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時政

新絲路“混血”肉夾饃 復興古都搭上“一帶一路”快車

  在高峰論壇召開前夕,本報記者分別趕赴印度洋上的斯裏蘭卡、中國境內的鄭州、西安、新疆等地,尋覓古絲路遺跡,追索新絲路步伐。今天我們推出這一組報道,力求呈現古絲路起點的新氣象、中歐班列的帶動效應、新海絲的新機遇、國際友人與絲路的緊密聯絡。以此記錄這個不同尋常的時代。

  陜西的著名小吃肉夾饃,饃酥而軟、肉香多汁,咬上一口,齒頰留香。

  據説,肉夾饃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戰國,如今穿越2000多年的洗練,若説這做饃的麵粉可能産于絲綢之路上的哈薩克斯坦,乘“長安號”遠道而來,大抵也不是神話……

  再過幾天,西安港首單從西班牙進口的50噸肉品,即將通過海陸直達運抵西安。檢驗檢疫合格後,將有望在6月擺上西安市民的餐桌。

  類似這樣的互通互聯,正真實地發生在全國31個省市區中。

  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三年多來,圍繞“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開展的項目不斷落地。

  起點

  由歷史穿越而來的“長安號”

  一聲嘹亮的汽笛,劃破古城西安寧靜的黎明。每週二、四、六的淩晨,滿載貨物的“長安號”國際貨運班列從西安國際港務區啟程,沿著新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一路向西,目的地是中亞和歐洲。

  時光倒流回2200多年前,作為“絲綢之路”的起點,長安是當時東西方國際商貿、文化交流的重要橋梁和紐帶。當歷史遇見現實,駝隊的嘶鳴化為列車的呼嘯,西安成為“一帶一路”上的重要節點城市。

  “長安號”正是響應“一帶一路”合作倡議的産物。截至今年5月1日,中亞、中歐班列共開行334列,其中,中亞298列,中歐15列,回程21列,累計運送貨物總重51.3萬噸。

  除了哈薩克斯坦的麵粉和西班牙的肉品,“‘白金之國’烏茲別克斯坦的優質棉紗也通過中歐班列進口而來,在西安港分撥,再發送至全國各地。作為‘一帶一路’經濟帶上重要的國際中轉內陸樞紐港,我們正在把食用油、奶製品等中亞特色的産品吸引到此,集散分撥。”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負責人説。

  與此同時,這趟班列正在源源不斷地將“中國製造”運出國門。“跨境鐵路的運輸時間比海運縮短約30天。”招商局新絲路供應鏈管理公司西安分公司總經理嚴志偉説,“長安號”已成為一個品牌,它將中國的機械産品、服裝百貨、小家電、工業用品等運輸到莫斯科、哈薩克斯坦、鹿特丹、華沙、漢堡等地,刷新著沿途商戶對跨境鐵路的認識,“境外客戶在收貨的同時,也會想著用同樣的方式把當地特色貨物運回中國”。

  西安鐵路集裝箱中心站是“長安號”始發站。5月4日下午,一排排集裝箱整齊地碼放在這裡,拖車在地面穿梭,眼前一片繁忙的景象。

  據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負責人介紹,早年間,首趟“長安號”上運載的貨物還都是“陜西製造”。如今,中亞班列已能吸引到外地貨源。“目前,除30%左右的‘陜西製造’外,主要貨源來自廣東、甘肅、寧夏、上海和浙江等地”。

  從2015年開始,加密“長安號”國際貨運班列連續3年被寫入陜西省“一帶一路”建設年行動計劃。陜西省發展改革委負責人表示,自“一帶一路”構想提出後,陜西先後出臺《絲綢之路經濟帶新起點建設重點工作實施方案》和《陜西省推進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實施方案(2015-2020年)》。“省政府每年都會出臺本年度行動計劃,列出本年度‘任務清單’,並將任務分解到具體負責的部門”。

  在針對“一帶一路”建設的組織架構方面,陜西2014年成立“推進絲綢之路新起點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省長擔任、副組長由常務副省長、分管副省長和西安市市長擔任,成員包括省發展改革委、省商務廳、省外事辦、省教育廳等39家單位負責人。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省發展改革委,具體負責提出年度行動計劃,並協調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除了陜西省外,全國其他省級政府也成立了“一帶一路”領導小組,由省長擔任組長,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省發展改革委。

  西安市則出臺了與陜西省同步的行動計劃,“省裏的行動計劃有涉及西安的,我們都會將之納入自己的計劃,並對其進行完善。”西安市發展改革委負責“一帶一路”的工作人員説。同時,西安成立了市級層面的領導小組,下設西安市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工作辦公室,負責研究制定年度行動計劃、分解任務並督促落實。

  復興

  古都搭上“一帶一路”的快車

  “西安打造內陸型改革開放新高地”,對於《願景與行動》中的這14個字,西安市發展改革委負責人連用兩個“非常重要”説明這對西安的意義。他認為:“國家級的文件中提到了西安,使得西安有了自身的目標,方向更明確,進取動力更強。”

  “西安地處西北內陸,不沿邊、不沿海。與2009年國家發展改革委提出的‘全國內陸型經濟開發開放戰略高地’的要求相比,此次提出的‘內陸型改革開放新高地’,對西安的要求更高,意味著不僅要開放,還要改革。”該工作人員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説,“一帶一路”給西安贏得了更大的開放程度。

  他掰著手指向北青報記者列舉了西安亟待發揮的潛力,“西安有悠久的歷史,特別是西安與中亞五國具有深厚的歷史淵源;在區位優勢上,西安是西北通往西南、中原、華東和華北的門戶和交通樞紐;在産業基礎上,西安已形成了以高新技術産業、裝備製造業、旅遊業、現代服務業、文化産業等五大主導産業為支撐,以‘五區一港兩基地’等一批國家級開發區為引領的格局,是我國重要的電子信息、航空航天、石油設備、汽車製造、有色金屬等産業基地……”

  2008年開始建設的西安國際港務區,自此搭上了“一帶一路”的快車。在港務區綜合保稅區“洋貨碼頭”,西安市民王女士正在為寶寶購買從日本進口的紙尿褲。“在這裡購買只要200多元,比國內專營店便宜不少。而且在這裡用電腦購物很方便,只要30秒操作下單,一週內就可送貨上門。”只見她開始掃描身份證、貨物條形碼,然後付款。

  國際港務區負責人進一步解釋説:“這台電腦的終端與西安海關通關跨境電子商務服務平台聯網,確保貨源正品。”“洋貨碼頭”的出口貨物涵蓋衣服、鞋帽、日用品等多個品類,出口國家主要是美國、英國、俄羅斯等;進口貨物以奶粉、紙尿布、休閒食品等為主,進口國家主要是日本、英國、荷蘭、德國等。目前吸引了五洲絲路等跨境電商企業,DHL、EMS等物流企業及中行、建行、支付寶等支付結算企業入駐並參與試點業務。

  “一帶一路”帶來産業佈局的改變當然不止於此。在陜西省發展改革委重點推進的一批國際産能合作項目中,陜西有色集團印尼200萬噸氧化鋁項目便是其中之一。

  該集團副總經理魏俊英向北青報記者講述了該項目的誕生過程。“赤道國家印尼天然形成的鋁土礦,資源賦存程度高,品質也好。”時逢我國推動實施“一帶一路”,2015年,在前期調研的基礎上,該集團決定在印尼設立公司,投資建設年産200萬噸氧化鋁生産線項目。“目前,公司正在開展前期工作,包括生産工藝的設計、選址、購買土地等,預計生産線建成後將增加40多億元的營業收入”。

  但同時,多次去印尼考察的魏俊英也坦承,企業走出去面臨的挑戰很多,“而且‘一帶一路’很多沿線國家都不是英語語系。我們投資的印尼就屬於馬來語系,這促使我們要尋找優秀的馬來語系人員,和我們的專業人員進行配合。此外,國內外政策、經濟、人文環境不同,需要企業加強自身學習。”

  發展

  多個省份一把手帶企業出訪

  2016年7月5日,北京,外交部藍廳,以“開放的中國:邁向世界的陜西”為主題的外交部陜西全球推介會正在舉行。陜西省省委書記婁勤儉和省長胡和平相繼走上演講臺,向來自134個國家和5個國際組織的外交官、知名跨國企業代表、中外媒體記者等500余位嘉賓介紹陜西省省情,其中便包括陜西“一帶一路”建設的成就與願景。

  “如果大家想了解中國將走向哪,建議大家還是要到陜西去,親眼看看古絲綢之路的起點,正在發生的激動人心的嶄新變化。”外交部部長王毅在推介會上説。

  事實上,外交部推介的“一帶一路”省份不只有陜西。寧夏、廣西、四川、貴州、雲南和安徽等地的黨政一把手也曾先後走上藍廳講臺,分享當地的“一帶一路”故事。

  眾所週知,“一帶一路”拓展了中國企業的海外空間。但是走出去的不單是企業,更有由省委書記領銜的訪問團。他們出訪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要推動兩國,特別是主政地與訪問國之間的經貿、文化、安全領域的實質性合作。

  浙江是“一帶一路”的重點地區。從2014年至2017年,時任省委書記的夏寶龍出訪了新加坡、印度、馬來西亞、捷克、德國、阿聯酋、泰國和蒙古國等國。在今年4月出訪阿聯酋期間,浙江省代表團考察了迪拜傑貝阿裏自貿港區,見證了浙江海港集團與迪拜環球港務集團簽約儀式。夏寶龍表示,願實質性推動雙方在港口、自貿區、國際商品市場建設等領域的務實合作,共享“一帶一路”發展成果。

  比夏寶龍約晚一週出發的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前不久帶著湖南考察團前往白俄羅斯和塞爾維亞進行經貿考察。考察團成員包括長沙市市長、株洲市市委書記,以及湖南幾家大型企業負責人。中車集團株洲電力機車公司董事長周清和認為,此次省委書記帶著企業與市長走出去,“給我們大家創造了‘抱團出海’的機會”。

  由省委書記帶企業出訪而落地的成果並不少。時任河南省委書記的郭庚茂,2015年率團出訪波蘭、盧森堡、塔吉克斯坦,至少促成了河南民航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和鄭州國際陸港公司兩家豫企與上述三國達成合作,內容涉及河南形成覆蓋全球的航空貨運網絡。

  其實,這樣的推介有先例可循。“超級推銷員”總理李克強曾屢次為“中國裝備”站臺,簽下海外項目大單。2015年5月李克強訪非期間,中國與肯尼亞雙方簽署了蒙內鐵路融資協議。蒙內鐵路是“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李克強曾要求中國公司精心建設蒙內鐵路,為非洲提供對方需要的、有質量保證的裝備,為當地員工提供運營管理培訓。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從願景變為共商、共建、共享的積極行動,中國各個省市區都結合本地情況和特點,積極對接“一帶一路”確立了自己的目標。北青報記者梳理今年各地兩會政府工作報告發現,2017年全國31個省市區都將“一帶一路”列為主要的工作之一。

  一位負責“一帶一路”的政府部門工作人員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用手指了指案頭堆放的厚厚資料,“政府非常重視,我們壓力很大。我快點和你介紹情況,馬上要繼續工作。”

  本版文/本報記者 邢穎

關鍵詞: 一路;西安;絲路;混血;國際;建設;企業;中國;發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