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時政

世界看“一國兩制”:中國創舉 香港之幸

  1997年7月1日,被英國殖民統治100多年的香港終於回到祖國懷抱,“一國兩制”偉大構想開始在香港落地生根。

  時光荏苒,香港特別行政區即將迎來自己20歲的生日。在中央政府和祖國內地大力支持下,香港特別行政區各項事業全面發展,輝煌成就舉世公認。這一事實無可辯駁地證明,“一國兩制”具有強大生命力,在香港不但行得通,而且取得了巨大成功。對此,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紛紛點讚。

  回歸祖國的最佳方案

  20年前,“一國兩制”這一嶄新的制度安排在香港閃亮登場之時,某些西方媒體並不看好。如今,20年的實踐證明,“一國兩制”不僅是解決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回歸後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安排。

  巴基斯坦巴哈丁扎卡裏亞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法魯克扎因認為,回顧香港回歸以來的20年,香港和內地在“一國兩制”下實現了雙贏。20年的時間足以證明“一國兩制”是成功的政策。任何尊重事實和沒有偏見的人都會稱讚這一方案和中國政府對這一方案的貫徹實施。

  扎因説,在香港回歸前,一些西方媒體故意渲染中國政府在香港極有可能遭遇失敗。但事實證明,香港回歸沒有擾亂香港民眾的生活,香港的商業活動一如既往,那些謠言不攻自破。

  香港美國商會主席沃爾特迪亞斯介紹説,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部分美國公司由於不看好“一國兩制”而對香港前景産生擔憂,選擇離開香港。現在回想起來,一定會有很多離開的人後悔當初的決定,因為香港自從回歸中國後取得了很大成功,而當初選擇留在香港的外國公司受益匪淺。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下屬中國與俄羅斯關係史中心研究員亞歷山大葉爾紹夫對新華社記者説,從歷史角度看,中國在1997年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使公平正義得以伸張。

  葉爾紹夫指出,從歐洲地區的歷史經驗看,這種類似的“回歸”都是一種社會制度取代另一種社會制度,但中國用“一國兩制”細緻耐心地解決了與回歸相關的社會制度“對接”問題。香港回歸20年的實踐證明“一國兩制”行之有效。

  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當政期間最重要的外交政策顧問之一、現任議會上院議員查爾斯鮑威爾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一國兩制”以一種“優雅的方式”解決了難題,也是一種長期的解決方案。“這既是中國創舉,也是香港之幸。”

  穩定繁榮的有力保障

  回歸祖國懷抱以來,在“一國兩制”安排的保障下,香港經濟、社會不斷發展,繼續保持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持續多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從1997年至2016年,香港本地生産總值年均實質增長3.2%,在發達經濟體中位居前列。香港居民男女平均預期壽命達到81.2歲和87.3歲,雙雙位居全球前列。

  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唐偉康指出,在香港實行的獨特的“一國兩制”是成功的。“一國兩制”在確保香港屬於中國的同時,也保障了香港的特殊性。香港民眾從這一獨特的政策中尤其受益。這一政策確保了香港的繁榮和安全。

  曾經在香港生活過10年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副教授吳逢時認為,回歸以後,香港保持了自身國際頂尖大都市、金融中心的地位,依然是全球範圍內對人才吸引力最高的城市之一;而且在中國深層次國際化的過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是外資進入中國和中資外投的關鍵口岸。

  葉爾紹夫指出,在香港回歸前,國際輿論對香港經濟的發展前景眾説紛紜。回歸20年來的事實説明,那些悲觀的預測都錯了。回歸後的香港,城市建設繼續發展,經濟實力更強。這是因為中國內地經濟發展迅猛,而香港與內地在經濟方面已融為一體,這使得香港擁有更多融資渠道和人力資源,這樣的經濟發展規模是回歸前無法比擬的。

  扎因説,正是因為實施了“一國兩制”,再加上中國經濟實力快速提升,香港回歸後才保持了國際金融、航運和貿易中心的地位。“一國兩制”的成功也幫助中國在世界範圍內贏得了尊重,塑造了正面形象。香港未來的繁榮和這一政策緊密相連。

  在阿根廷德萊昂律師事務所國際法專家保拉德西蒙看來,在“一國兩制”政策的保障下,香港既能保持原有優勢,又擁有了巨大的內地市場。來自內地的投資和市場活力給香港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溢出效應。

  從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到2003年“非典”疫情,再到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每當香港特區遭遇重大困難,中央政府總是在第一時間伸出援手,成為香港戰勝困難最堅強的後盾。

  扎因認為,在“一國兩制”下,香港享受到了內地快速發展的紅利,內地給予香港的遠比承諾的要多很多。香港回歸後,亞洲經歷金融危機,中國中央政府堅定地顯示了保證香港繁榮穩定的決心。

  美好未來的堅固基石

  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一國兩制”的指引以及中央政府和祖國內地的關心支持下,將步入全新的發展階段。

  “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雙創”大潮……作為連通內地、溝通中外的重要支點,香港在國家發展的重大戰略中都應該也能夠有所作為,抓住發展機遇,贏得更加美好的明天。

  國際輿論看好香港發展的未來,並紛紛為香港的發展出謀劃策。

  墨西哥自治技術學院亞太問題研究員烏利塞斯格拉納多斯表示,香港可繼續發揮“一國兩制”政策優勢,發展轉變成創新中心,吸引更多發展項目。

  埃及艾因沙姆斯大學中文系教授納賽爾阿卜杜勒-阿勒認為,香港應在未來抓住“一帶一路”建設的機遇,在對外投資和對外金融合作等領域可先行先試,繼續發揮好連接中外的作用。

  扎因提出,香港應該和內地建立更多溝通橋梁,從而在內地的發展和繁榮中受益。

  葉爾紹夫強調,如果香港不回歸,就不可能擁有今天的高度自治權和更好的發展條件。“我認為,在慶祝香港回歸30年時,中國內地和香港會取得比現在更多的優異發展成績。”(執筆記者:劉健;參與記者:吳昊、王麗麗、欒海、鄭凱倫、桂濤、劉天、倪瑞捷、陸佳飛)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