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時政

基層幹部能力調研:要和群眾坐在一條板凳上

  帶好頭,成為行家裏手(深閱讀基層幹部狀況調查)

  ——關注基層幹部能力建設(下)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不斷增強黨的“群眾組織力”。基層幹部只有和群眾坐在一條板凳上,傾聽群眾的真心話,才能真正體察疾苦,掌握實際情況。基層幹部如何當好體察民情的“大腳掌”?如何增強帶領群眾能力,把群眾動員組織起來齊心謀發展?記者日前在廣西、黑龍江、湖北等地走訪調研。

  群眾猶豫觀望時

  幹部帶頭上一步

  1月25日,廣西龍勝各族自治縣龍脊鎮金江村新寨自然屯,貧困戶廖美秀正忙著趕在降溫前搶收最後一批百香果。4畝百香果,今年能為她家帶來2.4萬多元收入。別看廖美秀現在笑得燦爛,兩年前可不是這樣。

  2016年初,金江村共識別出貧困戶131戶489人,貧困發生率24.25%。“經過調研,專家都説村子的海拔、光照等條件非常適合種植百香果。百香果種植技術門檻低、投入小,我們想鼓勵農民種果子提高收入。”龍脊鎮鎮長蘇艷松説。

  通過多方推薦,鎮黨委引進一家公司,保價收購,公司承諾每株百香果年收益不低於50元。按理説,條件優惠,前景看好,村民們應該會接受,但沒想到沒有一戶願意種。

  廖美秀道出了顧慮:“越窮越不敢試,我們本身就困難,再花錢搞百香果,萬一賠了怎麼辦?”也有人互相打聽,“幹部種不種?”

  “我很能理解,錢的事不能開玩笑。”龍脊鎮黨委書記唐宗權説,在鎮黨委支持下,金江村黨支部站了出來,組織骨幹黨員成立了百香果種植合作社,全村47名黨員,有42人參與種植。“建合作社就是為了讓村民們看到我們的決心,要虧本先虧基層黨員幹部的。”

  “沒想到,當年全村共種植百香果400多畝,利潤達300多萬元,示範作用非常明顯。”金江村黨支部書記潘華威説。

  為了解決村民擔心賠錢的問題,縣扶貧辦提供産業扶持資金,合作社為貧困戶墊資購買果苗和肥料,等賣果了再還錢。“幹部們帶頭,政策又好,我還怕什麼。”村民潘革崇種了4畝百香果,全年收入近3萬元,達到了脫貧標準。一戶動,戶戶動,現在,全村有112戶429人脫貧,貧困發生率降至2.98%。

  群眾擔心吃虧時

  幹部主動讓一步

  老百姓常説,“村看村,戶看戶,群眾看幹部”,群眾看的是基層幹部帶不帶頭,也看他們怎麼幹事。在工作中,幹部懂得換位思考、讓利於民,群眾就會打心眼裏信任。

  黑龍江富錦市二龍山鎮西鳳陽村黨支部書記顏萍2011年當選時,西鳳陽村在整個鎮裏排名倒數第一。“不僅窮,人心也比較散,大家都沒啥幹事的積極性。路沒個路、溝沒個溝,整村‘一馬平川’,一下雨就被淹,積水都夠養大鵝了。”顏萍搖了搖頭,“村民誰不想過上好日子?但沒個好帶頭人不行,誰都不願意出頭。”

  顏萍看中了村裏土地。“當時水稻的行情已經開始往上走了。而我們村都是旱地。”村兩委想要把村裏的旱地改成水田,幫村民增收,卻遇到了棘手的事。

  西鳳陽村的土地比較碎,一口人一根壟,一家人幾坰地,分散在各處。“旱改水,首先就得把家家戶戶的土地給整合到一塊兒。”顏萍説,“村民也知道種水稻收益好,但一提到串地,誰都不樂意。我家的好地和你家的差地串個位置,那我豈不是吃虧了?”

  既然村民怕吃虧,那就得先把各家各戶的土地分佈和面積情況給摸清楚。村兩委班子家家戶戶摸情況、做工作,光是做這些工作就用了1個多月。

  接下來就是土地調換,這是一塊“硬骨頭”。條件實在不對等的,不少黨員幹部主動作出了犧牲,把自己的好地拿出來換村民的差地。

  就這樣,第一年就成功把村裏1800畝旱地改成了水田。“後來又從農委爭取來政策資金,幫助村民建起了60個水稻育苗大棚,配合著村裏發展水稻種植。”顏萍説,經過村兩委這幾年的努力,現在村裏的人均收入已經快要翻番了。

  “怎麼把工作幹好?主要還是看幹部心正不正。無論是旱改水,還是建大棚,村兩委都定下了調子,村幹部不和村民爭利,難事我們擔著,好處我們讓著。”顏萍説,實際上算算賬,基層幹部讓的是自己的利益,得到的是共同發展的大利。“不然,低水平發展,好地還不如現在的差地。”

  群眾心氣不順時

  幹部行為嚴一步

  記者在調研時發現,主心骨強不強,大不一樣;班子管得嚴不嚴,大不一樣。

  湖北宜都市五眼泉鎮弭水橋村,幾年前是全市出了名的“後進村”。村委會的牌子曾被村民摘下扛到鎮上去,“反正村委會是擺設,把牌子還回去。”幹群關係一度很緊張。

  2014年,在外做生意的劉大衛回村,當選為村黨總支書記。如何把群眾凝聚起來?劉大衛決定先從班子抓起。一上任,他就定下3條規矩:村民有事,幹部必須半小時內到現場,能辦的馬上辦,不能立刻辦的講清楚説明白;嚴格財務管理制度,工作餐也得“各吃各的”;密切聯絡群眾,組織村幹部開展民情大走訪,了解群眾需求。

  村裏4組到8組的路,“雨天一腳泥、晴天一身灰”,鄉親怨氣不少。又逢雨天,問題反映上來。劉大衛接到電話,按照自己定的規矩,10分鐘內就趕到現場查看。

  經過協調,第二天一大早,兩車碎石運來。沒喊人,劉大衛就開始自己動手和泥、鋪路了。一些村民站在旁邊看,“多少年沒修好,他能修好?”一兩個小時過去了,劉大衛還是幹勁十足。圍觀村民越來越多,開始有人擼起袖子,上前幫忙……

  沒幾天,水泥路通到了門口,鄉親們個個豎起了大拇哥,“半小時到現場、能辦的馬上辦,規矩真管用,這任幹部真行。”

  “落實工作餐制度”“一件一件小事緊著辦”……3年多來,班子威信樹起來了,人心也慢慢收攏了。弭水橋村有處壯觀的原始峽谷,村裏決定與企業合作打造三峽九鳳谷景區。“一開始我還是蠻為難的,光配套旅遊公路就要徵地70畝。要村民拿地,怕是難搞。”劉大衛説。

  沒想到,這回村裏通知9點開會,8點人就到齊了,還沒等劉大衛説話,村民王仁海就説:“劉書記,上次開會説種紫薇,沒來開會的人都後悔了,這次你説怎麼搞就怎麼搞,都聽你的!”

  如今,景區項目快速推進,已成為國家4A級,遊客突破20萬人次,每年為村集體帶來50萬元收入,還直接解決200多名村民就近就業。現在的弭水橋村,“空殼村”的帽子甩進了大江裏。

  “定規矩、守規矩,説辦事、就辦事,老百姓就認這樣説話算數、能解決問題的幹部。有了這樣一批幹部,不怕有人説風涼話,日久見人心,用成績説話,大家一定會跟著幹。”劉大衛説。記者 李 縱 柯仲甲 范昊天

  統籌:本版編輯 許 諾

關鍵詞: 幹部;群眾;村民;基層;香果;劉大衛;調研;村裏;顏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