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移動支付“走出去”還需加強政策供給

  兩會經濟談

  【摘錄】五年來,創新驅動發展成果豐碩。……載人航天、深海探測、量子通信、大飛機等重大創新成果不斷涌現。高鐵網絡、電子商務、移動支付、共享經濟等引領世界潮流。

  【建言】中國移動支付“走出去”也越來越多地面臨著以EMVCo為代表的“西方標準”的抗衡——西方國家給中國移動支付“走出去”留下的時間窗口並不寬裕。因此,無論是我國移動支付創新活力被抑制的“內憂”,還是國際競爭白熱化的“外患”,都説明給移動支付加強政策供給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據政府工作報告,過去五年,中國科技進步率明顯提高,高鐵網絡、電子商務、移動支付、共享經濟等引領世界潮流。

  早在去年,以上四大領域被20國青年海選為“中國新四大發明”,而移動支付在其中居於基礎性地位——無論是已經進入新零售階段的電商,還是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共享經濟,其發展均依賴於移動支付的快速普及。

  如報告所言,“快速崛起的新動能正在重塑經濟增長格局,深刻改變生産生活方式,成為中國創新發展的新標誌。”

  在國內,以支付寶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所創造的應用場景已多達數十個,無現金已經成為年輕人的生活方式之一。其實,我國移動支付在領跑國內新經濟的同時也已全球領先,對外輸出技術能力已成為一種自發趨勢。

  放眼全球,説我國移動支付産業先機佔盡毫不過分,當下,我們需要對移動支付進行再定位。我國移動支付滲透率高達77%,遙遙領先美、歐、日等發達國家,“一帶一路”的落地,以及我國參與全球金融競爭的內在需求,客觀上都賦予了移動支付新的時代使命。與此同時,移動支付的這種職能定位要充分發揮,實際上依然有賴於政策紅利對創新空間的釋放。

  必須認識到,移動支付將成為未來國際金融競爭力的核心。移動支付是金融科技的基礎,更是金融普惠的基礎,這些恰是全球金融業正在全力搶佔的制高點。我國移動支付産業因支付風險而産生的資金損失比率低於百萬分之一,遠低於國際上千分之三的水平,這個細節已經能夠説明我國移動支付的技術優勢。

  在國家戰略層面,“一帶一路”是我國金融國際化的重要支撐,而目前在沿線地區,我國移動支付經驗已成為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國盛讚和有意引進的對象。

  金融的本職是服務實體經濟,移動支付走出去,必然不是孤立地走出去,而是可以發揮其産業協同和賦能之功。目前,我國移動支付已經從線上滲透到線下,開始向交通、醫療、教育與政務等垂直領域拓展,越來越多的實體經濟部門或行業,正在利用移動支付的便利和數據化鎖定用戶需求,從而指導用戶會員運營、供應鏈的優化乃至生産決策。

  先機佔盡,不等於高枕無憂,當前我國移動支付“走出去”,尚需政策“開路”。

  近幾年,一系列“偽互聯網金融”風險事件的發生,在引發強監管的同時,諸如限制支付額度、限制遠程開戶等監管措施,實際上也抑制了移動支付創新的活力。而在國際上,中國移動支付“走出去”也越來越多地面臨著以EMVCo為代表的“西方標準”的抗衡——西方國家給中國移動支付“走出去”留下的時間窗口並不寬裕。

  正因此,今年“兩會”,全國政協委員、金融專家賀強在其提案中呼籲,應鼓勵中國企業牽頭制定國際支付行業標準,增強“中國標準”的話語權。顯然,無論是我國移動支付創新活力被抑制的“內憂”,還是國際競爭白熱化的“外患”,都説明給移動支付加強政策供給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莫為浮雲遮望眼,這是重新定位移動支付應有的思維高度。當下,全球金融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移動支付能否被賦予更高的戰略地位、給予更大的政策空間,最終將決定我國能否提綱挈領式地抓住時代機遇。

  □楊國英(學者)

關鍵詞: 支付;移動;我國;政策;中國;金融;出去;經濟;供給;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