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17種國家談判抗癌藥品陸續落地:救命藥吃得上也吃得起

  2018年6月,國家醫保局會同人社部、國家衛健委、財政部等啟動了目錄外抗癌藥醫保準入專項談判工作。經過與企業的談判,有17種藥品談判成功,與平均零售價相比,談判藥品的支付標準平均降幅達56.7%。最近,全國各地先後將17種抗癌藥納入醫保目錄,患者陸續用上了降價後的抗癌藥。

  作為一種定價方式,國家藥品價格談判效果明顯。如何建立常態機制,讓更多患者受益?本報記者進行了採訪調查。

  ——編 者

  患者負擔大大減輕

  17種藥品談判成功,與平均零售價相比,談判藥品的支付標準平均降幅達56.7%,大部分進口藥品的支付標準低於周邊國家和地區的市場價,平均低36%

  福建省福州市居民梁玉華于2014年罹患肺癌。2018年11月1日,他在福建省腫瘤醫院拿到治療藥物安羅替尼。“現在病情基本穩定,抗癌藥又被納入醫保,以後只需服藥就能控制病情。”他説。

  梁玉華以前做化療,一個療程需21天,花費8000元至1萬元不等。如今,改為服用談判後進入醫保的藥物安羅替尼,價格已從以前的每盒6200元降到3409元,平均每個月藥費1萬多元,醫保報銷後,個人僅需支付約3000元。

  福建省自2018年10月25日起,將17種藥品納入省醫保藥品目錄乙類範圍。本次福建省醫保的個人先行自付比例,除了原先已在醫保支付範圍內的尼洛替尼和奧曲微球保持10%以外,其餘新增品種均為30%;其他地方基本參照省級標準執行。

  “這個政策真惠民!”在浙江省杭州市一家醫院,張強對記者説。張強6年前查出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醫生和病友反映用伊布替尼效果最好,但每月4萬多元的費用,對他來説無疑是用不起。6年來,他一直用化療、輸血的辦法治病,沒舍得用進口藥。如今,浙江省把伊布替尼劃進醫保後,他需要支付的費用每月降到3000多元,開始嘗試服藥治療,效果不錯。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血液科主任金潔説,這些談判抗癌藥大大降低了患者的負擔。17個品種中,幾個藥品與血液病相關,比如阿扎胞,原來2000多元1支,14支一個療程,現在每支降到1055元;骨髓瘤用藥伊沙佐米,原來每盒2.7萬元,現在降到1.4萬元左右,也降了近一半,比在境外購買還便宜;治療淋巴瘤的伊布替尼,原來4萬多元一個療程,現在降到1.7萬元。

  2018年6月,國家醫保局會同人社部、國家衛健委、財政部等啟動了目錄外抗癌藥醫保準入專項談判工作。根據相關數據,醫保目錄外的獨家抗癌藥共有44個,國家醫保局組織專家進行評審和投票遴選,提出了創新性高、患者獲益高、臨床價值高的建議談判品種。經過與企業的談判,有17種藥品談判成功,與平均零售價相比,談判藥品的支付標準平均降幅達56.7%,大部分進口藥品的支付標準低於周邊國家和地區市場價,平均低36%。

  目前,福建、浙江、北京等30個省份已明確抗癌藥落地時間表,一些省份患者已經買到了談判後的抗癌藥。

  參保人、企業、醫保“三贏”

  藥品談判明顯擴大了保障範圍,提高了保障水平,減輕了群眾藥費負擔,且考慮了醫保基金承受能力,絕大多數企業表示非常認可

  本次納入藥品目錄的17種藥品,包括12個實體腫瘤藥和5個血液腫瘤藥,均為臨床必需、療效確切、參保人員需求迫切的腫瘤治療藥品,涉及非小細胞肺癌、腎癌、結直腸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多個腫瘤病種。其中,奧希替尼片、伊沙佐米膠囊、阿法替尼片、培唑帕尼片、瑞戈非尼片、塞瑞替尼膠囊、維莫非尼片、安羅替尼膠囊、伊布替尼膠囊、注射用阿扎胞等10種談判成功的藥品,均為2017年之後上市的品種。

  福建省腫瘤醫院胸部放療科主任李建成認為,17種國家談判抗癌藥品納入醫保報銷目錄,有利於嚴格用藥規範。“對於藥品使用,醫保報銷有嚴格規定。例如有些藥物,必須有靶向突變等相關證明才能使用,這就控制了試驗性用藥。”此次納入醫保報銷目錄的17種藥物中,有10種是2017年以來上市的創新藥。“一方面讓患者能夠享受最新的醫療成果,一方面也是在鼓勵創新。”他説。

  “這些專利創新藥品療效確切,經過談判納入醫保,大大提高了藥物的可及性,改善了患者生存質量,延長了生存期。”國家癌症中心副主任、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副院長石遠凱説,以治療癌症的奧西替尼(商品名為泰瑞莎)為例,在它沒有上市前,大量已出現耐藥性並伴有EGFRT790M基因突變的晚期肺腺癌患者只能用傳統化療手段來治療,毒副反應大,效果也不好。2017年3月泰瑞莎在中國上市後,患者用後治療效果有明顯改善,大大減輕了治療對身體的損傷,疾病控制期明顯延長。但是費用很高,每天需要1700多元,進入醫保後,每天費用降至500多元,再經過醫保報銷,患者自負費用大大降低。

  石遠凱提供了一組數據:我國每年癌症新發病例約380萬,其中肺癌病例最多,每年新發70多萬例,死亡60多萬例。肺癌病例中又以非小細胞肺癌病例最多,佔80%—85%。在17個談判進入醫保的抗癌藥物中,有5種治療非小細胞肺癌藥物,甚至有5月份剛剛批准上市的創新藥塞瑞替尼。這些藥品經過談判大幅降價並進入醫保,對患者來説是大好事。此外,17種抗癌藥覆蓋的腫瘤病種較多,惠及大量患者,覆蓋面較廣。

  “如今,創新藥物越來越多,臨床療效也越來越好。17種談判藥物均有非常明確的臨床試驗結果,臨床價值很高。應該説,好政策給患者帶來了福利,也給國內藥物研發帶來了新的機會。”石遠凱説。

  專家認為,談判成功率和降幅符合預期。明顯擴大了保障範圍,提高了保障水平,減輕了群眾藥費負擔,且考慮了醫保基金承受能力,絕大多數企業表示非常認可,實現了參保人、企業、醫保“三贏”的目標。

  配套措施不能缺位

  談判結束之後,還需要建立配套機制進行銜接,即確定地方醫保支付標準和確保藥品在臨床的可及性

  按照要求,抗癌藥由各地挂網醫院採購,按各地醫保支付標準報銷。但是,如何才能確保17種抗癌藥普遍落地呢?

  中國藥科大學教授丁錦希説,談判結束之後,還需要建立配套機制進行銜接,即確定地方醫保支付標準和確保藥品在臨床的可及性。一方面,談判藥物儘快納入地方醫保經辦管理體系,確定報銷比例等;另一方面,公立醫院已取消藥品加成,藥佔比成為其重要考核指標,抗癌藥價格較高,勢必拉高藥佔比,使醫院臨床使用抗癌藥的壓力巨大。“有兩種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一是各地明確抗癌藥使用不納入藥佔比考核,這需要操作更加細化;二是開通社會藥房渠道,醫院開出藥品,患者到社會藥房購買,醫保與藥房結算。”他建議,與臨床使用銜接,建立公立醫院與社會專業藥房的“雙通道”供應保障機制,讓廣大患者能買得到、用得上,確保參保人對談判成果的獲得感和滿意度。

  近日,國家醫保局、人社部、國家衛健委出臺《關於做好17種國家醫保談判抗癌藥執行落實工作的通知》。根據要求,醫保部門開展2018年醫療機構年底費用清算時,阿扎胞等17種抗癌藥費用不納入總額控制範圍,對合理使用談判藥品的費用要按規定單獨核算保障。

  針對此前談判藥品赫賽汀進入醫保後曾出現過斷供的情況,國家醫保局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只有赫賽汀出現過斷供,這主要是企業自身生産調整沒能做好銜接,出現了短時間的斷供。經過企業努力,已恢復了供應。2018年抗癌藥談判後,在與企業簽訂的協議中,明確要求必須在全國範圍內保障供應。

  《通知》對藥品的合理使用提出了要求,由於談判藥品納入目錄等政策原因,導致醫療機構2018年實際發生費用超出總額控制指標的,年底清算時要給予合理補償。制定2019年總額控制指標是要綜合考慮談判藥品合理使用的因素。同時,要嚴格執行談判藥品限定支付範圍,加強使用管理,對費用高、用量大的藥品進行重點監控和分析,確保醫保基金安全。

  抗癌藥進入醫保後,如何確保合理使用呢?石遠凱説,這需要由腫瘤專科醫生根據臨床使用指南,把握指徵進行使用,相關的檢測檢查手段必不可少。

  金潔認為,藥物的使用需要專科醫生來把關。比如,伊布替尼是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一線用藥,但必須要等血紅蛋白、血小板指標下來時用,效果才是最好的。相反,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用藥就是越早越好。同時,還要做好隨訪管理、用藥指導。比如,在一開始服用靶向藥物時,可能會出現一些不良反應,如噁心、嘔吐、浮腫、皮膚色素改變等,患者要有心理準備,必要時及時就醫。(李紅梅 顧春 鐘自煒)

關鍵詞: 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