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限塑令”實施11年 塑料吸管消耗量仍舊十分驚人

  飲品店那些被忽略的白色垃圾

  限塑令實施11年塑料吸管消耗量仍舊十分驚人記者調查

  ● 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飲品塑料杯、塑料吸管、吸管包裝袋、塑料托盤、杯口封裝直飲蓋等塑料垃圾無處不在

  ● 目前,全球的塑料吸管消耗量驚人。在美國,每天有近5億根塑料吸管被丟棄,接起來的總長度可繞地球兩圈半

  ● 相關部門、行業協會等應加大對“限塑令”的宣傳,引導企業和消費者減少一次性塑料製品的生産和消費

  難降解的塑料垃圾已成為世界公認的治理難題。

  中國的“限塑令”已經走過11個年頭,禁止進口包括廢塑料等多種固體廢物的“洋垃圾”禁令實行也早已超過一年。如今,隨身攜帶環保袋的人越來越多,商品過度包裝越來越少。然而,白色垃圾真的離人們遠去了嗎?

  《法制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飲品塑料杯、塑料吸管、吸管包裝袋、飲品塑料托盤、杯口封裝直飲蓋等塑料垃圾仍然無處不在。

  冷飲廣受青睞

  催生大量垃圾

  5月底,北京氣溫逼近35度。炎熱讓人們渴望更加涼爽的東西——冷飲。夏季正是飲品店的銷售高峰,商場裏銷售員托著試飲熱情推介,街道兩側“買一杯送一杯”“第二杯半價”的吆喝此起彼伏。

  談及塑料垃圾,多數人會想到塑料袋、包裝袋和快遞包裹,絕少有人將奶茶同白色污染聯絡起來。但記者調查發現,飲品店每天産生了巨量的塑料垃圾。

  4月22日,連鎖咖啡巨頭星巴克宣佈要在今年內停供中國境內門店的塑料吸管,並已開始在上海、深圳等地千余家門店試點。

  但5月23日記者走訪朝陽大悅城兩家以及通州區萬達商場一家星巴克門店後發現,塑料吸管依然擺在櫃臺前,供需要的顧客自取。

  雖然星巴克也提供直飲蓋,但大部分顧客還是會取用吸管,店員打包時也會將吸管一起打包。

  奶茶對吸管是依賴的,一些奶茶品類加入珍珠、果肉、堅果,為配合不同奶茶種類,一些店家甚至準備了多種吸管。記者走訪發現,在朝陽大悅城20家飲品店和萬達廣場北京通州店內20家飲品店內,全部提供塑料吸管,並且不限制顧客多取用幾支。而吸管的包裝袋也多選用塑料包裝,僅少數幾家連鎖飲品店使用紙質包裝。

  對一些出品量大的飲品店來説,除了堂食以外,還有大量的外帶訂單,而外帶容易出現潑灑。在上述商家中,多數採用固定托盤加封口膠帶,雖然除一家飲品店使用塑料托盤外,其餘提供托盤的商家均選擇紙質托盤,但為了封口而消耗的塑料膠帶數量仍然可觀。

  一位飲品店服務生告訴記者:“店裏的膠帶只是用來做杯口封裝,但一些代購對店家的密封並不放心。這些人有時會向我們借用膠帶,把奶茶嚴嚴實實地纏裹起來。”

  服務生向記者示意購買奶茶的長隊,“外賣只接近距離的單子,很多離得遠的顧客會找代購”。記者注意到,這家飲品店僅使用杯蓋密封,由於路程較長,為防止潑灑,飲品代購會盡可能用膠帶將杯蓋固定住,並堵住所有可能的縫隙,商家則默許了這一行為。

  “一卷膠帶很快就用完了。”服務生説。

  包裝多用塑料

  喝完隨手丟棄

  飲品店消耗最多的塑料品是盛放奶茶的飲品杯。

  夏季到來,冷飲的銷量直線上升,一些商家利用塑料杯透明的特性,製作出漸變色的奶蓋茶、油畫一般的臟臟茶和斑斕的水果茶。在網紅奶茶喜茶朝陽大悅城門店,在記者觀察的15分鐘裏出産了近50杯奶茶,全部使用塑料杯。

  其餘店家大多如此,雖然大部分店家也預備了紙杯,但僅在製作熱飲時使用。但如今,購買熱飲的顧客很少。以臟臟茶聞名的某網紅飲品店乾脆捨棄了紙杯,店內飲品全部使用塑料杯封裝。在記者走訪的40家飲品店中,僅一家打造質感的飲品店內全部使用紙杯。

  與此同時,杯口封裝的直飲蓋同樣存在問題。由於設計精巧,還需具備密封功能,記者觀察到的直飲蓋全部為塑料製品。

  記者發現,大部分飲品店使用的塑料杯以及杯蓋明確標識為食品等級的PP5號塑料,但仍有少部分店家使用的塑料杯和塑料封蓋質地軟而薄,沒有任何標識。

  而一些商家使用熱膜封口機封裝飲品,但用於封口的塑料膜僅印刷了店家品牌名,記者未觀察到有相關的質量等級標識。湊近經過熱膜封口的塑料杯邊緣,能聞到塑料製品加熱散發的特殊味道。

  在一些電商平臺,記者發現PP5號材質的塑料杯已經成為主流産品,這類産品採用注塑工藝,一個500ML容量塑料杯的批發價不到0.3元,如果搭配上配套的杯蓋和塑料密封塞,一套價格約在0.4元。在一家電商店,記者發現塑料包裝的吸管售價每百支3元,而紙包裝的吸管每百支4元。店家稱,如果購物滿200元,不僅能夠減免10元,還能夠免費贈送吸管。

  比較環保的紙杯每個要價近0.5元,儘管打出“健康、環保”的旗號,但上述電商也坦言,這些杯子內側有塑料淋膜工藝,並不能在環境中完全降解,“應該説是半降解”。

  這些塑料飲品杯,消費者會怎麼處理呢?

  在知乎平臺上,有這樣一個問題:你在街頭買了一杯包裝很精緻的奶茶,喝完以後奶茶杯怎麼處理?絕大多數網友稱“直接扔掉”。

  環保意識薄弱

  轉型收效甚微

  面對越來越嚴重的塑料污染,一些飲品店已經作出轉型,嘗試使用非塑料品,但店員對塑料垃圾問題並不敏感。

  雖然星巴克推出了自帶杯優惠的制度,但記者在調查的3家門店內,均未發現有相關優惠標識,在顧客購買飲品時,店員也不會對這項優惠作出任何説明。

  5月23日中午,星巴克店內擠滿了閒聊的顧客,幾乎人人手上都捧著冷飲。在記者詢問堂食能否選擇陶瓷馬克杯時,朝陽大悅城星巴克門店的服務員稱,店內沒有馬克杯;而通州萬達門店的店員在向主管確認後,才答應使用陶瓷杯。

  在另一家定位相似的Costa咖啡店,店內雖然準備了大量堂食使用的陶瓷咖啡杯,但在記者觀察的半個小時內,坐在店內的顧客沒有一位使用陶瓷杯。在記者點單時,店員也直接默認使用塑料杯。

  在朝陽大悅城某網紅飲品店,店家安排一名服務生守在用餐區,及時清理桌面垃圾。雖然這家飲品店使用的塑料杯上明確標示了“可回收垃圾”字樣,不大的門店內豎立著3個垃圾桶,但服務員在收拾垃圾時,並未將塑料垃圾與生活垃圾分隔開,反而一股腦倒進一個垃圾桶,可回收與不可回收的垃圾完全混合在一起。

  在另一家主打鮮榨果汁的飲品店中,記者發現點單臺上放置了數個回收桶,統一回收顧客取下吸管的塑料包裝。然而,這些回收桶形同虛設:一個成為垃圾桶,胡亂丟著紙巾和包裝袋;另一些則成為新吸管的收納桶。

  在調查中,記者也向一些飲品店的店員要求使用紙杯,但幾乎均被拒絕,理由類似,即“僅供熱飲使用”。

  除了必須使用的塑料製品以外,飲品店産生的大量塑料袋也值得注意。

  雖然一些店家提供紙袋供外帶,但僅打包一杯飲品時,多數商家只提供塑料袋。一家靠近電影院的飲品店,店員不會詢問顧客是否打包,而是將飲品直接裝在塑料袋中交給顧客。

  北京市民康星常點飲品外賣,積攢了許多外賣紙袋,“紙袋留著還有用,塑料袋我一般不留,因為開口小,裝不了什麼東西”。

  每次和朋友一起叫飲品外賣時,康星都會收拾出一大包垃圾,“基本都是塑料包裝。吸管、杯子、包裝袋、封口,喝完了直接塞回打包的塑料袋。很難找到把這些東西再次利用的地方,喝過就扔了,真正的一次性”。

  塑料垃圾氾濫

  威脅人類健康

  目前在全球,僅以塑料吸管為例,其消耗量驚人,美國每天丟棄約5億根塑料吸管,接起來的總長度可繞地球兩圈半。

  “吸管多用於餐飲行業,主要是由聚丙烯材料製成,這一材料具有耐熱的優點,能耐130℃高溫,是可以放進微波爐的塑料,所以可以用來喝熱飲。”東南大學能源與環境學院副教授黃瑛説,聚丙烯的化學穩定性很好,除能被濃硫酸、濃硝酸侵蝕外,對其他各種化學試劑都比較穩定,故而吸管極難自然降解。

  統計顯示,包括塑料吸管在內,全球每年有800多萬噸塑料垃圾進入海洋,對海洋生物、漁業、旅遊業造成嚴重影響,造成經濟損失達80億美元。塑料垃圾每年導致上百萬隻海鳥、10萬頭海洋哺乳動物和難以計數的魚類死亡。

  有研究顯示,如果對現狀置之不理,到2050年,海洋中的塑料垃圾重量將超過魚類總重量。

  塑料垃圾不僅危害海洋生物,也可能會威脅人類健康。塑料垃圾在海洋中會逐步破碎,形成大量直徑小于5毫米的微塑料顆粒。微塑料顆粒本身含有的有毒有害物質以及在水中吸附的有毒有害物質會通過食物鏈累積,最終可能進入人體。

  英國普利茅斯海洋研究所分子生物學家彭尼林德克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限塑令”會幫助消費者改變使用塑料吸管的習慣,消費者很快就能適應替代品。如果越來越多的企業推廣紙質吸管等替代品,替代成本就有可能下降,成本因素也就不會讓商家在遵守“限塑令”時感到為難。

  2018年起,中國全面禁止廢塑料等24類固體廢物入境。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埃裏克索爾海姆認為,中國打擊塑料“洋垃圾”進口,對於富裕國家來説是個信號,它們應該加強回收,減少塑料吸管等非必要産品。

  分析人士認為,應推動普通消費者儘量減少使用塑料吸管等一次性塑料製品。

  在2018年世界環境日,索爾海姆發文呼籲消費者拒絕使用一次性塑料製品,購買可循環利用的商品,在生活中養成合理消費習慣。消費者不能僅僅扮演參與者的角色,也應該成為推動供貨商和零售商行為變化的驅動因素。

  對此,不少受訪的業內人士認為,相關部門、行業協會等應該加大對限塑令的宣傳。目前,外賣行業、餐飲行業普遍使用的一次性塑料製品,嚴重增加了環境負擔。因此,政府、協會要引導企業和消費者減少一次性塑料製品的生産和消費。對於企業來説,應順應綠色環保的潮流和共識,盡可能生産易於降解的一次性製品,或易於回收的一次性製品。本報記者 趙 麗  本報實習生 黎江宇  製圖/高岳

關鍵詞: 塑料;吸管;飲品店;垃圾;記者;使用;塑令;塑料杯;飲品;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