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搭建成本更高、難度大 農村網絡入戶遇兩大難題

  原標題:貼近農民需求 加速網絡發展(補齊農村網絡短板特別報道上)

  日前,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關於推進網絡扶貧的實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到2020年,全國12.29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寬帶網絡覆蓋比例超過98%。

  面對我國城鄉仍然存在的互聯網普及方面的差距,如何補齊農村互聯網建設和發展的短板,進一步縮小城鄉信息化差距?記者展開調查。

  農村網民增至2.09億

  互聯網很大程度打破資源時空限制,越來越多優質資源通過網絡傳到農村

  製作微課視頻,進行問卷調查,讀取學校通知,了解學生表現……在山東青島西海岸新區港頭小學使用的“樂教樂學”APP上,老師和家長彼此信任、相互配合,把教育工作做得有聲有色。如果回到兩年前,這所農村小學的情況並非如此和諧。

  “一些家長以前不重視學校工作,敷衍甚至排斥和我們溝通,讓人感到很迷茫。”學校老師段青瑋告訴記者,學校引入了“樂教樂學”後,家校溝通得到很大的增強。

  港頭小學推進“互聯網+教育”,得益於新區的農村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提速。8家通信運營商共同完成“銅退光進”光纖改造工作,光纖網絡覆蓋率達100%。

  農村網絡基礎設施建設如火如荼,越來越多的農民享受到互聯網帶來的福利。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統計,截至2017年底,我國有2.09億農村網民,較2016年底增加793萬人,增幅為4.0%;農村地區互聯網普及率上升為35.4%,但和城鎮地區71.0%的普及率相比,我國農村地區還存在巨大差距。

  2015年底以來,工信部聯合財政部先後組織實施了3批電信普遍服務試點,總計投入超400億元,以中央財政投入帶動企業投資,支持全國13萬個行政村開展光纖網絡到村建設和升級改造。

  家住寧夏回族自治區賀蘭縣金貴鎮紅星村的葛新芳,是其中的受益者。去年村裏完成電普覆蓋、光纖到戶工程後,她第一時間去鎮上移動營業廳,給自己家安裝了光寬帶IPTV,直播、點播、回看,看得過癮。“50M的帶寬加電視機頂盒,一年300多塊錢,划算!”

  如今,葛新芳一家日常生活有了很大變化。購水、購電、農産品價格查詢等,都可以足不出戶、按鍵完成,去年,家裏收穫3000多斤玉米,也通過網上交易賺了5000多元。

  “寧夏2016年開啟電信普遍服務項目,到現在自然村通光纖比例達到80%,4G覆蓋行政村比例達到95%。”寧夏通信管理局信息通信發展處處長袁波説,“我們還與脫貧攻堅工作緊密結合,目前已有多個試點貧困村通過特色農産品網絡銷售實現大幅增收。”

  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陳雲松表示,互聯網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資源的時空限制,越來越多的優質資源能夠通過網絡傳到農村,如實現産品供給和市場需求的對接、宣傳地方特色文化等,對於彌合城鄉之間在經濟、教育、醫療等方面的差距具有積極作用。

  網絡入戶遇兩大難題

  人口密度小,導致搭建成本更高;地形複雜,導致基礎設施搭建難度大

  日前,中國移動湖北分公司宣佈,將用高速網絡快速覆蓋湖北農村偏遠地區,今年年底擬實現全省4825個建檔立卡貧困村4G網絡全覆蓋。據相關負責人介紹,由於農村地區地廣人稀,此次湖北移動將採用低頻段頻分雙工(FDD)進行網絡覆蓋,更適應基站廣覆蓋的特性需求,也有利於後期運維管理。

  “目前農村的網絡建設主要面臨技術和成本兩大難題。比如,人口密度小,導致搭建成本更高;地形複雜,導致基礎設施搭建難度大。”陳雲松説,2017年四川涼山的“懸崖村”開通全網絡業務,就是一例。

  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曾一度僅靠一條近800米的山路和外界聯絡,山路沿懸崖峭壁垂直而下,被外界稱為“懸崖村”。2016年底,四川移動將“懸崖村”納入普遍服務項目,投資100余萬元新建4G基站,鋪設光纜19.5公里,實現了4G網絡全村覆蓋。2017年,“懸崖村”全面開通了光纖寬帶和高清電視,並且引進千里眼、雲視訊等信息化項目,為“懸崖村”打通脫貧道路。

  除了自然條件限制,很多地區還可能疊加人為困難,增加了建設成本和難度。

  “其中1.1公里桿路經過農田,800米需經過某林區保護站管轄範圍,協調難度較大……”經過實地勘查和走訪後,工作人員在“南長灘村光纜接入工程建設存在問題説明”上,列出了8個不好解決的問題。

  南長灘村,是寧夏中衛市沙坡頭區迎水橋鎮的一個貧困村。由於沒有通信路由,光纜要過黃河,多年都沒有通寬帶。寧夏通信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由於架設桿路可能會打破村民原本的生活方式,常遇到村民阻擋建設。這需要多方積極協調溝通,做好村民思想工作。

  “一方面,如果運營商能和政府有效合作,在城鄉規劃的總體框架中整體設計,避免通信工程與市政建設脫節,將提高建設效率和效果。”陳雲松説,另一方面,對於很多農民來説,互聯網並不是生産和生活的“必需品”,只有創造更多貼合農民需求的網絡應用,網絡建設才能更受歡迎和支持。

  線上線下門檻一起降

  我國已建成運營超過16.9萬個益農信息社,實現便民服務等“一社綜合、一站解決”

  今年春節,在北京工作的于川回到山東濟寧的農村老家休假,很快便驚詫于當地新的“社交方式”。“兩人可能還沒聊幾句,就問起對方在某個短視頻APP上的賬號,然後求關注、求點讚。”于川説,“簡直和互換名片一樣。”

  據于川觀察,相比于城市居民通過網絡購商品、看新聞、訂行程等,老家的人們似乎將網絡作為一種娛樂工具。除了聯絡彼此,看段子、看視頻成為人們在網上最常做的事情。

  這一點,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調查結果中得到印證。

  農村地區網民在網購、理財、共享單車等應用的使用率比城鎮地區低20個百分點以上,但對於即時通信、網絡音樂、網絡視頻等基礎類應用,城鄉差異並不太大。

  陳雲松指出,城鄉之間網絡基礎設施和軟硬體設備條件上的差異正逐步彌合;而人們在具體網絡應用領域上的差異,卻日益凸顯。城鄉居民的信息使用模式和生活方式有差異,對於目前的農村而言,很多人的日常生活與互聯網應用相隔較遠。

  北京大學互聯網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田麗認為,目前農村互聯網基礎設施狀況和農民信息素養,不足以支撐農村互聯網應用發展的市場環境,所以企業不會輕易介入。“企業一般關注成熟市場,習慣賺快錢,對需要培育和發展的市場沒有充分的耐心,需要政策引導。”

  在今年4月舉行的首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上,農業農村部市場與經濟信息司司長唐珂介紹,我國已建成運營超過16.9萬個益農信息社,在每個試點實現了公益服務、便民服務、電子商務和培訓體驗服務“一社綜合、一站解決”。2018年,將新增部分省份開展全轄區推進示範,力爭到今年底覆蓋全國一半以上省份。

  “農村發展互聯網應用是一個系統工程,除了網絡建設本身之外,其他方面也要跟上,例如要著力降低線下門檻等。”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黨國英説。(記者 宋宇 禹麗敏 潘俊強)

關鍵詞: 農民;網絡覆蓋;網絡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