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無須實名隱患眾多 時間技能共享平臺亟待監管

  無須實名隱患眾多

  時間技能共享平臺亟待監管

  當共享經濟的大潮席捲各行業時,共享雨傘、共享睡眠艙、共享馬扎等一陣風之後便快速凋零,還有一些時間技能共享平臺,則遊走在法律和道德的邊緣。幾年過去了,這些屢被曝光,亟待監管的時間技能共享平臺近況如何?記者對此進行了一番走訪調查。專家表示,對服務的項目進行規範,對參與服務的人進行實名認證,這些都是時間技能共享平臺不容推卸的責任。

  註冊竟然無須實名

  租個人陪打遊戲看電影?這是眾多時間技能共享平臺聲稱提供的平臺服務。這些平臺聲稱只要是顏值高、身懷絕技或好玩的人都能來這裡共享自己的時間,出租或購買別人提供的技能和知識。記者打開數款APP發現,提供服務的註冊用戶男女參半,提供的服務內容從逛街、代駕到做飯、電競指導、情感諮詢都有,價格方面多在50元/小時到300元/小時的區間內,也有不少男士僅標價1元/小時。

  儘管這些服務均需線下見面,但記者在選擇一款目前日活躍度上千的APP註冊時發現,用戶只需填入手機號即可註冊,照片、性別、年齡、身高、職業等個人資料可以隨時編輯更改。在隨意填寫信息後,記者便成功地發佈了一條以“烹飪、電競指導”來出租自己的服務內容。一段時間後,記者再次登錄平臺,卻發現有不少男性用戶發來具有強烈暗示意味的信息,甚至直接詢問有無特殊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在數個平臺看到,其搜索選項一欄有“00”後”的標簽,篩選出來提供各項服務的人群均為未成年人。“我在上高二,也就週末白天有空,晚上出不來,找我逛街看電影都行。”來自廣東茂名的曉麗(化名)表示,自己的定價為10元/小時,“我之前已成功接了4單,都是和網友見面逛街。”

  部分共享平臺安全隱患多

  儘管不少平臺涉及未成年人註冊使用,但不少平臺的首頁界面,主推的多是些穿著暴露、濃粧艷抹的女性,甚至有“秘密花園”等板塊需要付費才能打開。在一款時間技能共享平臺的APP上,記者註冊完即看到應用彈出“發佈私密照片可以增加收入”的提示框,點進去發現系統以紅字顯示“租友查看你的私密空間是要給你發紅包的喲”的提示語,吸引新用戶拍攝私密照片。

  雖然時間技能共享平台中的服務多為商業演出、代駕等正規服務,但早在前兩年,也因涉黃問題屢被曝光點名。記者使用了多個APP平臺後發現,這些非法交易仍存在,只是以付費、轉移平臺溝通等方式試圖躲避公開監管。“時間技能共享平臺的實名制本就不健全,出租方發佈私人照片等安全風險很大。”一名業內人士表示,在線下見面中,平臺用戶的真實目的、行為有無危險等都無從確定,可能對用戶特別是對未成年人的傷害無法預料。

  值得注意的是,蘋果公司對App Store中的應用審核標準一向嚴格,但記者搜索應用商店時仍發現,名稱中直接以“租人”、“租我”為關鍵詞出現的應用程序仍有近十個,而另一些軟體則以“共享時間”、“分享技能和共同興趣”等內容提供與“租人”APP大同小異的服務內容。此外,“共享女(男)友”為關鍵詞在應用商店搜索時,彈出來的搜索結果正是上面涉及的時間技能共享平臺。

  共享護士該如何監管?

  事實上,打著“共享”擦邊球,暗含不少隱患的時間技能共享平臺甚至延伸到了醫療領域。記者注意到,近日有數十個以“共享醫護”、“共享護士”為名的APP活躍在各應用平台商城。這些平臺或專門以醫療服務為主,或包含上門醫護直約服務,用戶只需通過手機驗證碼登錄APP完善簡單個人信息後即可下單預約上門服務。

  雖然不少平臺要求用戶必須上傳由二級以上醫院醫生開具的處方、執行單方可預約,但記者發現,一款名為“歡孝”的APP所提供的“靜脈輸液”服務並不需要用戶的就醫證明就可下單。平臺僅表示不提供需要皮試的抗生素類藥物服務,而對上門護士的資質情況、是否有應急措施或免費投保等信息只字未提。海淀區醫護從業人員唐女士告訴記者,靜脈輸液本身風險較大,即使不是抗生素類藥物,倘若出現空氣栓塞、細菌污染等情況,護士和用戶在家都很難應急搶救處理。

  “同時間技能共享平臺類似,如果‘共享醫療’、‘上門護士’等平臺對自身提供的信息在管理、監督和懲罰措施完全缺位,那這一模式將具有很大的風險,並對正常用戶造成無法預估的傷害和損失。”一名業內人士指出,儘管共享經濟的本質是要讓閒置的資源去創造價值,但共享産品也應有底線,“更何況,此類APP提供的護士大多為兼職,但卻打著某某醫院專科護士的名號,如果發生安全糾紛,對正規醫院的自身管理也是一種干擾。”

  灰色地帶亟待規範

  “時間技能共享平臺本質上肯定不能算共享經濟,而是出租服務。” 中關村信息消費聯盟理事長項立剛表示,時間技能共享平臺如果能提供規範性的針對服務,也是有價值的,但這些服務必須是在法律和道德允許的管理範圍內,“試圖打擦邊球的灰色地帶肯定需要管理規範。”

  “平臺作為服務提供方,對用戶可能産生的損失當然有賠償的義務。”項立剛表示,對服務的項目進行規範,對參與服務的人進行實名認證,這些都是平臺不容推卸的責任。而我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四條也明確規定:“消費者通過網絡交易平臺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向銷售者或者服務者要求賠償。網絡交易平臺提供者不能提供銷售者或者服務者的真實名稱、地址和有效聯絡方式的,消費者也可以向網絡交易平臺提供者要求賠償。”本報記者 袁璐

關鍵詞: 平臺;共享;服務;時間;實名;技能;記者;提供;用戶;監管