九若“特赦”陳水扁夫婦 我就翻臉!
中美關係難免曲折應避免情緒化
周傑倫發佈會心情大好 主動談蔡依林否認撕破臉
福鼎提線木偶:傳承千年 絲線靈動演古今
楊恭如母女花錢AA制 被偷拍後翻臉怒罵狗仔
我有話説:
請您發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語並遵守相關規定
  驗證碼 查看評論
 
[選戰] 周美青現象?選民看馬嫂 推競選片
[旅遊] 台灣迎接年度第600萬人次外來遊客
[新知] 臺高校研發:游泳可增加骨頭韌性
[爆紅] “猴抓妹”上“康熙” 將進演藝圈
[房市] 京保障房展曬40個項目 明年或入住
[好康] 香大深圳醫院試運行 就診預約制
[活動] 全球拜年大接力!西安學生規劃街拍
[評選] 熊貓“甜甜”當選月度“女人花”
[交流] 兩岸創意設計産業聯盟在重慶啟動
[溫馨] 臺慈濟基金會赴泉州 發放過冬物資
[貿易] ECFA將降稅 項內94%臺産品零關稅
[開放] 楊毅:臺梨在陸銷售好 首批已抵大連
火車票實名制開啟 絕殺倒票保障公平成關鍵
金正日逝世不知情 韓日情報系統被批失職
未婚先孕男性易患抑鬱 港引入男性支持計劃
新西蘭“聖母瑪利亞持驗孕棒”廣告惹爭議
勞倫斯世界體育獎:劉翔李娜曾雅妮獲提名
日本在野黨呼籲韓國拆除日使館前慰安婦碑
泰推“人妖”空姐 航空公司為變性人爭機會
回顧2011高爾夫球壇 曾雅妮旋風最搶眼
色老闆與女助理出差 兩人同床趁機性侵
台大學院長娶兒媳明定紅包價 1人2千2人7折
  圖 片 視 頻 動 漫  

2011年度火山噴發...

大陸殘疾人藝術團...

HelloKitty夢幻餐...

很拉風的創意頭套
 
志雲帶你趴趴走——快樂台灣行,體驗DIY
(閩南話)好書收藏館:龍應臺《孩子你慢慢
中華文化“寶山”的魅力——訪台北故宮博物
(閩南話)好書收藏館:家是溫柔的港灣
讀好書迎新年──海峽兩岸親子讀書晚會
“潛伏者”龍一的快樂生活
最美青海情,同結廣播緣(下)
最美青海情,同結廣播緣(上)
 
台灣紀行
北斗威脅台灣or服務兩岸?
日本對於台灣究竟有著怎樣的魅力?
小調查:你昨天的聖誕夜如何過的呢?
馬英九敗選之後……
中國人名字的“字”。您的字是什麼?
年底了,論壇有沒有網友活動啊?
春運火車票購票攻略
九二共識自1949年一直存在
不知名的野果
 
共同的1911——紀念辛亥革命100週年
深圳大運會
第三屆海峽論壇
求學兩岸網絡秀大賽
第七屆經貿文化論壇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臺灣廣播中心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762號-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