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時政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七大新提法 釋放出什麼信號?

  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明確提出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同時還有很多新表述、新提法。這些新提法有何種內涵,釋放出什麼信號,值得關注。

  新提法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

  十九大首次提出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了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

  會議提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是5年來推動我國經濟發展實踐的理論結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最新成果,是黨和國家十分寶貴的精神財富,必須長期堅持、不斷豐富發展。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以新發展理念為主要內容,在專家看來,這一思想將成為推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行穩致遠的有力理論武器。

資料圖:銀行工作人員清點貨幣。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新提法二: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體

  在回顧過去五年成就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作出了一個新判斷:中國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體。

  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2-2016年,中國人均國民總收入(GNI)由5940美元提高到8260美元,接近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在世界銀行公佈的216個國家(地區)人均GNI排名中,中國由2012年的第112位上升到2016年的第93位。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丁一凡對中新網記者表示,中等收入群體消費意願和能力較強,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體,這既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大成果,印證了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格局逐步轉向更多地依靠消費拉動,也表明中國市場的擴展能力很大、中國經濟的韌性很強,擁有這麼龐大的消費能力強的群體,在內部市場消費能力充分調動的情況下,即使外部環境有什麼變化,中國經濟也能扛得住。

  中財辦副主任楊偉民21日在中國新聞社舉辦的國是論壇2017年會上表示,中國必須摒棄過去那種趕超型的經濟模式,不以GDP論英雄。 崔楠 攝

  新提法三:推動高質量發展是根本要求

  十九大報告提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在此基礎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提出,推動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確定發展思路、制定經濟政策、實施宏觀調控的根本要求。

  為什麼要提出和強調高質量發展?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認為,社會主要矛盾變化必然提出推動高質量發展。在社會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落後的社會生産力情況下,必然要追求高速增長,形成趕超型的經濟模式。當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轉化為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情況下,就必須摒棄過去的那種趕超型的經濟模式,不以GDP論英雄。

  楊偉民表示,高速增長階段發展方式是粗放的,高度依賴能源、土地、廉價勞動力投入,在經濟結構當中,工業特別是重化工業、勞動密集型行業、房地産業、礦業比重是比較高的,産業鏈價值鏈主要是中低端的。但在高質量發展階段,消費會成為增長的主要動力,中高端、個性化、多樣化的消費成為主流,中等收入群體成為拉動消費的主體。從産業來看,更多的依靠是新産業、新産品、新技術、新業態來推動。

資料圖:12月8日,山西省扶貧辦公室發文稱開展貧困村提升“冬季行動”。 楊傑英 攝

  新提法四:脫貧既不降低標準,也不吊高胃口

  在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方面,會議提出,要保證現行標準下的脫貧質量,既不降低標準,也不吊高胃口。記者注意到,這一形象的説法是首次提出。

  丁一凡認為,“不降低標準”是為了保證脫貧的質量,而“不吊高胃口”則是為了防止脫貧走向過度福利的另一個極端,防止把脫貧搞成“大鍋飯”和“養懶漢”。

  丁一凡説,脫貧不能讓人鑽空子,産生“不想工作,國家養著我”的想法,要培養貧困人口自強自立的能力,而不能讓人賴在福利體系裏。

資料圖:正在圖書室看書的孩子們。劉忠俊 攝

  新提法五:解決好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問題

  會議提出,著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擇校熱”、“大班額”等突出問題,解決好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問題。

  隨著全面兩孩時代的到來,幼有所育的供需矛盾愈發凸顯。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説,當前,學前教育是一個“硬骨頭”,存在入園難、入園貴問題,0-3歲的托幼教育更是一塊短板,資源普遍短缺,中央提出解決好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問題,正是旨在解決這一大痛點。

  記者注意到,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十九大記者會上曾表態:到2020年,學前教育(即幼兒園)毛入園率要達到85%,現在是77.4%,普惠性幼兒園要佔到幼兒園的80%以上,現在60%多。著力化解“擇校熱”、“大班額”。到2020年,大班額必須完全消除。解決學生學業負擔過重的問題,特別是要化解好學校減負、校外增負的問題。

資料圖:一處剛建設完工的房地産樓盤。中新社記者 張斌 攝

  新提法六: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長期租賃

  2016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 “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而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提出“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長期租賃”。在業內人士看來,長期租賃概念是近年來首次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

  中國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表示,當前租賃市場存在兩個失衡:一是租購之間,租賃比例太少;二是租賃市場短期、低端的租賃行為比重大,長期、中端的租賃行為比重小。

  北京大學房地産法研究中心主任樓建波表示,租賃市場發展成為住房制度改革的核心內容之一。若將住房租賃行業發展成為以中長期租賃為主流的有計劃、有預期的行為,對穩定房地産市場大有裨益。

資料圖:人民幣。中新網記者 李金磊 攝

  新提法七: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

  貨幣政策也有了新的表述。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調節好貨幣閘門”,而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提出“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

  從去年的“調節好”貨幣閘門到今年的“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這一變化釋放出什麼信息?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表示,“管住”的背後是更堅定的決心,意味著要保持貨幣信貸增速處於合理水平,控制住宏觀杠桿率。

  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部首席研究員明明認為,強調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意味著央行將站在更高的視角、更宏觀地進行貨幣供給,貨幣政策量價工具將配合維持中性的流動性環境。(完)(李金磊 王佳昕 種卿)

關鍵詞: 經濟;發展;工作;會議;中國;提出;中央;大新;提法;租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