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時政

習近平總書記珍視的那個瑰寶 如今愈加熠熠生輝!

  鼓浪嶼,中國東南沿海的一座彈丸小島,曾引起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

  一個多世紀以來,中華傳統文化、華僑文化和西方文化在這裏碰撞融合,繁榮的“國際社區”應運而生。

  30多年前,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的習近平同志來到這裏,主持編制《1985年—2000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開啟了科學保護鼓浪嶼的新篇章。

  而今,業已戴上“世界文化遺産”桂冠的鼓浪嶼,正如寶石一般映射時代進步的流光溢彩,散發愈加奪目的文化之光。

  聆聽著鼓浪嶼之波,我們尋獲的不僅是一段段動人往事,還有傳承歷史文脈、喚醒文化自信的啟示錄。

  耀世榮光 飲水思源

  100多年前,當英國傳教士馬約翰踏上鼓浪嶼時,海浪穿過岩石洞口,發出陣陣擊鼓一般的濤聲。他寫道:“山谷、平原、沙灘和高高的懸崖,還有海角,明媚的景致使這座小島成為中國沿海最美的島嶼之一。”

  在中國近代史上,這座面積不足2平方公裏的小島曾是一座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19世紀中期廈門開放為通商口岸後,本國居民、歸國華僑、其他國居民匯聚于此,島上先後建起千棟風格各異的建築,藝術、文學、教育繁盛一時。

  然而,上世紀80年代,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的習近平同志來到這裏時,鼓浪嶼的狀況令人擔憂。

  “島上有的漁民還在砍伐林木燒火做飯,很多老別墅年久失修,一片荒涼……”鼓浪嶼遊覽區管理處副主任章維新回憶當時的景象説。

  1985年,習近平同志主持編制《1985年—2000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其附件《鼓浪嶼的社會文化價值及其旅遊開發利用》中指出:“考慮到我國城市和風景區的建設中,能夠把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十分和諧地結合在一起者為數並不多,因此很有必要視鼓浪嶼為國家的一個瑰寶,並在這個高度上統一規劃其建設和保護。”

  國之瑰寶。這座小島,被提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在領導編制首部鼓浪嶼—萬石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的過程中,習近平同志反復強調在經濟特區發展經濟的同時要保護好“海上花園”風貌,通過自然環境(特別是海景)的保護、風貌建築的修復、特色文化精粹的弘揚並與時俱進、公眾服務設施的建設,打造城景交融、自然人文有機統一的獨特“鼓浪嶼品牌”。

  鼓浪嶼靠海,沙灘、岩石、花木等自然環境是不可多得的旅遊資源。當時在廈門市旅遊局工作的彭一萬感嘆,習近平同志提出的一些保護鼓浪嶼的理念,超前得“令人吃驚”。

  “在習近平同志的親自領導下,我們用了近一年時間,把包括鼓浪嶼在內的廈門風景名勝區的古樹名木和風貌建築‘家底’都摸清了。”章維新説。

  鼓浪嶼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石,習近平都格外珍視、屢屢關心。2002年6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的習近平同志在廈門調研時,再次指出鼓浪嶼要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廈門經濟特區鼓浪嶼歷史風貌建築保護條例》《鼓浪嶼文化遺産地保護管理規劃》《廈門經濟特區鼓浪嶼文化遺産保護條例》……秉承著當年的戰略規劃,一係列法規措施應運而生、相繼出臺,嚴格保護著全島931處歷史風貌建築和183處各級文物保護單位。

  在廈門市委常委、宣傳部長葉重耕看來,當年的發展戰略,不僅具有前瞻性和指導性,而且具有很強的操作性。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廈門市按照發展戰略的指導思想,將鼓浪嶼上不具備歷史文化價值的工廠、機構搬出島外,騰出更多空間綠化。緊接著,又實施行政區劃調整,專門成立鼓浪嶼—萬石山風景名勝區管委會,更有針對性地對鼓浪嶼進行有效的直接管理和保護。

  “從單純以發展旅遊業為主轉變到以保護和利用文化遺産為重,我們切實進行了很多探索,而發展戰略一直是我們探索中的重要指南。”葉重耕説。

  “一城如花半倚石,萬點青山擁海來。”這是先賢描寫的廈門之美,也是章維新每天在鼓浪嶼行走上萬步時的真切感受。

  2017年7月,這個小島摘取了“世界文化遺産”的桂冠。“耀世榮光,飲水思源。島上的一草一木都應該記住這段保護的歷史。”章維新説。

  傳承文脈 留住鄉愁

  作為“萬國建築博物館”,鼓浪嶼的歷史風貌建築、古跡遺址散發出閩南韻味、南洋氣息和歐陸風情。有人説,在鼓浪嶼,一步一個城,走著走著,便環遊了世界。

  每一棟歷史建築的保護背後,都凝結著前人的努力和心血。

  隔海望去,鼓浪嶼上紅色大穹頂的八卦樓格外顯眼。當年負責修繕這座鼓浪嶼“地標”建築的鼓浪嶼申遺顧問龔潔,對一段往事念念不忘。

  興建于1907年的八卦樓,上世紀60年代後被用作電容器廠廠房。1983年,廈門市委和市政府決定在此建設博物館。彼時的八卦樓,令前來探訪的龔潔感到“驚心動魄”:樓裏被三個單位切割成“盤絲洞”,地下室住著10多戶人家,樓板隨腳步而顫抖……

  搬遷、翻修過程中,龔潔為籌集經費傷透腦筋。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的習近平同志在鼓浪嶼聽完龔潔的匯報後,指示有關部門撥出30萬元資金,解了燃眉之急。

  如今,八卦樓是風琴博物館,70臺來自英、法、德、澳、美等國的名琴每天吸引著大量遊客的目光。

  妥善保存的建築,是文脈傳承的載體;代代銘記的歷史,則是鼓浪嶼的靈魂。

  這裏曾是古老中國“開眼看世界”的前哨之窗,徐繼畬從僑居于此的傳教士雅裨理手中獲得素材,編著了《瀛寰志略》。

  這裏曾是開風氣之先的國際社區,島上的幼兒早在1898年便有機會接受蒙臺梭利教育;林語堂、林巧稚、周淑安……完備的教育設施、中西融匯的教育理念讓鼓浪嶼上星光熠熠。

  這裏,每一棟房子都有故事,每一條道路都銘刻傳奇。

  申遺過程中,“傳續文脈、留住鄉愁”被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當地通過展覽、演出、體育活動等全面挖掘、梳理島上文化,並鼓勵民眾讓文化“活”起來。

  音樂是鼓浪嶼最知名的特色。最盛時,鼓浪嶼擁有近500架鋼琴、近百個音樂世家。申遺過程中,家庭音樂會等傳統得到發揚光大。

  在標著“建于1897年”等字樣的重點歷史風貌建築裏,年逾古稀的雷永平彈著尤克裏裏,與彈著夏威夷吉他的老伴葉恩慈一起,演奏《鼓浪嶼之波》。

  在當地黨委和政府的幫助下,雷永平和老伴召集了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雷厝樂隊,成員有醫生、銀行家、老師等。

  “彈琴不是為了考級,不是為了賺錢,純粹出于熱愛,這是鼓浪嶼音樂文化的傳統。”雷永平的女兒、“70後”的雷晶晶説,當地政府鼓勵音樂“業余選手”,獎勵雷厝樂隊資金購買樂器,還為老人們在鼓浪嶼音樂廳提供了一間專業練琴房。

  在筆山路17號的春草堂,生于1960年的鼓浪嶼人許多康娓娓訴説:祖輩、父輩和自己都生活在這座老房子裏。兒時的耳濡目染間,他知道爺爺許春草組建民間抗日救國會等事跡,深感驕傲,便開始有意識搜集家族歷史資料和故事。

  2012年,許多康按照兒時記憶重修春草堂,完工後在管委會的支持下開設家庭博物館。“許多常年居住在國外的親人特別是年輕人回鄉尋根,我會細細地給他們講爺爺和鼓浪嶼的故事。”他説,“傳承歷史,鼓浪嶼人義不容辭。”

  文化自信 綻放光芒

  廈門市社科聯的鼓浪嶼研究專家詹朝霞講了一個故事:上世紀90年代,有外事官員陪外賓參觀鼓浪嶼一處建築。當外賓問起這個建築的一些問題時,外事官員被難住了,沒想到在一旁掃地的一位老婦人突然停下來,用純正流利的英語清楚地解答了這個問題。

  鼓浪嶼上,能講英語的人比比皆是。多元的歷史文化遺存,正是鼓浪嶼在申遺過程中綻放的獨特光芒。

  習近平總書記鮮明指出:“文物承載燦爛文明,傳承歷史文化,維係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産,是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深厚滋養。”保護世界遺産,既是為了延續民族的精神血脈,也是作為負責任大國對人類文明的擔當。

  “鼓浪嶼申遺成功,意味著它成為人類遺産最精華的一部分。申遺成功的背後,體現了我們國家和人民在文化自信基礎上的文化自覺。”廈門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副局長、廈門市鼓浪嶼管委會副主任李雲麗説。

  鼓浪嶼申遺顧問、清華大學國家遺産中心主任呂舟教授難忘,在鼓浪嶼申遺的9年間,那些島上居民自發組織起來的助申行動:

  在島上生活67年的鼓浪嶼家庭旅館協會會長董啟農組織270多個家庭旅館開展攝影、讀書等各種文化沙龍,讓更多的遊客不再走馬觀花,而是體驗島上的文化;

  褚家園咖啡館的老板謝綿聰整理展出數百張家族傳承的老照片,為世界各國的專家一次次講述鼓浪嶼百年來經歷的民族興衰;

  幾十位年輕的音樂人聚集起來,發掘整理鼓浪嶼的音樂篇章,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專家考察組展示鼓浪嶼的人文內涵;

  鼓浪嶼遭遇超強臺風突襲後,新老島民乃至暫居島內的藝術家、遊客和社會團體等主動參與到災後搶險中,迅速摸清災情,協助清運垃圾、維護公共秩序、記錄救災過程……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保護文物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呂舟説,“在鼓浪嶼申遺過程中,人們逐漸認識到:只有發自內心重視、認可、挖掘自身文化,才能更好地形成保護上的長效機制。”

  在生活節奏加快、全球化浪潮加速的大環境下,鼓浪嶼和很多世界遺産地一樣,面臨著如何處理和平衡原住民與外來者、老齡化與年輕態、商業利益與人文傳統等諸多關係的復雜挑戰。

  近年來,通過政府主導、專業團隊指導、社區廣泛參與和全社會高度關注,鼓浪嶼申遺立足于解決歷史遺留問題,按照世界遺産保護、管理、展示的高標準和嚴要求,全面強化文化、自然資源的整體保護和規范管理與國際接軌。

  比如,鼓浪嶼借鑒國際社區博物館概念,實施全島博物館計劃,打造沒有圍墻的博物館;設立文化中心,邀請各國學者和有識之士參與整理地方史料、編纂交流期刊;建立世界文化遺産監測管理中心,24小時進行上島遊客數量預警係統監測。

  鼓浪嶼在申遺過程中重新綻放出的文化之光,令近年來專注于鼓浪嶼申遺工作指導的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世界遺産處的黃曉帆感慨萬千。

  “擁有優秀的公民素質和主人翁精神,在自覺與不自覺中成為鼓浪嶼文化的傳承者和推廣者,影響並吸引著來鼓浪嶼遊覽、生活、工作的每一個人。”黃曉帆説,“鼓浪嶼,為世界文化遺産的保護提供了有借鑒意義的樣本。”

  著名建築學家吳良鏞先生曾説,每一個民族的文化復興,都是從總結自己的遺産開始的。

  廈門市委書記裴金佳説,申遺成功既是榮耀,更意味著責任。如何在總結成功經驗的基礎上,借鑒國際理念、健全長效機制,將是鼓浪嶼要面臨的一道比申遺更加艱難的課題。

  回首過往,小小鼓浪嶼,以自己動人心魄的魅力在世界文化遺産的舞臺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幕。而今,一代又一代鼓浪嶼人精心守護著祖先留下的文化遺産,傳承著歷史文脈,書寫著嶄新篇章。

  鼓浪嶼講述的故事,還遠未完結;鼓浪嶼涌動的波光,將注定璀璨。新華社記者 施雨岑、許雪毅、吳晶

關鍵詞: 鼓浪嶼;文化;習近平;保護;申遺;歷史;遺産;建築;世界;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