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個稅改革今年料實現新突破 專家建議“兩手抓”

  個稅改革料實現新突破

  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當前稅收改革逐漸步入深水區。隨著營改增逐步調整到位,個稅改革成為今年稅收改革的重中之重,預計年內將出臺提升個稅起徵點與專項扣除的文件。專家建議,個稅改革要一手抓制度,推進個稅法修訂,建立完整的徵管體系;一手堵漏洞,強化並建立以個人自行申報為主的申報制度,建設全國稅務網絡徵管系統,統一個人納稅編碼,利用數字化手段加強徵收能力。

  個稅制度待完善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表示,今年加快完善稅收法律制度框架勢在必行,關鍵稅種改革如增值稅改革、資源稅改革、環保稅改革、消費稅改革、個稅改革、房産稅改革等都將進一步深入。隨著營改增和資源稅政策逐步調整到位,改革重點將在房地産稅和個人所得稅上下功夫。

  平安證券首席分析師魏偉指出,目前我國個人所得稅相對規模較小,制約了稅收收入分配調節功能的發揮。當下,我國總體稅收結構是以流轉稅(包括增值稅、營業稅和消費稅)為主,所得稅佔比不高,而所得稅當中也是以企業所得稅為主體,起到居民收入分配調節作用的個人所得稅相對規模有限。無論是在GDP還是財政收入中的比例,我國的個稅佔比都低於其他中等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甚至遠遠低於全球普遍水平。

  魏偉表示,現行個稅制度還存在較多缺陷,如同屬勞動所得的工資薪金收入與勞務報酬、稿酬等徵稅方式完全不同,偶然所得和投資所得統一適用20%的固定比例稅率,對資本所得徵稅較輕、對勞動所得徵稅較重,同樣收入的納稅義務人,所得來源渠道多的可以享受更多費用扣除等。

  從上調起徵點與專項扣除入手

  隨著這幾年收入上漲,提高個稅起徵點再次被提上日程,3月,財政部編制的預算報告和預算草案已經提請審議,其中包括提高基本費用扣除標準。

  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表示,提高個稅起徵點需要考慮個人所得稅的定位。個人所得稅屬於“大眾稅”,不可能只面向少數人收取,可以先將免徵額定在5000元左右。下一步,個稅改革的主要方向是綜合與分類、工資薪金所得和勞務報酬所得合併一起徵稅,預計今年內就會出臺工薪與勞務報酬合併後統一的稅率和稅級。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公共財政與政策研究院院長喬寶雲表示,按照個人來徵稅不如按家庭徵稅合理。

  對於專項扣除,賈康表示,應該考慮家庭贍養系數,比如一個家庭年度總收入是12萬元,家庭人數多少明顯會影響家庭生活水平,應適當考慮贍養家庭人口數量。對於家庭成員的界定,目前尚未有統一的方式,但離不開信息系統的支持。

  “除了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子女教育、大病醫療費用外,其他與個人或家庭生活密切相關的大筆支出如住房按揭利息支出、贍養老人費用等也應該列入扣除項目。”楊志勇補充,在綜合與分類所得稅改革之後,稅改重點在於各種標準扣除和專項扣除是否與實際成本費用基本相符。

  加快制度性改革

  “個人所得稅改革需要建立總體框架,而非僅停留于提高起徵點等‘縫縫補補’。更公平的稅制有助於鼓勵公民形成以納稅為榮的社會風氣。尤其是對於資本所得、勞動所得都應當合理課稅,以真正發揮個人所得稅對家庭收入差距的調節作用。”喬寶雲建議,改變單位代扣的納稅方式,轉變徵稅理念;建立信用體系,啟用終身唯一的納稅號並與個人退休福利挂鉤;限制現金收入。

  在賈康看來,下一步值得關注的是,修訂個人所得稅立法何時啟動。楊志勇補充,個稅改革的目標是要讓個稅更加公平,個稅在稅收總收入中的比例上升是必然趨勢,個稅的財政目標和公平目標的權衡取捨,更應該通過法律程序來解決。

  展望未來,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趙全厚認為,現在數字化技術越來越發達,將更多利用大數據進行徵管改革。很多地方在建設稅務大數據庫,納入了很多個人交易信息。此外,由於第三方交易平臺的出現,現在很多交易都實現了電子化,使得現金交易大幅度減少。信息化技術會讓徵管手段更容易做到“應收盡收”。

  趙全厚介紹,徵稅部門與科技公司合作建立大數據系統,一是可以進行收支動態的監測,如果收入少、支出多就可以被篩選出來;二是將工商註冊、納稅情況、交易等數據內部打通,也可以通過軟體篩選出疑問點。本報記者 趙白執南

關鍵詞: 個稅;改革;收入;所得;家庭;今年;個人所得稅;扣除;徵稅;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