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無人機如何不再任性飛?實名登記細化 監管法規完善

  無人機 如何不再任性飛(政策解讀聚焦)

  天津寶坻區,一塊18萬平方米的無人機綜合驗證場,無人機試飛、載荷驗證、培訓、科普等系列服務都可進行,解決了不少無人機生産企業的痛點。

  “過去企業沒地方試飛,就到處亂跑。京津翱翔基地開放後,一家總部在深圳的無人機製造廠商就將部分部門搬到了附近,有了固定場地,效率大大提高,半年時間就培訓了1000多位學員。”天津中科無人機應用研究院副院長陸小娟説。

  此前,國家空中交通管制委員會辦公室組織起草了《無人駕駛航空器飛行管理暫行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徵求意見稿),並公開徵求意見。無人機“黑飛”狀況怎麼治?政府、企業、個人能做些啥?相關政策如何帶來更完善的解決方案?

  買賣環節或更嚴格——

  輕型機銷售備案建議避免重復管理

  在深圳,無人機玩家小柯和陳先生表示,平時使用無人機主要用於拍攝。在購買時,他們登記了自己的名字和信息。一電科技、天津騰雲智航科技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企業生産的民用無人機目前由終端客戶在民航民用無人機實名登記網上登記。大疆公司則採取實名激活的辦法,登記實名信息後方可激活使用産品,一方面保障實名登記的信息真實,另一方面用戶無需再登錄民航局網站填寫,且無人機一機一碼,違規可追溯。

  關於購買者實名認證,去年6月起實施的《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實名制登記管理規定》規定:在我國境內最大起飛重量為250克及以上的民用無人機,擁有者必須按規定實名登記,民航局航空器適航審定司是登記系統管理單位。至於銷售企業是否向公安機關備案並核實信息等並沒有要求。

  《條例》徵求意見稿擬對買賣雙方提出要求。銷售除微型無人機以外的民用無人機的單位、個人應當向公安機關備案,並核實記錄購買單位、個人相關信息,定期向公安機關報備。購買除微型無人機以外的民用無人機的單位、個人應當通過實名認證,配合做好相關信息核實。

  “目前還沒有接到公安機關對備案手續和程序的明確規定。”大疆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大疆支持對小型及以上無人機進行實名銷售備案,“但對輕型機進行備案值得商榷。”

  該負責人認為,輕型無人機個人消費屬性明確,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的家庭拍攝、娛樂設備,屬於日常消費品。此前大疆配合民航局試點,為産品增加實名激活的設計,已經能夠解決人機綁定的問題。“輕型機的實名銷售備案,易造成重復管理;同時,購買輕型無人機的大量用戶通常將該産品用於饋贈,並不能保證購買人和使用人的一致性。”

  飛行申請不那麼簡單——

  可開放部分空域,使用網絡平臺受理審批

  天津的飛手韓傑,不光有駕照,還有教練證。在受訪的飛手中,他最清楚飛行計劃申報等步驟。“全國省市都明確劃分了無人機的禁飛區域。”他介紹,要想在禁飛區域飛,須申報飛行計劃,提交航空適航資質、人員執照、任務委託書、任務申請書等材料,涉及部門較多。

  近些年,沒有經過批准的“黑飛”現象時有發生。深圳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介紹,在深圳,飛行申請由民航深圳空中交通管理站受理審批,公安部門僅為備案,一經民航審批同意,除有治安風險外,一般不予干涉。但2017年全年,除特殊時期外,經過正常申請並備案的無人機飛行活動不到5宗。

  “向我們備案的各類活動中,申請人都是企業、社會組織等,尚無個人備案。由於個人申請者難以達到准許條件,往往會選擇‘黑飛’,給禁飛區帶來很大風險。”該負責人建議,在禁飛區政策宣傳上,民航、公安、企業都要行動起來。公安機關要求一線民警掌握相關信息,並張貼公告,逢重要節點廣泛發佈。

  業內人士介紹,飛行申請落實難,主要是由於審批需要書面報送,且內容較為繁瑣。根據規定,涉及民用的無人機飛行申請要經民航地區管理局進行審查或評審,並出具結論意見。針對這種情況,2017年深圳擬向無人機開放部分空域,同時對需要申報的情況使用網絡平臺管理。

  此次《條例》徵求意見稿也提出國家將建立無人機綜合監管平臺,微型無人機在禁止飛行空域外飛行,無需申請飛行計劃。輕型、植保無人機在相應適飛空域飛行,無需申請飛行計劃,但需向綜合監管平臺實時報送動態信息。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這些規定如能順利施行,有望解決“黑飛”現象頻發問題。

  監管難點尚有許多——

  法律責任落實落細,保障一線執法有據可依

  對生産和銷售企業來説,技術上稍加支持,可能會使相關部門的監管事半功倍。比如,有的産品採取實名激活、禁飛區域內不能起飛、限飛區域內限制飛行高度等手段。有的産品能接收到附近半徑數十公里以內的客機廣播信號,可以通過分析每台客機的位置、高度、速度等信息,在判斷存在碰撞風險的情況下主動避讓,提升飛行安全。

  一電科技是加入深圳民航監管平臺試點的企業,據介紹,其後續將接入民航監管系統,方便客戶實名登記、查看禁限飛區域、飛行計劃申報等,方便民航監管飛行任務及計劃的智慧化管理服務,完善無人機空管信息系統。

  當然,監管難點盲點依然存在。深圳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説,據初步統計,深圳有無人機整機生産企業34家、無人機零配件生産企業23家、無人機銷售企業103家,無人機購買較為容易。但是,其中支持後臺監管技術的僅有38%,如果算上自組機器,比例會更少,這給監管帶來很大難度。

  而對於有後臺監管技術的來説,一些技術也很容易被破解。無人機的安全限制依靠機身傳感器提供的數據進行比對,通過物理屏蔽的方法可以破解廠家的一些限制。

  此外,部分一線執法人員認為相關法律法規仍然缺位。目前,無人機的監管還缺乏能夠直接用作處罰的專門法律法規,去年深圳市共發生“黑飛”案件11起,其中能按照飛行相關條款進行處理的僅1起,一線民警在實施管理時往往會遇到無法可依的尷尬處境。

  這種狀況有望得到改善。《條例》徵求意見稿在第六章清晰列出了法律責任相關條款,例如處罰金額、措施、責任單位等,力圖讓監管長出“牙齒”。

  《 人民日報 》( 2018年05月14日 02 版)

關鍵詞: 無人機;實名;監管;飛行;企業;備案;登記;管理;信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