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車廂內飲食可能被記入信用檔案引起關注——在地鐵裏吃東西,該不該禁?

  5月22日下午3時40分,北京地鐵10號線三元橋站,一名女士手拿著一份盒裝冰淇淋進入了地鐵車廂。旁邊的人看了她幾眼,都沒有説話。不遠處站著一名乘務管理員,向女士這邊瞅瞅也沒有説話。女士一直在吃,直到呼家樓站下車。而車廂內,拿著奶茶、飲料的人不在少數,有的乘客還時不時飲用。

  5月15日,新修訂的《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和《關於對軌道交通不文明乘車行為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實施意見》同時開始實施。在《乘客守則》中明確規定,不得在地鐵車廂內飲食。同時在《實施意見》中明確,在地鐵車廂內飲食可能會被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這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

  能不能在地鐵上吃喝一直以來就是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有人認為可以吃,因為沒有影響到他人。但也有人認為不可以,因為地鐵是公共場所,一些味道比較大的食物影響了別人的乘車體驗,飲品的灑漏甚至還可能造成安全隱患。一些城市出臺規定禁止地鐵上飲食,很多人贊成,但也有人質疑。

  禁食令 是否支持有分歧

  在記者採訪的過程中,對是否支持地鐵禁食,受訪者都給予了肯定回答。然而,對禁食的條件和方式卻各有各的見解。

  “以前覺得沒有必要限制在地鐵上吃東西。但是有一次見到有人吃豬肉大蔥包子,那個味道實在很大,那時就有點理解為什麼要在地鐵上禁食了。”在北京一家國企上班的小馬説。

  小馬上班每天乘坐地鐵要2個小時,單程超過50分鐘。她的印象裏,在地鐵上吃東西的人很少,倒是不少人都在喝一些奶茶、咖啡等飲料,還有人上下班時會帶一些食物,雖然不吃但味道不小。

  從不理解到理解,小馬對地鐵禁食的規定因為自身經歷有了轉變。與小馬不同的是,小林從一開始就支持地鐵禁止吃東西。小林在上海的一家國企工作,之前每天都是乘坐地鐵去上班。“上海地鐵裏面很少有人吃東西。即使有,也沒有造成特別差的印象,所以也記得不是很清楚。”小林説。

  有的人也支持地鐵禁食,但是需要滿足一定的條件。小靳在北京的一所高校工作,他每天乘坐地鐵的時間是110分鐘。當記者問他對在地鐵上飲食的看法時,小靳説:“上下班時,有時饑腸轆轆,看到別人吃我也想吃。”但據他觀察,在地鐵上吃東西的人確實很少。

  小靳沒有明確支持地鐵上禁食,“吃,對我沒有什麼影響。不吃,對我依然沒有什麼影響。”不過,小靳也表示,如果因為在地鐵上飲食引起了公共衛生問題,那還是應該要禁止飲食。

  小楊和小靳的想法基本上是一致的。小楊在深圳工作,每天也是要花費2個小時在地鐵上。據小楊描述,從他去深圳工作之後,沒有在深圳的地鐵上碰到吃東西的情況,“感覺深圳人還是比較自覺的。”

  然而,對於能不能在地鐵上吃東西,小楊表示,只要不影響他人,吃與不吃並沒有什麼區別。“如果吃東西,味道不要太大,高峰時段不要吃。”小楊説。

  “對於地鐵是否禁食,我認為不要‘一刀切’地回答是與否,而要考慮每個城市的特殊性。”武漢大學城市設計學院院長李志剛説。他表示,首先地鐵禁食有利於建立良好的乘車環境,但在地鐵上飲食有可能是生活所迫,也有可能是生活習性使然。其次,如果實行禁食令,還需考慮這個城市是否有足夠的人力、物力確保規定執行。一方面,城市的公共安全資源不可能大量投入其中,禁食令面臨取證難、執行難的問題。另一方面,一旦禁食令被確立,就不應該形同虛設。

  執法難 特殊情況要考慮

  記者在北京市的地鐵上隨機採訪了一些乘客,大家都表示了對出臺地鐵禁食令的理解和支持,但是也希望能夠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比如對飲品的限制,對沒有刺激性食物的限制等。

  記者在北京地鐵10號線車廂中採訪了一位地鐵乘務管理員。他告訴記者,在新修訂的《乘客守則》出臺之後,加強了對飲食方面的管理。但更多的是以勸告為主,而且主要是針對那些有刺激性的食物。一般的食物,如果不影響他人,就不會干預。

  此外,這位乘務管理員告訴記者,地鐵方面要求他們儘量柔性管理,不要和乘客起衝突。如果遇到不聽勸告的乘客,就使用隨身攜帶的攝像頭拍攝乘客的視頻,然後交到上級,由地鐵站管理層去處理。

  目前,除北京之外,上海、南京、西安、廈門等城市都已經有了明確的禁止在地鐵上飲食的規定。南京、西安、廈門制定了詳細的處罰措施。

  小張在南京就有過一次被處罰的經歷。根據《南京市軌道交通條例》規定,禁止在車廂內飲食,飲品僅限于瓶裝礦泉水和自帶茶水,瓶裝飲料等都禁止飲用。小張當時攜帶一杯奶茶進入地鐵站,並在車廂內飲用,結果被地鐵執法人員看到,當場給予警告並開出了罰單。

  “罰款的錢數不多,更多是起到了宣傳的作用。尤其當時是假期,能有更好的效果。”小張向記者表示。

  在大城市上班,許多上班族會面臨通勤時間達到1小時以上的情況。而對於一些體質虛弱或者患有疾病的人來説,及時補充一些食物或者水分就很有必要。這就與地鐵禁食令的規定産生了矛盾。

  小馬在採訪中就表達出了同樣的疑問:“如果有低血糖症狀出現,在車廂裏面吃了一顆糖,那算不算違反規定?應該如何處罰?”

  許多城市雖然有明確規定禁止飲食,但法外有情,對於病人、嬰幼兒等有特殊情況的乘客,地鐵方面也會給予照顧。

  此外,較長的通勤時間會導致很多上班族選擇在路上吃早餐,有時著急在地鐵上吃東西就不可避免。小馬的公司提供早餐,所以她沒有在地鐵上吃早餐的需求。“出外勤時很想帶點東西在地鐵上吃,但想想還是忍住了,不給別人添麻煩。”結果就是不吃或者迎著風走在路上隨便吃兩口。

  上班族的這些需求應該得到重視。“現在,不同社會群體的需求多元化。面向‘以人為本’的社會發展目標,人性化、精準化管理的需求也更加迫切。”李志剛説。

  多舉措 共創地鐵好環境

  地鐵環境的好壞,不僅僅取決於執法力度的大小,更應該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提供更加優質的服務。讓乘客能夠主動遵守規定,與地鐵工作人員一道創造良好的乘車環境。

  好政策取得好效果,離不開公眾參與,地鐵禁食令的實施必須讓公眾參與其中。南京市自2014年實施地鐵禁食令以來,不斷加強執法和宣傳,讓地鐵禁食的觀念深入人心。現在,南京地鐵上經常會出現乘客制止乘客飲食的行為,這説明公眾參與的重要性。

  “公眾參與是推動地鐵禁食的最重要、最核心環節。”李志剛表示,尤其是否實行禁食令、哪些食物屬於禁食令範圍等,更需徵詢市民意見。前期方案的共同參與、共同制定,都有助於禁食令推行後的共同管理、共同維護。

  網絡上的反應印證了這一點。對於新修訂的《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不少網友就指出,新的規定是“一刀切”。網友們對口香糖、巧克力等小零食被禁止以及喝水被禁止等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疑問。

  為此,小馬建議,應該細化執法的標準,把禁止的食物和飲品列出具體清單,“這樣一是有助於乘客更了解禁食的範圍,在乘車時避免攜帶;二是有助於執法人員執法,避免出現管多了被指責不人性化管理,管少了被認為不認真履職。”小馬説。

  李志剛提出了一些具體建議,包括在地鐵安檢環節實施“準入”原則,對榴蓮等氣味較大的食物、對飲料和湯水等易潑濺食物實行禁入;設立“禁食車廂”與“可飲食車廂”,並張貼相關標誌,有助於不同需求的乘客自主選擇乘車空間;採取分時段策略,如在規定的高峰期內允許飲食;採取因人而異的群體差異策略,考慮老人、小孩、孕婦、特殊患者等群體的特定需求等。

  李志剛表示,如果確實需要在地鐵上飲食,要選擇對其他乘客影響較少的食物種類,例如不食用氣味較大的食物、不食用易潑濺的食物等。此外,飲食者也要注意維護公共環境衛生,如自覺清掃食物殘渣、不亂扔垃圾等。

  對於上班族的需求,小靳建議,加強地鐵沿線重點站點附近的小商業佈局,解決“一口飯”的問題。“具體而言,就是在一些重要的地鐵站設立一些帶座位的食品店、便利店等,方便乘客能夠在上下車之後飲食。如果在上車之前或者下車之後能解決吃飯喝水的問題,那在地鐵上就沒有必要吃喝了。”小靳説。

  延伸閱讀

  香港

  不得在地鐵內飲食

  按照香港地鐵的有關規定,任何人不得在地鐵付費區內飲食,包括月臺和車廂等,否則處以定額罰款港幣2000元。但在實際執行中,港鐵工作人員主要通過懲罰和教育兩方面執行。初犯只是警告,再犯就要面臨罰款。

  新加坡

  地鐵上飲食最高罰500新加坡元

  新加坡地鐵上嚴禁吃喝,就連開水、礦泉水、瓶裝飲料、含在嘴裏的糖、花生也不例外。根據快捷交通系統法令,初犯者可面對罰款30新加坡元,一旦被控上法庭,重犯者可被罰最高500新加坡元(約合人民幣2500元)。

  日本

  允許地鐵飲食但這種現象很少

  在日本東京的電車車廂內,吃東西和喝飲料是被允許的,不過東京人以有禮貌聞名,就算可以在車廂飲食,也不會真的有人大口吃喝香味四溢的食品來干擾他人的“乘車空氣質量”。(記者 張一琪)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