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時政

聚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金融風險該怎麼防?

  金融風險該怎麼防(政策解讀聚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今後3年,要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要服務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促進形成金融和實體經濟、金融和房地産、金融體系內部的良性循環,做好重點領域風險防範和處置,堅決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加強薄弱環節監管制度建設。

  過去一年,貨幣政策推動金融機構逐步消解存量業務,約束和控制增量業務,監管部門專項整治市場亂象,彌補制度短板,引導金融機構回歸本源,專注主業,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放眼未來,金融風險該怎麼防?金融如何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金融監管方向如何?

  三個良性循環促進金融回歸本源

  江蘇瑞濤機械設備製造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建築機械設備生産銷售的企業,最近與一家公司簽訂一項委託生産合同,金額高達539萬元。由於款項是完工後支付,公司前期不得不自行墊付費用採購原材料。

  “聽説銀行正在推銀稅互動産品,小微企業可以憑藉良好納稅記錄到銀行申請信用貸款。”公司負責人商燦濤到靖江農商行申請了“稅易貸”,銀行根據企業去年實際銷售情況,計算出其去年納稅金額約為40萬元左右,查詢到企業納稅的信用評定結果為B級,符合“稅易貸”貸款條件。第二天公司就貸到16萬元。

  過去一年,信貸資金開始回歸主業,聚焦主業。傳統的貸款業務快速增長。據統計,2017年前11個月新增貸款12.9萬億元,已超過2016年全年規模。銀行業各項貸款同比增長13.2%,新增貸款主要投向製造業、新興戰略性産業和薄弱領域、薄弱環節。其中,製造業貸款增速已連續9個月保持正增長,較去年同期上升2.6個百分點。

  然而企業還有更多的期盼。商燦濤説,現在銀稅互動解決了小微企業缺失抵押、貸款難的問題,但貸款額還是偏小,不夠企業發展所需,希望以後除稅收外,銀行還能參考企業更多的經營指標,比如企業繳納水費、電費、社保,以及資金流水、在手訂單等。銀行對企業的了解更全面,我們的授信額度也能提升了。另外,如果融資成本能再進一步下降那就更好了。

  企業所盼正是金融機構改革所向。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服務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促進形成金融和實體經濟、金融和房地産、金融體系內部的良性循環。

  “金融和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指的是要求金融回歸本源,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與房地産的良性循環,則應是要求重塑金融與房地産之間的關係,金融不但要配合房地産調控,防範房地産泡沫引發金融風險,同時也要服務於房地産長效機制的建立,以資金和服務創新支持廉租房建設和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金融體系內部的良性循環,則是要繼續減少資金空轉,禁止過度期限錯配、嚴禁監管套利等,繼續深入整治市場亂象,減少由此産生的跨市場、跨行業、跨領域的金融風險,促進脫實向虛的資金進一步回歸本源,更多投向實體經濟。”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説。

  降低宏觀杠桿率,防範重點領域風險

  12月13日,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和建行、中國人壽簽署《中船集團降杠桿暨市場化債轉股投資協議》,合力推進市場化債轉股業務。中船集團與建行簽訂240億元意向性投資額的債轉股框架協議,再由三方共同出資設立中船降本增效私募投資基金,首期規模75億元,由建信(北京)投資基金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國壽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共同負責管理運作。三方運營所獲資金主要用於償還存量債務,降低企業杠桿率。

  高杠桿是金融脆弱性的總根源。曾剛分析説,宏觀杠桿率高會帶來潛在的金融風險:一是貨幣信貸增長超過實體經濟需要,容易導致金融脫實向虛和資産泡沫,尤其是房地産市場泡沫;二是部分經濟主體的債務負擔過高,如地方政府過度負債,不僅存在潛在的償付危機,還扭曲了金融資源的配置。

  2017年,通過強監管治理金融脫實向虛,同時積極推動企業部門,尤其是國有企業降杠桿,我國宏觀杠桿率呈現穩中趨降的態勢,債務風險趨於下降。根據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最新數據,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我國總體杠桿率為239%,較一季度累計微升1.5個百分點,總體態勢趨穩。而企業杠桿率則開始下降,2017年三季度末我國非金融企業杠桿率為154.8%,連續3個季度環比下降或持平,較一季度末累計下降2.9個百分點,非金融企業杠桿率下降趨勢進一步確立,宏觀高杠桿的風險正在有序消解過程中。

  重點領域風險防範和處置,堅決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中國銀行業協會行業發展研究委員會副主任董希淼分析:“監管部門對銀行業、證券業和保險業‘強監管’將持續推進,比如,銀行體系的同業業務和資管業務,而非持牌金融機構從事的違法違規金融活動將會被清理,現在風險主要集中在互聯網金融和民間金融領域。下一步,應繼續抓好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活動不放鬆,進一步彌補在監管協調和制度建設等方面的監管短板,從源頭把控、過程嚴管、事後追責等方面採取更有力措施,構建針對互聯網金融和民間金融的監管閉環,切實防範和化解突出風險,維護好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維護好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

  建立強監管長效機制

  未來金融監管將怎麼走?曾剛説,在防控金融風險方面,基本延續了今年7月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的幾個方向。2017年,金融監管部門專項整治市場亂象,彌補制度短板,下一步則是要加強薄弱環節監管制度建設,建立防控風險的長效機制,把短期治理亂象的成效通過更完善的制度建設鞏固起來。防風險、強監管並不是短期內抑制資産泡沫,而是會延續之前的政策,在長期內“將防風險進行到底”。

  “一直以來,政策就是在穩增長和防風險目標之間尋求平衡點。前幾年,更多強調穩增長。現在把防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意味著明年的貨幣政策、監管政策會保持定力,不會因為經濟增速放緩而放鬆金融強監管的趨勢。”曾剛説。

  “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充分體現了中央高層為經濟穩增長、配合去杠桿營造合適貨幣金融環境的初衷。”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分析,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這意味著明年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仍是主要目標,強調“中性”意味著不會進一步收緊,特別是考慮到強監管、嚴規範下金融部門會有收緊的實際效果,“中性”政策要求更加靈活地運用多重工具平抑市場波動,化解金融體系中可能存在的潛在流動性風險,以保持宏觀流動性總體適度和利率水平相對穩定。

  連平説,預計未來一個時期金融去杠桿進一步深化推進,金融強監管力度不減,一系列類似資管新規的監管新政還將陸續出臺。從主要領域來看,預計銀行表外業務、互聯網金融、“僵屍企業”處置以及金融控股公司等將被重點監管。本報記者 歐陽潔

關鍵詞: 金融;風險;經濟;監管;企業;工作;會議;中央;杠桿率;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