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時政

中紀委專題片:紀委「內鬼」屢次向黃興國通風報信

  1月4日晚,中央紀委反腐宣傳片《打鐵還需自身硬》播出中篇《嚴防燈下黑》。執紀審查權是黨和人民賦予紀檢監察機關的神聖權力,然而,極少數紀檢幹部卻濫用權力為自己謀取私利,損害了紀檢監察機關的形象。

  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袁衛華,多次向黃興國通風報信,透露舉報內容;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劉忠,利用舉報武長順的信息,多次與其進行利益交換;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案件審理室原主任沈佳,先後收受了45個人的97次賄賂,數額達兩千多萬。

  袁衛華:多次向黃興國洩露案情

  袁衛華是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曾經是家鄉的高考狀元,北京大學法學院高材生,大學畢業後直接考入中央紀委機關工作,曾經參與查辦過慕綏新、馬向東、武長順等大案要案,也曾經立功受獎。

  袁衛華眾多違紀行為中最為突出、最為惡劣的問題,是故意洩露案情。2004年,他主動向某副部級幹部洩露舉報內容。「是舉報信,知道有這個事兒,我就先口頭給他講的。他説你能不能給我看一眼,我説行啊,我説哪天回去了我給你拿過來。我想和他處好關係,然後通過交往以後我希望通過找他要點工程。」

  多年來,袁衛華利用自己的權力,承攬到總金額超過10億元的工程項目。

  2014年到2015年,袁衛華在天津查辦相關案件,時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的黃興國就主動地多次與袁衛華接觸,打探武長順案件、楊棟樑案件的相關信息,同時也套取、打探關於黃興國本人一些問題線索。袁衛華都一一奉告。為此黃興國多次請袁衛華喝酒、吃飯,贈送名貴手錶等貴重禮物。

  袁衛華表示:「我的求學之路是很順的,始終是第一、第一、第一、第一,一直到北大。因為我當時對自己仕途的發展是一種比較快速的規劃,希望能夠儘快地進入處級這個崗位。但是這個目標情況之下,如果順便能生活更好,那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劉忠:拿舉報內容與武長順交易

  劉忠任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劉忠本人是信訪幹部,他能夠接到信件,看到信件,然後在這過程中,他就掌握一些信訪舉報信息,這個信息就成為他跟武長順進行利益交換的工具。

  武長順落馬前,在天津是極具權勢的人物,但號稱「武爺」的他卻人前人後對劉忠以哥們兒相待,十分熱情。「我跟武長順的關係就像我上了高鐵一樣,我下不來了,速度太快了。當時認為跟他交往還特別高興,誰能跟武長順説句話,誰能請武長順吃頓飯,包括好多領導跟武長順吃頓飯,那都是好像是另眼看待的。」

  和武長順關係好,當時在劉忠看來是件有面子的事,並樂於在人前顯擺。而對於劉忠的請托,武長順從來是有求必應。

  武長順幫劉忠用低價買過房子,還幫劉忠的家人安排工作。當武長順開始向他打聽有沒有人舉報自己、是什麼內容時,劉忠自然也就全盤托出。「他三番五次問我,我説也就是舉報你有生活作風問題,駕校的一個事,他説那我知道了。」

  在向武長順洩露信息的同時,他也托武長順幫商人打招呼拿工程,並從中收受了商人數百萬元賄賂。

  沈佳:身處紀委受賄兩千多萬

  沈佳任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案件審理室原主任,先後在自治區紀委紀檢監察室、案件審理室擔任負責人,都是掌握執紀審查權的核心部門。經調查,他先後收受了45個人的97次賄賂,數額達兩千多萬。

  沈佳案專案組工作人員劉貴春介紹:「他經常出現這種情況,用自己一萬塊錢的表換別人50萬塊錢的表,用10萬塊錢的車換別人50萬塊錢的車,他覺得收別人的錢是受賄,而換表這種方式是更好的掩護。我們問這個老闆的時候,説你不知道有這麼大的差價嗎?他説我知道。他要能要我的錢,他就能給我辦事,值啊,就是這麼簡單。」

  赤峰中色白音諾爾礦原總經理王艾華送給沈佳300萬元,過了一段時間,沈佳因為聽到一些風聲,擔心有風險。沈佳稱:「檢察院可能要調查王艾華的事兒了,我聽到以後那肯定是越發害怕了。我讓我內弟,把那個錢原數就給他退回去了。」王艾華介紹:「過了一年半多的時間了,他又給我打電話,四月份,打電話意思這錢我還用。我就從賬戶裏打過去了。」

  2016年8月,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判處沈佳無期徒刑。200多頁的判決書逐一認定了沈佳的52項犯罪事實,法院宣讀用了一個多小時。

  曹立新:以職務影響力謀私

  曹立新是中央紀委法規室原副局級紀律檢查員、監察專員,2014年被免職調查。他曾經在第六紀檢監察室工作十多年,長期聯絡山西,而他的問題也主要出在山西。

  曹立新稱:「自己的問題的發生確實是從這些小事,從吃喝,從收小的購物卡,從這些事情開始。教訓也是非常沉痛的,深刻的,現在非常後悔,非常後悔。」

  曹立新聯絡山西期間,正處於山西政治生態惡化的時期。對於一些人想和自己拉近關係,曹立新並非完全沒有警惕,也曾經抵制過一些誘惑,但對於一些飯局吃請,他覺得礙于情面也不好拒絕。而後來主要的行賄人,幾乎都是通過飯局結識他的。

  山西省交通廳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紀委書記馮朝輝結交曹立新,打一開始就目的明確——幫助自己晉陞職務。

  到曹立新被調查時,已經先後多次收受馮朝輝的錢財,而馮朝輝也通過他打招呼,獲得了職務上的提拔。最終,馮朝輝因其他問題被調查,也把曹立新交代了出來。

  此外,中紀委對四川省委原副書記、原省長魏宏和四川省資陽市原市委書記李佳案件開展了「一案雙查」。

  中央紀委監察專員李亞群稱,在審查魏宏時,發現魏宏和李佳存在串供行為,後經調查發現,檢察機關、公安機關有3名領導幹部從中幫助串供。此外,還查出四川省紀委調查李佳案的負責人李世成,曾三次和李佳單獨見面。

  李世成稱:「我當時的想法和行為是不對的,甚至是錯誤的,給我警告處分,我是服從這個處理決定的。我自己現在的工作當中遇到什麼問題,我就得在這方面多根弦,就得想一想。」

  文/本報記者 郭琳琳

  綜合中央紀委監察部官網

關鍵詞: 黃興國;武長順;內鬼;劉忠;紀委;袁衛華;沈佳;自己;曹立新;紀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