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式啃老”,是盡孝還是“啃老”?

2019-04-11 09:51:00來源:中國青年報

  “陪伴式啃老”,是盡孝還是“啃老”

  63.4%受訪者直言以陪伴為藉口依賴老人生活是不孝

  如今“啃老”被網友細分出了一種類別。“陪伴式啃老”指子女錶面上看是在老人身邊生活,似乎能更多地照顧老人,實際上自己的吃穿住行全都依靠老人。“陪伴式啃老”的人常把其行為美化成“常回家看看”,因此感到心安理得。你身邊有“陪伴式啃老”的人嗎?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2002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7.3%受訪者身邊有“陪伴式啃老”現象,63.4%的受訪者認為以陪伴為藉口依賴老人生活是不孝。解決老人缺乏精神寄託的問題,70.5%的受訪者建議子女幫父母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

  77.3%受訪者身邊有“陪伴式啃老”現象

  楊卿(化名)家住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今年61歲。楊卿和老伴膝下只有一個兒子,他們目前和兒子一家住一起,不過平時身邊的親人只有兒媳和孫女。“我兒子常年在外地工作,孫女不滿1歲,兒媳還沒開始工作,他們一家子還是挺困難的,我們就負責家裏吃飯開銷,減輕他們的負擔。”楊卿説,像她和老伴這樣接濟孩子的父母很多,她並不覺得孩子接受父母這種程度的幫助是“啃老”。“我只有這一個兒子,免不了多為他想一些”。

  天津市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張寶義認為,“陪伴式啃老”同時包含“陪伴”和“啃老”。“現在老齡社會有很多問題,有些老年人生活狀態、自理能力比較差,而請護理人員費用非常高。陪在老人身邊的子女更了解父母,如果能時時照應,老人能得到更好的照顧,很多老人也願意子女來陪伴,同時給子女一些補償。”張寶義認為,從雙方需求的角度看,這是可取的。“但有人是以陪伴老人為名義進行‘啃老’,並沒有盡到照顧老人的責任”。

  調查顯示,77.3%的受訪者身邊有“陪伴式啃老”現象。交互分析發現,從城市級別看,二線城市受訪者身邊“陪伴式啃老”現象最多(84.3%),其次是三四線城市(74.8%)。從年齡段看,80後身邊“陪伴式啃老”現象最多(81.7%),其次是90後(80.0%)。

  家住遼寧瀋陽的楊嘉嘉(化名)今年32歲,她認為,之所以出現“陪伴式啃老”現象,父母和子女雙方都是有責任的。“一些父母一味溺愛子女,孩子要什麼都給,凡事由著子女,會讓子女産生依賴心理,不願意自己奮鬥。而且有些留在老家父母身邊的子女可能事業發展也不太好,父母也會多接濟這樣的孩子,嚴重的情況就是‘啃老’了”。

  “陪伴式啃老”現象為何會存在?調查中,58.9%的受訪者指出所謂的“陪伴”讓子女啃老時心安理得,58.2%的受訪者歸因于父母沒有培養孩子的自立意識,49.6%的受訪者認為有的父母需要子女的陪伴,甘願被“啃老”。

  63.4%受訪者認為以陪伴為藉口依賴老人生活是不孝

  “即便長期陪伴父母,花掉父母很多錢也是不應該的。”楊嘉嘉認為,父母心疼子女,給子女花點錢在所難免,但子女不能對老人過度依賴。“子女陪伴父母是義務,怎能心安理得花老人的錢?這又不是做生意”。

  調查中,針對“陪伴式啃老”現象,63.4%受訪者認為以陪伴為藉口依賴老人生活是不孝,63.3%的受訪者認為這反映了一些年輕人不願努力的“依附式”生存現狀,50.9%的受訪者認為陪伴老人是子女的義務,子女不應花父母的錢,也有30.3%的受訪者認為這是現在年輕人生活壓力大的體現。

  “我平時要做飯、帶孩子,有時還得洗衣服,挺累的。我準備等孫女再大一點就和兒子一家分開住。其實我60歲剛出頭,身體還可以,不需要他們一直陪在身邊照顧,我也希望他們儘早獨立。”楊卿説,她有時會懷念剛退休時的生活,“打打麻將,跳跳廣場舞,很自在。我和兒子一家住得也不算遠,也能接孫女放學。平時有什麼事情,比如修水管,孩子能過來幫個忙就挺好的”。

  子女應如何對父母盡孝?調查中,72.1%的受訪者認為子女應儘量經濟獨立,不花父母的錢,61.0%的受訪者認為子女應過好自己的生活,讓父母放心,59.0%的受訪認為子女應常回家看看,做到陪伴父母而不“啃老”。

  “希望政策上能給予我們這樣的獨生子女一些支持,比如實行獨生子女陪護假。作為子女,如果不能經常回家,就多與父母通過電話或視頻聯絡,平時多為父母添置生活必需品。”楊嘉嘉坦言,在對父母盡孝的問題上,她目前做得就不夠好,“平時工作忙,下了班還要照顧孩子,留給父母的時間就少了。當然,儘量照顧好自己的小家,不讓父母跟著操心也是孝順的表現”。

  70.5%受訪者建議子女幫父母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

  “陪伴式養老”問題的背後,不但有人們關於兩代人相處模式的困惑,還有人們對養老這個社會問題的擔憂。

  張寶義認為,“陪伴式啃老”現象的存在反映了三方面的問題。一是老年人養老的問題是一個社會問題,“在我國,老人需要兒女的照顧是實際情況,我們國家勞動力緊張,通過社會化的養老可以減輕老人在養老方面對子女的依賴”;二是老年人的心理需求越來越重要,單純的物質層面的“養老”對他們來説是不夠的,他們需要子女給予精神層面的慰藉;三是子女對老人的支持也存在依賴和期待。

  解決老人缺乏精神寄託的問題,調查中,70.5%的受訪者建議子女幫父母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60.4%的受訪者希望完善社區養老等養老助老機制,56.5%的受訪者認為子女要常與父母通過電話或視頻溝通。

  張寶義認為,我們在面對社會老齡化的挑戰時需要發展社會化養老模式,完善社會保險制度和護理保險制度,提升社會化養老的水平,同時提升養老的效率,使資源能更好地集中在國家的建設層面。“這樣一來,年輕人也能有更多的精力去發展事業,創造更多的社會財富”。

  張寶義最近非常關注“智慧養老”,“採取互聯網、智慧家的方式,利用科技手段與老人進行聊天、照顧老人,滿足老人的需求,我覺得這是很好的做法,是未來的趨勢。現在國外的智慧機器人養老已經有了一定的發展,包括負責給老人吃藥、和老人回憶過去等,還可以幫助老人和子女進行溝通。我覺得這對解決養老問題是很有幫助的”。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者中,來自一線城市的佔30.2%,二線城市的佔46.5%,三四線城市的佔20.6%,城鎮或縣城的佔2.4%,農村的佔0.3%。00後佔1.2%,90後佔27.0%,80後佔52.0%,70後佔14.5%,60後佔4.4%。(記者 杜園春 實習生 矯芳)

編輯:姚思寒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