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近七成受訪者選擇旅遊目的地會先看門票價格

  原標題:近七成受訪者選擇旅遊目的地會先看門票價格

  68.6%受訪者建議完善公共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

漫畫:朱慧卿

  日前,國家發改委在其官網上開設了“我為建立完善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機制建言獻策”專欄,鼓勵社會各界人士建言獻策。此前,湖南省桃花源景區、湖北省黃鶴樓等都已下調了門票價格。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7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69.6%的受訪者表示門票價格是自己外出旅遊選目的地時首先考慮的因素。對於公共景區經營過度依賴賣門票的情況,58.4%的受訪者認為這影響了遊客的體驗,50.4%的受訪者認為這會降低遊客到景區旅遊的意願。68.6%的受訪者建議完善公共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60.6%的受訪者建議加強對公共景區門票價格的監管。

  受訪者中,00後佔1.4%,90後佔30.5%,80後佔49.3%,70後佔13.9%,60後佔4.5%。

  69.6%受訪者選景點旅遊先考慮門票價格

  鄧薇依(化名)來自湖南益陽,前段時間和家人一起到西安旅行,她坦言門票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兵馬俑、華清宮這些景點的門票都是150元一張,華山門票是160元一張。”鄧薇依對記者説,出門旅遊,她發現有的景區門票價格比較親民,有的景區門票價格則很高。

  “我出去旅遊會考慮景點特色和門票價格,如果景區有特色,門票價格又合理,我會更願意去。”在合肥上學的王志傑今年3月去了黃山遊玩,“門票、上下山大巴和纜車,一共花了300多元,總體感覺不錯。黃山的景色很令人讚嘆,如果重點景區的門票價格有所降低會更好”。

  調查中,69.6%的受訪者表示門票價格是自己外出旅遊選目的地時首先考慮的因素。

  華東師範大學旅遊管理系系主任楊勇表示,目前國內景區門票價格總體比較高,尤其一些5A級景區門票價格高,而且大多數景區收入主要依靠門票,這也導致了景區門票價格持續上漲。

  北京某高校學生鄒涵(化名)對記者説,她發現旅遊資源比較豐富的地區,如蘇州、杭州、北京等地,景區門票價格有所下降,但有些地區門票價格依然較高。

  鄧薇依回憶説,她和父母去華山時買了上下山的索道票,但是他們發現進園區後還要買40元一張的車票,才能到索道。“索道單程要140元,到了西峰山頂,下山每人得花40元坐大巴車才能回遊客中心。”鄧薇依還告訴記者,由於大雁塔在慈恩寺裏,要想進去參觀要先交50元進入寺廟的錢,再單獨交30元登塔的錢。

  關於景區門票目前存在的問題,調查中,67.4%的受訪者指出公共景區門票存在節假日隨意漲價的情況,60.6%的受訪者覺得公共景區門票價格過高,其他問題還有:只出售聯票套票、不單獨售票(56.0%),景區門票捆綁觀光票、保險等(44.1%)以及優惠門票使用受限制(27.7%)等。

  北京外國語大學文創産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兼旅遊研究所所長、中國未來研究會旅遊分會副會長劉思敏表示,從旅遊景區建設的歷史過程來看,在國家、地方、集體、個人、外資“五個一起上”和“誰投資誰受益”的景區發展政策下,地方政府大多數都是出於發展地方經濟的目的來經營景區,這種投資的內部性與客源的外部性之間的不匹配導致其沒有給景區門票降價的動力和義務。

  58.4%受訪者認為公共景區經營過度依賴門票價格影響旅行體驗

  鄧薇依認為,一些歷史景區經營過度依賴門票會讓商業氣息掩蓋了其韻味。“我能夠理解景區運營維護需要收入,但感覺門票價格形成機制應該更科學更透明,而不應巧立名目、分段收費”。

  調查顯示,對於公共景區經營過度依賴門票的情況,58.4%的受訪者指出這會影響遊客的體驗,50.4%的受訪者認為這降低了遊客到景區旅遊的願望,48.6%的受訪者覺得這容易引起價格上的無序競爭。受訪者的其他看法還有:景區項目只能靠門票獲利(43.4%)、缺少景區門票價格監督機制(40.9%)、景區的公共屬性被淡化(31.7%)和經營管理成本被轉嫁給遊客(24.7%)等。

  楊勇認為公共景區的發展需要從多方面綜合考慮收入的來源,在門票經濟之外還需要考慮其他方面的收益。“如果僅算門票上的收益,有可能會導致商業氣息太重,旅遊體驗感差。可以通過提升遊客在休閒、住宿等方面的體驗,讓遊客有更長的停留時間”。

  對於公共景區經營,調查中,68.6%的受訪者建議完善公共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60.6%的受訪者建議加強對公共景區門票價格的監管,53.7%的受訪者建議充分挖掘景區的特色,45.5%的受訪者建議提升景區配套的公共服務質量,32.6%的受訪者建議加強旅遊與其他産業的結合,豐富旅遊産品。

  楊勇認為,不能把景區發展和社會整體發展割裂開來,要採用“大旅遊”的思路發展地方旅遊業,算綜合的經濟賬。“旅遊業對當地的經濟、營商環境的影響非常大,尤其對一些地方品牌塑造有很大的作用。同時也需要建立起對景區的補償機制,促進景區的可持續發展”。

  劉思敏認為,我國的景區應該分成公益型、市場型和混合型三種,並採用不同的管理方式。具有明顯社會價值的公益性景區應該降低門票收費,讓更多的人能去體驗,依靠市場投入建設的市場型景區的價格應該由市場來決定,對於兼具兩種特點的混合型景區,其門票價格應實行政府指導價或最高限價管理。

  劉思敏還建議建立起國家公園體制,為景區發展提供制度保障。“公益性的景區應該有國家級、省級和城市公園三級。目前我國僅有城市公園這一級,還沒有形成三級的形式。理順投資關係,有助於更好地規劃管理景區門票。國家公園體制完善後,對屬於國家一級的可以通過中央財政支持,對最具特色的也最需要保護的景點進行管理和維護,同時鼓勵社會企業贊助以及志願者參與”。(見習記者 孫山)

關鍵詞: 旅遊目的地;門票;公共景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