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這些裸辭理由“扎心”了 工會可以幫到你

  “沒時間交男友”“沒有加班工資”“沒時間旅遊”

  【焦點關注】裸辭理由“扎心”了,工會可以幫到你

  從最初的“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到“領導,你這麼點錢,讓我很難辦事”,每隔段時間,網上就會出現“爆款”辭職報告。近日,又一封辭職信火了。一位杭州女孩列出了自己裸辭的7條理由,表示雖沒想好以後做什麼,但不能再繼續這樣了。

  “沒時間交男友,看電影還要看好時間”“沒有加班工資,上班無期限”“沒時間旅遊”“沒有前途”“不想混日子了”……這些理由看似任性叛逆,卻被網友評論條條“扎心”。同時,也是在某種程度上提醒工會、企業和有關部門應當更精細地做好職工工作。對企業工會來説,如何完善服務體系,更精準地關愛職工,成了一個緊迫的命題。

  理由:“沒時間交男友、看電影”

  支招:要創新工作方法、滿足個性化需求

  “各位工粉們注意啦,區工會代表大會即將開幕,工會將送齣電影票500張。”近日,某地區工會推出這樣一項看電影的福利,卻應者寥寥。

  “這好比週五下班組織看電影,時間地點固定,誰願意浪費週五晚上的寶貴時間,和同事一起看電影,看電影本來是放鬆的好麼!”不少職工表達了這樣的無奈。

  同樣遭職工吐槽的還有相親活動。據了解,為發揮好工會娘家人的作用,許多地方工會都舉辦過聯誼活動。如某地工會組織就曾依託該省職工服務平臺,查找當地單身職工信息,鼓勵其報名。許多企業工會還邀請經驗豐富的“工會紅娘”牽線搭橋。

  然而,職工對此參與的熱情卻不一定高,“為何要在同行業聯誼,公務員就只能和公務員相親”“活動環節太尷尬了,男女嘉賓挨個自我介紹,然後玩一些幼稚的遊戲,希望能有輕鬆交流的環節”。

  “為什麼平常提出需求的人那麼多,一到組織活動卻沒了人影。”很多工會幹部也對盡心組織相親活動卻收效甚微的狀況頗為困惑。一位機關工會幹部道出了自己的心聲:“我們經常被喊作老阿姨,工會裏年輕人太少了,我們不知道年輕人的想法、喜歡的形式,做出來的活動總有代溝。”

  就組織職工看電影方面,也有一些企業工會的創新做法被職工點讚。“我們單位是發電影卡,可結合自己的時間、想看的場次,在網上預訂。”在北京某央企工作的鄧潤宇覺得這種方式便捷又人性化。

  理由:“沒有加班工資,上班無期限”

  支招:要調研摸排情況、積極組織協商

  “每天早9點上班,晚9點下班,每週工作6天。”這樣的“996”工作制在一些民營單位並不少見,特別是在一些互聯網公司早已成了默認的行規。

  “如果再考慮通勤, 以北京市平均52分鐘的通勤時間、19.2公里的通勤距離來算,很多人實際上是‘8106’的上班模式,早上8點出門,晚上10點到家,一週6天。”北京某互聯網公司一位程序員向記者抱怨,雖然身體常常不堪重負,但看著辦公室燈火通明,同事們還在加班,自己很難按時下班。

  《勞動法》規定,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週工作時間不超過44小時的工時制度。同時,加班不是沒有前提條件、時間限制和待遇要求的,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此外,延長勞動者工作時間應當支付報酬。

  今年1月,廣東珠海人社局公佈一則案例,珠海某公司因趕制訂單,違法延長職工加班時間,平均達100小時以上,最長達147小時,但鋻於該企業就加班事先與工會和員工協商,未強迫加班,並能足額支付加班工資、積極配合勞動部門調查,因此人社局決定只對該企業予以罰款處罰。

  “每月加班超過36小時為超時加班,即使職工自願並支付加班費也違反了勞動法規。”廣東一名工會幹部表示,不少企業和職工認為,只要付了加班費、職工自願,就是合法的,實際上這種認識是錯誤的。勞動法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嚴格執行勞動定額標準,不得強迫或者變相強迫勞動者加班。此外,用人單位由於生産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1小時,因特殊原因需延長工作時間的,每日不得超過3小時,每月不得超過36小時。因此,超時加班是違法的。

  “職工很少因加班維權,因為爭議標的額小,取證困難。”這名工會幹部建議,工會要在日常工作中調研摸排勞動者加班情況,了解他們所想所盼,積極與企業協商,表達意見,更好地保障勞動者權益。

  理由:“沒時間旅遊”

  支招:要在協商帶薪年休假中起橋梁作用

  “工作7年,只休過1次年假。”在日化行業做銷售的李先生告訴記者,按規定他每年可以有15天年假,但隨著業務指標越來越難完成,同事今年幾乎沒有休年假的。而一到部門統計帶薪休假率時,“沒休過假的也會‘習慣性’簽字,以保證90%以上的帶薪休假率”。

  社科院近日發佈的《休閒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也印證了這一現象。報告顯示,在帶薪休假方面,40.1%的受訪者表示“沒有帶薪年休假”。

  《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中規定工會組織依法維護職工的年休假權利。但落實起來並不容易,全國總工會的調研顯示,一方面,一些用人單位尤其是中小企業希望通過減少員工帶薪休假的時間來降低成本,不願落實帶薪休假;另一方面,職工因謀生需要或害怕失去工作崗位,往往不敢維護休假權益。尤其是農民工,能享受帶薪年休假的更是寥寥無幾。

  對此,全總相關人士指出,在實際執行過程中,職工休假權益難以保障的情況很普遍。全總為此已要求各級工會加大推動此項工作,督促各單位加快落實帶薪休假制度。

  業內人士指出,工會組織在破解帶薪休假難中具有先天優勢。工會就在職工身邊,用人單位只要不落實帶薪休假,工會能第一時間知曉,並及時採取措施。同時,工會可以通過召開職工代表大會等制定本單位帶薪年休假制度的實施細則,在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協商帶薪年休假過程中起到橋梁作用。(記者 彭文卓)

關鍵詞: 裸辭;工會幹部;用人單位;勞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