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眼”調試團隊:青春灑窩 三年磨利鏡

2019-06-10 15:52:00來源:新華網

  他們中有剛畢業兩三年的90後,有紮根貴州大山十幾年的博士,平均年齡只有35歲,他們承擔了世界最大單口徑射電望遠鏡——“中國天眼”的調試任務。

  三年不到,他們用國外同行一半的時間,完成了中國人設計製造的大望遠鏡調試任務——所有性能指標達到驗收要求,其中靈敏度和指向精度兩項關鍵技術指標超出預期,打破了國外大口徑射電望遠鏡幾十年的技術壟斷。

  第23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體”名單中,FAST工程(“中國天眼”)調試團隊等6個科研領域的隊伍位列其中。追真理、求科學,為中國科學事業貢獻力量,是這些青年科技工作者拼搏的初心。

  潘高峰是“中國天眼”總工程師助理,同事們都説他的名字取得好——“勇攀科學高峰”。

  “我2008年畢業後到國家天文臺工作,一直參與‘中國天眼’建設。最早負責的是索驅動,就是用六根鋼繩吊著30噸重的饋源艙。六根鋼繩同步收放,要在幾百米的大尺度上準確定位饋源艙,誤差控制到48毫米以內。”潘高峰説,這是“中國天眼”三大自主創新技術之一,如果説建設階段解決了“能不能”的問題,那調試就要解決“準不準”的問題。

  晚飯過後,夕陽映照著望遠鏡臺址大窩周圍的小路,映照著三三兩兩穿工服的人。這是調試團隊的60多個年輕人難得的閒暇時間。

  散完步,晚上七點半,他們準時聚集到總控室開會。這是從工程開工,大夥還住在臨時搭建的工棚時起就形成的慣例。

  “每天每個人負責的領域遇到的問題,都要在這個會上彙報,解決不了的問題還要分組連夜討論修改方案,第二天再落實。”潘高峰説。

  今年30歲的郝巧莉碩士畢業後加入調試團隊,負責數據中心的運維工作。作為軍嫂,她跟丈夫長期分居兩地。她告訴記者,一個月平均二十四五天駐站,駐站時腦子裏全是工作,即使晚上10點以後總控室不需要值守了,休息時也覺得自己在待命。

  “我們經常是一個電話就起來工作。有些同事晚上睡不著或是突然醒了,也會查看自己負責的部分運行是否正常。”郝巧莉説,儘管三年如一日,她仍對每天的生活充滿期待。

  調試順利,是團隊裏每個人最大的期待。

  “最難忘的日子是2017年8月27日,望遠鏡實現了第一次跟蹤。”“中國天眼”總工程師、調試核心組組長姜鵬説,圓滿完成任務離不開團隊裏任何一個人。每個單項任務都按專業劃分到個人頭上,人盡其才,人盡其力。

  還記得,入冬後的大窩寒意逼人。清晨6點,總控室就忙碌起來,一條條指令通過計算機發往各控制節點,兩千多個液壓促動器一齊轟鳴。

  還記得,高溫下的觀測基地像一個大蒸籠,光是巡檢望遠鏡設備和在基地裏找人,一天就要走兩三萬步。

  還記得,在舉國團圓時,遊子不能回父母身邊,一對對老父親和老母親來到大窩,陪值班的科研人員過一個熱鬧團圓的春節。

  勇攀高峰勤為徑。近三年時間裏,“中國天眼”調試團隊紮根在貴州的寂靜群山間,“五加二”“白加黑”接力奮鬥,與望遠鏡一起全天候作戰。他們中的很多人放棄了發論文、評職稱,只為一個樸素的理想:把“中國天眼”的性能調到最優,讓更多的科學家能夠利用這個國之重器,取得更多更大的科研成果。

編輯:張騰陽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