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這代農民工不一樣:平均收入上漲 城鎮歸屬感較穩定

  總量增加,平均收入上漲,城鎮歸屬感較穩定——

  這代農民工,就是不一樣

在北京亦莊經濟開發區一建築工地,工人們利用身邊廢舊材料實現自己的奇思妙想。本報記者 徐 燁攝

  國家統計局日前發佈的《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18年農民工總量為28836萬人,比上年增加184萬人,增長0.6%。近3億農民工有哪些新特徵?主要從事哪些工作?收入狀況如何?他們是否融入了城市?

  1980年及以後出生的農民工佔全國農民工總量的51.5%——

  “新生代”佔比連續4年上升

  在吉林省長春市一家醫院做護士的陳盼來自農村,高中畢業後她選擇了報考專科院校,學習護理專業。被問及農民工的話題時,她感到詫異:“我以為只有進城到建築工地等從事體力工作的才叫農民工。”

  像陳盼一樣對農民工這一概念存在認識偏差的不在少數。國家統計局發佈的《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農民工是指戶籍仍在農村、在本地從事非農産業或外出從業6個月及以上的勞動者。2018年在鄉內就地就近就業的本地農民工11570萬人,比上年增加103萬人,增長0.9%;到鄉外就業的外出農民工17266萬人,比上年增加81萬人,增長0.5%。

  從年齡結構來看,1980年及以後出生的新生代農民工佔全國農民工總量的51.5%,比上年提高1.0個百分點,佔比連續4年提升;老一代農民工佔全國農民工總量的48.5%。在新生代農民工中,“80後”佔50.4%;“90後”佔43.2%;“00後”佔6.4%。

  來自四川的王鵬是“90後”農民工中的一員,高中畢業沒多久就來到北京。“我在北京的5年間幹過很多工作,包括飯店服務員、小區保安、工廠職工等,直到當快遞員,工作才開始穩定下來。”王鵬説。

  如今,像陳盼、王鵬一樣從事服務業的農民工越來越多。《報告》顯示,2018年從事第三産業的農民工比重為50.5%,比上年提高2.5個百分點。其中,從事住宿和餐飲業的農民工比重為6.7%,比上年提高0.5個百分點;從事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的農民工比重為12.2%,比上年提高0.9個百分點。

  農民工的另一個重要特徵是大專及以上學歷農民工佔比繼續提高。《報告》顯示,在全部農民工中,未上過學的佔1.2%,小學文化程度佔15.5%,初中文化程度佔55.8%,高中文化程度佔16.6%,大專及以上佔10.9%。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農民工所佔比重比上年提高0.6個百分點。

  2018年農民工月均收入3721元,比上年增加236元——

  收入提高但不同地區有差異

  收入提高是王鵬從事快遞工作的重要原因。“我所在的網點主要服務於高校和小區,人口較為密集,收發件數量能得到一定保障。基本上每個月的工資都在6000元左右,‘雙11’、‘雙12’的時候快遞數量多,工資會高些,但那陣子也比較辛苦。”王鵬説。

  近年來,農民工月均收入整體呈穩定增長的態勢。《報告》顯示,2018年農民工月均收入3721元,比上年增加236元,增長6.8%,增速比上年提高0.4個百分點。分行業看,製造業、建築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收入增速分別比上年提高1.9、1.1和0.1個百分點;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收入增速與上年持平;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收入增速分別比上年回落0.4和0.8個百分點。

  任世正是貴州省遵義市一處建築工地的鋼筋工,他每月的工資並不固定,取決於當月工作天數。目前平均下來月薪能達到5000元,較去年增加了500元左右。

  《報告》顯示,2018年外出務工農民工月均收入4107元,比上年增加302元,增長7.9%;本地務工農民工月均收入3340元,比上年增加167元,增長5.3%。外出務工農民工月均收入比本地務工農民工多767元,增速比本地務工農民工高2.6個百分點。

  提到離開家鄉外出務工的原因,王鵬説:“肯定是因為這邊的工資比較高,儘管生活成本也不低,但是節省點用,每年攢下的錢還是要比在老家的時候多不少。另外也是想趁年輕的時候多出來看一看、闖一闖。”

  分區域看,在東部和中部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增速加快。其中,在東部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3955元,比上年增加278元,增長7.6%,增速比上年提高1.2個百分點;在中部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3568元,比上年增加237元,增長7.1%,增速比上年提高0.7個百分點;在西部地區、東北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增速則出現不同程度的回落。

  任世正説:“我現在每月工作25天左右,每天工作10小時。而在廣州從事同等強度和時長工作的同鄉,月薪能達到近7000元。”

  同樣的情況陳盼也有提及:“大學畢業時有好幾個同學選擇去南方,當時簽工作的時候他們的工資普遍比我高。我的一個室友去了深圳,她現在的工資比我高1000多元吧。”陳盼説。

  2018年進城農民工人均居住面積20.2平方米,比上年增加0.4平方米——

  讓農民工真正成為城市“本地人”

  農民工收入提高的同時,相關保障也進一步得到增強。以居住情況為例,《報告》顯示,農民工人均居住面積繼續提高,享受保障性住房比例提高,居住設施不斷改善。

  具體來看,2018年,進城農民工人均居住面積20.2平方米,比上年增加0.4平方米。在進城農民工戶中,2.9%享受保障性住房,比上年提高0.2個百分點。在進城農民工戶住房中,有洗澡設施的佔82.1%,比上年提高1.9個百分點;使用凈化處理自來水的佔87.7%,比上年提高0.7個百分點;獨用廁所的佔71.9%,比上年提高0.5個百分點;能上網的佔92.1%,比上年提高2.5個百分點;擁有電冰箱、洗衣機、汽車(包括經營用車)的比重分別為63.7%、63.0%和24.8%,分別比上年提高3.6、4.6和3.5個百分點。

  江榮昌家在東北,兩年前孩子考上大學後,夫妻二人便一起在山東的一家養殖場內工作。江榮昌説,在這裡上班每天都有工資賺,一年下來比在家務農能多攢不少錢。“我們住的地方,電視、冰箱、洗衣機都有,還能上網。”

  孩子教育方面,《報告》顯示,進城農民工隨遷兒童教育情況有所改善,具體表現為3-5歲隨遷兒童入園率提高,義務教育階段隨遷兒童在政府支持的民辦學校就讀比例提高。

  對於留守兒童,不少地方採取措施提高保障水平。如四川已在80萬以上人口大縣(市、區)中統一設置農民工服務機構共64個,服務覆蓋1500萬農民工。

  四川省眉山市仁壽縣有人口150余萬,外出農民工達41萬人。該縣農民工服務中心主任劉剛介紹,服務中心有25個聯絡成員單位,包括人社、交通、教育等部門,中心統籌部門對“留守婦女、老人、兒童”進行服務。

  “過去出門打工,最揪心的是家裏一老一小,現在有了農民工服務中心,家裏的事也放心了。”仁壽縣農民工代翠英説。

  《報告》還顯示,進城農民工城鎮歸屬感較為穩定,38%認為自己是所居住城鎮的“本地人”,與上年持平。進城農民工組織化程度進一步提高,26.5%參加過所在社區組織的活動,比上年提高0.9個百分點。

  日前出臺的《關於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意見》明確要求,提升城市包容性,推動農民工特別是新生代農民工融入城市。規範招工用人制度,消除一切就業歧視,健全農民工勞動權益保護機制,落實農民工與城鎮職工平等就業制度。

  此外,在技能培訓、工資保障等方面,相關部門也在積極行動。人社部年初印發的《新生代農民工職業技能提升計劃(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末,普遍組織新生代農民工參加職業技能培訓,提高培訓覆蓋率;普及職業技能培訓課程資源,提高培訓可及性;普惠性補貼政策全面落實,提高各方主動參與培訓積極性。司法部近日出臺意見,要求認真做好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有關工作,爭取解決農民工工資拖欠問題的行政法規年內出臺。

  劉 欣 邱海峰

關鍵詞: 農民工;上年;提高;收入;百分點;增加;工作;2018年;報告;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