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93.3%受訪租房年輕人希望降低公租房門檻惠及更多青年

  93.3%受訪租房年輕人希望降低公租房門檻惠及更多青年

  82.1%受訪租房年輕人感到經濟壓力大

  隨著畢業季結束,新一批初入職場的年輕人加入了城市租房大軍,租房市場又迎來了一次“小高峰”。不過租房中的種種問題也隨之暴露出來:仲介隨意違反合同約定、房屋隨意隔斷出租、變相亂收費等,年輕人在租房時遇到了哪些亂象?如何規範租房市場?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2名現在在租房居住的年輕人(18~35周歲)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2.1%的受訪年輕人坦言租房給自己帶來的經濟壓力大。20.7%的受訪年輕人稱每月房租佔其月收入的一半及以上。仲介或二房東亂加價(53.4%)、房屋設施維修困難(44.1%)和網上租房信息真假難辨(41.0%)被受訪年輕人認為是租房市場三大亂象。93.3%的受訪年輕人希望降低公租房門檻讓更多青年受惠,57.9%的受訪年輕人希望政府牽頭搭建租房平臺。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年輕人中,在一線城市工作的佔34.1%,二線城市的佔47.3%,三四線城市的佔16.2%,城鎮或縣城的佔2.3%,農村的佔0.2%。

  20.7%受訪年輕人稱每月房租佔其收入一半及以上

  24歲的南京咖啡培訓師陳培真(化名)租了一間公寓,房租要花去他每月收入的1/4。“南京作為‘新一線城市’,房租較高,有些公司不為員工繳納公積金,這導致年輕人的租房壓力比較大。”陳培真對記者説,由於房租花掉過多收入,他身邊很多剛工作的年輕人沒辦法在其他方面給自己做投資。

  北京市某事業單位員工阮筠(化名)一直和朋友合租兩室一廳,每月房租佔了她幾乎一半的收入。“最近兩年房租漲得飛快,超過工資漲幅。”阮筠介紹,2015年她租一間臥室要2300元,現在已經漲到3500元了。“我平時社交、吃穿也要花錢,基本一個月剩不下多少錢,是‘月光族’無疑了”。

  調查顯示,20.7%的受訪年輕人稱每月房租佔其月收入的一半及以上,其中16.3%的受訪年輕人為1/2,4.1%的受訪年輕人為2/3及以上,0.3%的受訪年輕人表示房租超過自己月收入。55.5%的受訪年輕人每月房租佔其月收入的1/3,23.8%的受訪年輕人每月房租佔其月收入的1/4及以下。

  調查中,82.1%的受訪年輕人坦言房租給自己帶來的經濟壓力大,其中22.2%的受訪年輕人直言非常大。

  陳培真最近一直在找租房房源,“可很多次打電話過去或實地看房會發現與網上描述相差甚遠,虛假房源太多,而且仲介收取的仲介費用大都為一個月的房租,要價太高了”。

  在深圳從事營銷工作的劉香(化名)告訴記者,整租往往比較貴,但她身邊很多人又不願意合租,很難找到滿意的房子。“我身邊有朋友曾被臨時通知搬出,還遇上過仲介和房東隨意加價,很氣憤”。

  “我曾經通過‘黑仲介’找房,説是不收仲介費,但各種名義的費用不斷,房屋設施壞了也從不管維修。”阮筠説,她的一個同學曾遇到仲介坐地起價的情況,“對方一聽説她決定要租,立刻以有人先定下為由,將月租金漲了300元,説是為了‘方便爭取房源’”。

  年輕人租房時遇到過哪些問題?調查顯示,仲介或二房東亂加錢(53.4%),房屋設施維修困難(44.1%)和網上租房信息真假難辨(41.0%)被受訪年輕人認為是租房市場三大亂象,其他問題還有:租金高(34.9%),合租人信息不明(31.4%),找房時間、經濟成本高(27.3%),房屋裝修劣質,有害健康(25.2%),黑仲介氾濫,房源沒保障(24.7%),對短租租戶不友好(22.0%)以及仲介或房東不守合約臨時要求搬出(17.0%)等。

  中國房地産業協會副會長胡志剛表示,今年以來,全國房地産市場面臨著轉型。“十九大報告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各地政府也在大力發展租賃市場。” 胡志剛説,目前房屋租賃方面的法律法規不健全,使得承租人的合法權益有時得不到保障,住在房子裏面沒有穩定感。

  93.3%受訪年輕人希望降低公租房門檻讓更多青年受惠

  如何減輕年輕人的租房壓力?調查中,93.3%的受訪年輕人希望降低公租房門檻讓更多青年受惠。

  “現在各地都在推公租房。希望能夠適當降低公租房在年齡、收入等方面的門檻,同時簡化證明材料、申請過程,加快審批進度,為剛畢業大學生、低收入群體以及穩定就業的外來務工人員等人群提供便利。”阮筠説。

  23歲的北京互聯網行業員工曹雨(化名)希望,用人單位能夠普及“住房補貼”這項福利,政府出臺專門法律法規保障員工切實享有這項福利。

  阮筠希望政府加大對租房市場的管理力度,保障承租人的合法權益,及時處理承租人的舉報,對違法的房東和仲介進行嚴懲。

  要減輕年輕人租房壓力,57.9%的受訪年輕人希望政府牽頭搭建租房平臺,53.0%的受訪年輕人希望增加住房公積金對租房的支持力度,51.7%的受訪年輕人希望加強租房市場監管,打擊嚴懲黑仲介。其他還有:適當提高職工租房補貼(45.7%),完善相關法律法規(36.7%),設置便捷租房舉報維權渠道,及時處理(24.0%)。

  胡志剛認為,應加快房屋租賃方面法律法規的修改,明確承租人在租房期間的一些權益,讓年輕人住在租住的房子裏與住在買的房子裏一樣有保障。

  他還指出,目前房屋租賃市場看起來房源不足,但其實有大量的存量房、空置房,政府應出臺政策,比如減免租賃稅等,調動人們出租房屋的積極性,向市場提供更多的租賃房源。“有些三四線城市空置房不是很多,就需要政府加大對租賃房的投入,在土地供應這方面也要有意識地向租賃傾斜,拿出土地來建設租賃房。為了降低成本,我認為可選擇城市周邊一些交通比較方便的集體土地來建房。政府的財政資源,金融、保險等相關政策也應向租賃市場傾斜”。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杜園春 實習生 陳子 來源:中國青年報

關鍵詞: 年輕人;租房;房租;希望;市場;仲介;門檻;收入;93.3%;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